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绵山,你曾伤害过我


□ 夏骕鹔

夕阳返照影流东,
点点寒鸦辽远峰。
日光隐隐沉苍海,
牧童吹笛弄秋风。
——题记
也许是我的个人情结吧,对于题记中那略显寂寥又稍带点暖暖的人气味儿的景象,我一直有着一种莫名的喜好与冲动。许是归结于几百年来文人墨客的极力渲染,这种种景象也已是深入人心,不只是我,只要是略通古韵的人都会在这般景象中感到回归自然的惬意。于是,我抱了很大的期望来到绵山,连这首诗,也是从绵山中一块石碑上抄录整理而成的。
光是看这蜿蜒的盘山公路与路旁可怖的峭壁,便可以看出开发者下了多大的决心:两个亿,将这人烟稀少的荒山开发成山西省炙手可热的一大自然景点,不能不说这是旅游开发的一处妙笔。
走近入山口,极目远眺,云雾缭绕着的群峰若隐若现。也许我真的来对了,在这里,我真的能找到“闲云野鹤、古木参天”之感吧!前山我是不屑于看的,除了有些年月的古栈道外,看那金碧辉煌的庙宇便知是后人们大肆兴建的,连岩上的石刻、龟驮的碑文也是前不久才雕刻完成,对于这些,我只能叹一声人力的伟大、开发者的用心良苦,除此之外,我便只是站在栏杆旁,看山,近处的,远处的。
时已近秋,山仍是郁郁葱葱,让我很是庆幸。这在黄土高原的漫天沙尘中难得一见:略带着柔美的,曲线是平滑的;略带着含蓄的,翠色是葱茏着的,几抹闲云,一缕轻烟,勾勒出一幅淡雅的水墨山水。
一路走下去,路旁的喇叭里放着不知名的音乐。佛?道?只是一时间感觉仙乐飘飘,心灵陡然净化,“凡尘俗事”自在一旁。
游人开始多起来,一辆接一辆的旅游车疾驰而过。陡然间视线开阔起来,一个很大的山谷,再往前就是后山了。山谷间一边是新落成的宾馆、超市、商店;一边是简易的快餐棚。喧嚣的人群、满地的白色垃圾让我的游兴瞬间一沉,逃命似的直奔后山。
“水涛沟”,山壁上的三个大字告诉我:到了“世外桃源”了。我这才静下心来,抛开身后的嘈杂,直奔向“水涛沟”。
木桥、红枫、流水,开场还真是让我如获至宝,心情骤爽。枫树小是小了点,但也别有一番意趣嘛!在树下的石凳上小憩片刻,整整行装,便开始了我的“闲云野鹤”之旅。
“水涛沟”不见什么“滔滔之水”,倒是有一条不小的“溪流”,流得也甚欢。忽见水里站着一头怪异的石牛,三条作凶猛状的石鳄,看水旁碑刻,乃“神牛斗三鳄”之传说也,并详细注明何时何地如何如何,居然还与郦道元有关。倒是不管这离奇的传说怎样,单单看这混浊的溪水里站着的黝黑古怪的“牛”,先就叫我兴致大减了,白白浪费了这上好的“小桥流水”的景致。
然后是“虎神护药”之传说,据碑刻上所记,与温庭筠有关,水里也立着个似虎非虎的玩意儿。也不知温先生看了这怪异的“虎神”,听了这世俗的传说之后,是否还有心情吟唱“花间月影,娇娘粉蝶”了。我拾起有些不爽的心绪,继续前行。
“龙潺小记”,李世民在此大破宋金刚,我倒是未曾听说在李世民时绵山发生过什么战事。不单单如此,张志和也跑来凑热闹,跑到这里来“碧波垂钓”。溪水里卧着一只像模像样的小石船,“张志和”端端地坐在船头“悠悠”地“垂钓”。“鱼钩”是一根粗壮的树杈,真是让人无心再看。再是“五龙台”、佛香亭记,空亡佛大讲佛道,拙陋的石鲤静静地卧在水中央“虔听佛道”,另据石碑记载:贺知章晚年也流连于此……
我自是已经被这些亦真亦假的传闻佚事弄得扑朔迷离,什么“子房先生养生法”、“白居易养生诀”、“高山流水”(俞伯牙与钟子期也有闲情来此地大谈知音)……已是无心再看,低头看看游览图,还有一处大观,也就是终点——水帘洞。抱着虔诚的心态,怀着最后一丝期望,我理理思绪,准备一睹那“水帘洞天”。
一路经过“五龙瀑”,踏过“名符其实”的“七星桥”(七朵石莲)、“刀劈石”等等,在人造的砖瓦楼阁间穿行,偶尔间抬头,悬崖峭壁间一帘飞瀑直下,鬼斧神工般,峭壁间若隐若现几个龙头。初秋的天色,龙头上却结着皑皑的冰,动中有静,飞疾的瀑流中停滞着莲池般的静谧、纯洁。顿时,心绪骤然飞升至山野间,心旷神怡,而对于“水帘洞”,我更是带着无限的幻想与期盼。
沿途一些景点仍在建设之中,工人们背着沉重的石碑在山间小路穿行,凿刻声、发动机声、吆喝声响成一片,视野间忽地出现几只白色怪物。细看,是用水泥所制,白色、绿色喷漆而成的大恐龙,也不知开发者出于什么目的,居然在这不算什么“原始”的绵山里上演起了“侏罗纪公园”的故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