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海盗打电话


□ 周锐

  文/周锐 图/施晓颉

  白聪明又一次胸有成竹地向方果子走来。

  他问方果子: “你知道索马里有海盗吧?”

  方果子点点头: “知道,就像我知道五(1)班有白聪明一样。事实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索马里有海盗。”

  白聪明说: “正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索马里海盗,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将要知道我白聪明了。”

  “为什么?”

  “因为我将要跟海盗对话,所以我就会跟海盗一样有名了。”

  方果子不明白: “你怎么能跟海盗对话,你要去索马里吗?”’

  “我不用去索马里?”白聪明说,“打电话就行,有个英国小女孩就是这样做的。妈妈是英国广播公司国际台的记者。这个记者要跟被海盗劫持的船员联系,可是电话一拨通就被挂断,船员的手机好像被海盗控制了。记者的女儿吵着要跟海盗说话,吵得记者没办法,只好给女儿拨通了这个电话。这回有人接听了,大概海盗觉得跟小孩子聊天很有趣。小女孩问海盗: ‘你们海盗都是一只眼睛戴着黑眼罩、一只手是一个铁钩子吗?’海盗听不懂小女孩的英语,他们就各说各的话,聊得很高兴。”

  方果子表示怀疑: “怎么知道对方是海盗呢?也许是船员接了电话——船员不都懂英语吧?”

  “是的,船员都是阿拉伯人,记者自己也分不清阿拉伯语和索马里语。但第二天记者找到懂索马里语的同事,再打这个电话,证实了对方讲的不是阿拉伯语,对方是一个名叫戴巴德的海盗。于是英国广播公司采访了海盗戴巴德,那个记者哈波也在BBC新闻网写了篇题目叫《妈妈,我要跟海盗说话》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哈波公布了这个可以跟海盗说上话的电话号码。以后真的有很多人给戴巴德打电话,可惜没几个人懂索马里语,只能是鸡同鸭讲。”

  “那么,”方果子问白聪明, “你要是跟戴巴德打通了电话,不也是鸡同鸭讲吗?”

  白聪明觉得这也的确是个问题: “要是我懂索马里语,或者戴巴德懂汉语,这种交流会更有意义些。不过关键并不在于说了什么,而是在于跟谁说了。如果不是《妈妈,我要跟海盗说话》,而是《妈妈,我要跟交警说话》,或者《妈妈,我要跟卖臭豆腐干的说话》,这篇文章还会如此引入关注吗?”

  “那,你已经把戴巴德的电话号码抄下来了?”

  “很遗憾,我看到的是中文报道,海盗的电话号码应该在哈波的原文里,在全是英文的BBC新闻网上。方果子,你的英文比我强,所以这件事还要靠你帮忙了。”

  方果子的英文是比白聪明强,但还没强到可以登陆英文网站。

  不过在别人诚恳求助时,方果子总是不忍拒绝。

  方果子另有良策——这事可以倚仗他的久居国外的妈妈。

  给妈妈的电话打通了。

  方果子说: “你的手机真高级,说话时还配上背景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