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哭钟道新


□ 杨新雨

哭钟道新
杨新雨

  杨新雨一九五三年生于张家口市,毕业于太原工学院,先后为机关干部、大专教师、文学期刊编辑。现为太原市《都市》文学期刊副主编,山西省作协全委、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二○○三年当选为太原市作协主席。曾获 “第六届北京杂文奖” “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 “赵树理文学奖散文奖”首奖等;作品入选北京版初中一年级语文课本、《美文典藏》《百年中国散文经典》《名作细读》等众多选本。评介文章发表于《文艺报》《文学报》《中国文化报》等报刊。
  
  二○○七年八月三日,已经是傍晚的时候。学院里一位刚读完博士的女教师打来电话,她迟疑地说,我刚听说一个不幸的消息。我问,是什么不幸的消息,她停住了,我脑中开始翻腾,与我有关?我甚至想了一下,我自己这不是好好的?她终于语调迟滞地说,我听说钟道新先生去世了。我很不礼貌地打断了她的话:你说什么呢!她说,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要不你问问吧。这位教师前不久刚与钟道新有过一面之缘,她非常敬佩钟道新。
  放下电话,我还想,这多可笑呀,怎么可能。屋里已经暗下来,我怔坐了很久,又有些放心不下。问一下省作协的人吧,迟疑着。这时,电话铃响了,我看到来电显示的正是省作协的号码,心就往下沉,竟没敢接。
  心躲闪着,给外围一点的人先打个电话吧,却劈头就得了凶信。又有两个电话打来,都是作协的朋友,他们不断地叹息着,然而急速地毫不含糊地将事实叙述出来——
  是快中午的时候,老钟从外面回来,快到作协的大门了,在一个卖烧饼的摊前,突然站立不住,仆地,挣扎着爬起,再仆地,并就此不动,而之后的抢救全归于无效。
  就这样简单么?老钟就这样没了?仅仅在五天前,还聚在一起,在欢洽的氛围中频频举杯。我静坐着,也不想出去,似乎是我不出去,那些说法就不能成为事实。
  昏昧中度过一夜。第二天,作协的朋友又打来电话,谈了一会儿老钟,就建议我写一篇文章,并说,应该快一点,送送老钟。
  写,本当在痛定之后,然而我还没有从这事实中清醒过来,我还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
  于泪眼迷蒙中,慢慢回想。
  老钟,我写不出你,因为我是远低于你的人。
  我与老钟相识于二十多年前,其间的交往并不很多,他交往广阔,交往的层次又高,能轮到我就很难得了。而近年来我们的见面却密起来。拙陋如我,竟然能够常常坐在钟先生面前,而且慢慢放松下来,怡然地享受着他的幽默,妙论,还有分明感觉到的友谊。也许我的心态在某些方面已经足够成熟,他的高明和风采,对我完全形不成挤压,我没有自卑之类的感觉,相反,这是我的快乐,一种只能够从他这里享受的快乐。世间有许多美好事物和优秀人物,得以欣赏,受到熏陶,已是一种幸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