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侠骨文心笑看云霄飘一羽


□ 蓝海洋

  梁羽生先生曾为自己撰写了一副对联:侠骨文心笑看云霄飘一羽,孤怀统揽曾经沧海慨平生。此联既含有书的名字,又在联尾暗嵌自己的名字,这也是他一生淡泊名利的写照吧。
  与梁老先生的相识是在四年前的中秋前夕。在桂林王城广西师大听完他的演讲,请教后感觉不够又追随到宾馆,尴尬于当时对梁老的作品了解不多。我又没有做足功课,只是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过《白发魔女传》和《七剑下天山》。但不知为什么我脑子里不断闪过的画面是,万丈冰雪中守护天山雪莲花的卓一航。
  采访梁老时,他穿着一身正装还打着领带。看得出是细心的打理,彬彬有礼中透射出一种文人的风骨。记忆中的很多的细节我已经淡漠,但梁老带有浓重乡音的国语仍萦绕在耳边。原本打算也就半个小时的采访。没想到梁老兴致大发,跟我谈了一个多小时,这对于患病的82岁高龄的他的确是很难做到,至今仍令我万分感动。
  人的生命短暂如流萤。梁老走了,当他成为梁羽生而活着的时候,他活在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当梁羽生成为名词的时候,这名字又被世俗所商标化。他虽然离开了人间,梁羽生却依然活着。我感到印象中,那西装革履的是梁羽生,那在万丈冰雪中守护天山雪莲的是陈文统。梁羽生定格在了历史的时空,或者那是终究会写进文学丰碑里的名字,而那个“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老人才是我们真正应该惋惜与缅怀的。
  这世界从没有为任何一个生命的逝去停留。也许成败功过只不过是人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患得患失。老子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孤独与无助其实是红尘中芸芸众生的真实状态。无论是帝王与乞丐,富贵或贫穷。然而世间有多少人不为名利所累?又有多少人真的能超然物外?人被各种观念支配地活着,活着的是观念,死亡的则是生命的本真。梁羽生的名字高挂灵堂让世人去凭吊或者大做文章吧。而我能做的只是把2005年采访梁老先生的手记刊发,希望能在这段孤苦的路上送那个叫陈文统老人的最后一程。也许我们凡夫俗子真正的意义并不是妙笔铸就的文章,而是能够做在世者对生命思考的启迪。
  书揽文武之道笔迈千古江湖
  ——“七剑”解密梁羽生
  “新武侠鼻祖”梁羽生在相隔了18年之后,2005年9月15日晚再次踏上故里的土地。在梁大侠下榻的桂林漓江大瀑布饭店和广西师大的演讲现场,记者对他进行了见缝插针式的采访。面对慈眉善目、乡音难改的梁大侠,记者不揣浅薄,向他讨教他那千万字里隐藏的“刀光剑影”,并试图独辟蹊径用他的名篇《七剑下天山》中的“七剑”,对他不大为人知的一面进行解密。不当之处,还恳请大侠和诸位同道高手海涵。
  1 莫问剑:谈“情”说“爱”论“江湖”
  剑之特性:象征“智能”。身长兼富弹性,招式变幻难测。
  “大侠”梁羽生回乡日程虽然排得满满当当,但面对记者,他却精神矍铄谈兴甚浓,话匣子一打开,爱情成了第一个话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