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加入核心团队:社区选举的合意机制及其运作基础分析


□ 郭圣莉

【摘  要】为何中国的居委会选举能够在居民普遍冷漠的情况下获得高投票率?以往的研究认为主要在于居委会利用积极分子进行了动员,并认为积极分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与居委会之间存在着人情与互惠关系。论文通过参与式调查提出,高投票率的关键是行为者构建了基层政府、居委会和积极分子之间的合意机制。这一机制不仅保证了高参选率,还保证了选票的高集中率。它的有效运作有赖于居委会培训和候选人产生的制度保障,同时,单面相的纵向社区结构和以娱乐为主的社区活动才是积极分子产生的真正土壤,并为合意机制提供了运行的社会基础。浅层冷漠的选民则为这一机制提供了民众基础。此外,这一机制还是社区治理结构的反映。
【关键词】社区选举 核心团队 合意机制

    与村民委员会选举不同,居民委员会选举的迅速展开主要是政府统一布置的结果。居民对居委会选举的民主热情远较村民冷淡,但居委会选举却依然能获得高达80%、90%以上的投票率和几乎完美的组织意图实现率。本文想要追问的就是这“两高”的实现逻辑。以往的研究已经证实,高投票率是动员的结果。但是,具体的动员机制和结构为何?它又是如何达到结果的“完美性”的?在此过程中,基层政府、居委会、积极分子又分别充当了什么角色?其内在动机为何?如果我们将居民委员会选举视为一种新的制度实践,它对社区的治理会起到何种作用?

    2009是上海居委会换届选举年。我们对上海X区13个街道的13个居委会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选举跟踪观察,并对另外30个居委会选举日的投票情况进行了观察和问卷调查 。同时,笔者以楼组长的身份参加了所住社区的选举。本文主要以此次参与式调查为主,并参照其他的观察,试图对以上问题做出回答。

一、居委会选举中的“积极分子”及其相关研究

    居委会选举中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何以在居民对选举普遍冷漠的情况下选举却能普遍获得高参选率 。研究者认为奥秘在于以“积极分子”为核心的动员机制。“积极分子”是传统动员体系的术语,指国家正式体系之外主动向党和政府靠拢,义务地、主动地为党和政府的相关政策服务的人员。他们是党和政府落实群众路线的群众基础。最初的居委会就是在发现和培养“群众积极分子”的情况下建立的(郭圣莉,2006)。现在,政府和居委会人员越来越喜欢用“志愿者”取代“积极分子”,但学术界仍用这一术语进行分析。国外学者的研究从国家利用动员手段强行驱动社会出发,将积极分子视为负面的形象(Vogel,1965)。社区选举中的积极分子指的是围绕在居委会周围的楼组长 、党员等居民代表。这一群体之所以受到研究者的青睐,是因为他们在选举中有重要作用。笔者的学生一进入现场就发现了这一特殊人群,以至于此后的讨论中几乎言必称楼组长。他们发现选举实有赖于他们的力量。他们“以志愿服务者的身份,深入各楼栋家户,向居民展开动员与游说” (耿曙等,2008:515)。刘春荣(2007b)、桂勇(2007)称之为“关键群众” ,认为“居委会对居民的邻里动员,其奥妙乃是营造一个具有关键群众特征的社会关系网络”,他们“也是国家能够在表面上保有对基层社会驱动能力的秘密所在”。台湾学者耿曙等人(2008)则称之为“行政网路”,并进而将居委会的选举过程描述为“两步-人情”式动员或“两步传播”式动员选举 。至于积极分子的范围则不尽相同,熊易寒(2008)、刘春荣(2007b)将支部委员、选委会成员、选举工作人员、楼组长、党小组长、业委会成员、居民常任代表、群众团体负责人全包括在内,而耿曙等人(2008)界定为由楼组长、居民代表、社区共产党员组成。桂勇(2007)认为他们主要由楼组长组成。笔者赞同桂勇的观点。上述角色在实际工作中是高度重合的,但楼组长是其中的结点。社区中的志愿者队伍是以他们为核心的。不过,真正的核心成员也只是楼组长中的一部分。比如,全程参与选举的楼组长不足一半(也有少数非楼组长积极分子)。这些人一般坚持到选举日的计票、当选感言等结束。如X区Z社区就在132个楼组长中又选出60个居民小代表,参与选举的各个会议,包括候选人预选等工作。这些人群构成了选举过程中的核心力量。在本文中,笔者以“核心团队”称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加入核心团队:社区选举的合意机制及其运作基础分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