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侠骨文心笑看云霄飘一羽


□ 蓝海洋

  梁羽生先生曾为自己撰写了一副对联:侠骨文心笑看云霄飘一羽,孤怀统揽曾经沧海慨平生。此联既含有书的名字,又在联尾暗嵌自己的名字,这也是他一生淡泊名利的写照吧。
  与梁老先生的相识是在四年前的中秋前夕。在桂林王城广西师大听完他的演讲,请教后感觉不够又追随到宾馆,尴尬于当时对梁老的作品了解不多。我又没有做足功课,只是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过《白发魔女传》和《七剑下天山》。但不知为什么我脑子里不断闪过的画面是,万丈冰雪中守护天山雪莲花的卓一航。
  采访梁老时,他穿着一身正装还打着领带。看得出是细心的打理,彬彬有礼中透射出一种文人的风骨。记忆中的很多的细节我已经淡漠,但梁老带有浓重乡音的国语仍萦绕在耳边。原本打算也就半个小时的采访。没想到梁老兴致大发,跟我谈了一个多小时,这对于患病的82岁高龄的他的确是很难做到,至今仍令我万分感动。
  人的生命短暂如流萤。梁老走了,当他成为梁羽生而活着的时候,他活在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当梁羽生成为名词的时候,这名字又被世俗所商标化。他虽然离开了人间,梁羽生却依然活着。我感到印象中,那西装革履的是梁羽生,那在万丈冰雪中守护天山雪莲的是陈文统。梁羽生定格在了历史的时空,或者那是终究会写进文学丰碑里的名字,而那个“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老人才是我们真正应该惋惜与缅怀的。
  这世界从没有为任何一个生命的逝去停留。也许成败功过只不过是人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患得患失。老子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孤独与无助其实是红尘中芸芸众生的真实状态。无论是帝王与乞丐,富贵或贫穷。然而世间有多少人不为名利所累?又有多少人真的能超然物外?人被各种观念支配地活着,活着的是观念,死亡的则是生命的本真。梁羽生的名字高挂灵堂让世人去凭吊或者大做文章吧。而我能做的只是把2005年采访梁老先生的手记刊发,希望能在这段孤苦的路上送那个叫陈文统老人的最后一程。也许我们凡夫俗子真正的意义并不是妙笔铸就的文章,而是能够做在世者对生命思考的启迪
  书揽文武之道笔迈千古江湖
  ——“七剑”解密梁羽生
  “新武侠鼻祖”梁羽生在相隔了18年之后,2005年9月15日晚再次踏上故里的土地。在梁大侠下榻的桂林漓江大瀑布饭店和广西师大的演讲现场,记者对他进行了见缝插针式的采访。面对慈眉善目、乡音难改的梁大侠,记者不揣浅薄,向他讨教他那千万字里隐藏的“刀光剑影”,并试图独辟蹊径用他的名篇《七剑下天山》中的“七剑”,对他不大为人知的一面进行解密。不当之处,还恳请大侠和诸位同道高手海涵。
  1 莫问剑:谈“情”说“爱”论“江湖”
  剑之特性:象征“智能”。身长兼富弹性,招式变幻难测。
  “大侠”梁羽生回乡日程虽然排得满满当当,但面对记者,他却精神矍铄谈兴甚浓,话匣子一打开,爱情成了第一个话题。
  记者想听听他对自己笔下江湖的看法,他说:“凡武侠都逃不开‘江湖’两字,但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就像‘爱情’一样。在我看来,天下爱情不外乎四种。一种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金庸先生笔下的李莫愁,缠住你就不放了,无条件的爱;第二种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是牛郎织女的爱情;第三种,‘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圣洁的爱,无条件的爱;第四种,就是一句流行的‘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这个……涉及不少美女作家,不讲了,到此为止。”
  接着他又分析起了自己笔下的女人:“做老婆合适的是云蕾、谷之华。做情人最好的是脱不花,一心一意地爱你。纳兰明慧还不是做老婆的合适人选,像飞红巾、厉胜男,做情人很刺激,但厉胜男你会为了摆脱不了她而苦恼,她爱得太厉害。吕四娘是《江湖三女侠》里的,她是我最喜欢的女人。这个‘喜欢’是红颜知己,不是现在的情侣的意思,我相信有这种友情,比一般朋友好,能真正谈心里话。”
  话虽如此,在他心里,江湖还是比爱情更有意思:“有人说‘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说得很俏皮,但还是没说到本质上。范仲淹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个‘江湖’就有“点静态。浪荡江湖、行走江湖、重出江湖,这些都是常见的武侠小说俗语,也可见其动态。所以,我说‘有风浪的地方才是江湖’。”
  2 游龙剑:“逼梁为侠”之经过
  剑之特性:象征“进攻”。剑的发声是一种提醒,人未到声先到。
  梁羽生为何写起了武侠小说?说起这其中的因缘,梁羽生认为“远因”是老师金应熙,年轻时在“亦师亦友亦兄”的金应熙影响下迷恋读武侠小说。而近因是1954年香港两位拳师从报上骂战到澳门擂台比武。这件事情在香港街谈巷议,引起轰动。当时内地已经禁止武侠小说出版,为了吸引读者《新晚报》总编辑罗孚忽发奇想,建议副刊编辑梁羽生写武侠小说在报纸上连载。梁羽生曾拜著名历史学家简又文为师,对历史颇有研究,但他属于那种正统的文史学者型编辑,因此,撰稿之事被他婉言谢绝:作为《大公报》子报的《新晚报》在读者中威望也很高,一旦刊载武侠小说,会不会影响报纸声誉?罗孚请示中央主管港澳事务的廖承志。廖公卓识超人,批道:“有那么多清规戒律吗?”罗孚顿时心领神会,随即在《新晚报》刊出一则醒目的预告:“梁羽生精彩武侠小说明日见报。”
分享: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