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前的单相思


□ 晓 苏

从前的单相思
晓 苏

1

国庆期间,王小本突然回到了母校。我们是大学时代同学,大学毕业后他分回老家房县了,我留在这所大学当了助教。我们一晃毕业十八年了,〖HK〗他这是十八年来第一次回母校,也就是说我们已有十八年没有见面了。傍晚时分,王小本将电话打到了我家里,说他住在大学招待所,让我最好过去一趟。虽说十八年没见面了,但我马上能记起王小本来,他是我们那一届七十几个人中最矮的一个,最多只有一米五九,同学们背后都叫他矮人。不过王小本对自己的身体似乎并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对他的窃窃私语和另眼相看,有一次他甚至还主动给我们讲了他人矮的原因。他说他的矮是遗传的,有一回他和他的父亲还有他的爷爷坐在老家的一个方形木桌上吃饭,三个人都坐在农村常见的那种板凳上,那天他们吃的是排骨,吃剩的骨头随手扔在桌子下面,桌子下面有两条狗,它们等在那里啃骨头,后来两条狗因为争一块大骨头相互咬起来了,三个人便想把它们从桌子下面赶走,王小本和他的父亲还有他的爷爷三个人同时伸出六只脚去轰那两条狗,但六只脚居然没有一只能够踢在狗的身上。王小本讲完这个细节后对我们说,他们祖孙三代都是矮人。
放下电话我马上出门前往招待所。招待所在我们这所大学的东门,离我家所在的西门大约两里路。在前往招待所的路上,我意外地碰到了黄蝶,黄蝶正和她宠爱的一条狗在校园里散步。一见到黄蝶,我不禁双眼一亮,匆匆的脚步立刻便停了下来。黄蝶也是我们大学时代的同学,因为大学期间一直担任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加上人又长得漂亮,所以毕业后也留校了,分在学校宣传部工作。我停稳脚步后对黄蝶说,黄蝶,我们一道去招待所看个同学吧。黄蝶不冷不热地问,谁呀?我说,王小本,你还记得吗?黄蝶勾头想了一会儿说,不记得了。我想黄蝶也许真是不记得了,当时黄蝶是我们年级里最高最美的女孩,加上人又有点儿矜持,似乎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我们这些男生。但我又想,黄蝶谁都可以忘记,但无论如何是不能忘记王小本的,因为王小本的形象属于让人过目难忘的那一种。我于是提醒黄蝶说,王小本就是那个矮个子。黄蝶果然想起来了,说,噢,就是那个矮人啊。然而黄蝶最后没有与我一道去招待所,她说她与王小本读大学时就没有什么交往,十八年过去了更是没有共同语言。更重要的是,自从离婚以后,黄蝶对什么事情都心灰意冷,根本不愿意和人打交道。黄蝶很快牵着她的狗沿着与我相反的方向走了,我无可奈何只好一个人去看望王小本。
十八年不见,王小本好像比从前更显矮了,我扑上去与他拥抱的时候,他的头只达到我的胸脯。当时我想,幸亏黄蝶没来看他,如果黄蝶也和王小本拥抱的话,那么王小本的嘴巴就正好咬在黄蝶的乳房上。不过我马上又想,即使黄蝶来招待所看望王小本,她也是绝不会与王小本拥抱的。王小本见到我非常激动,这一点我在和他拥抱时就感觉到了,因为他的两只手紧紧地箍着我的腰,像是要把我抱起来似的。拥抱以后我们坐下来相互通报对方的情况。我说我留校以后读了三年研究生,然后又混了一个副教授,情况不好不坏吧。王小本告诉我,他分回房县后一直在一个文化单位工作,现在也评了一个助理研究员的职称。我们都没提及家庭,开始我本来打算问问他的夫人和孩子的,但一想王小本没主动问我,我于是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吞回去了。

大约坐了十分钟,王小本起身走到了窗台那里。窗台上放着一个提包,他从提包里掏出了两袋香菇。我顿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我想这香味定然是从那两袋香菇里发出来的。王小本将两袋香菇中的一袋放在窗口边的桌子上,然后提着另一袋走回到我身边说,我们房县穷,没有什么礼物带给老同学,只有房县花菇还有点儿名气,送一袋你尝尝吧。我双手接过香菇,马上放在鼻孔前闻了闻说,真香!王小本这时回头朝窗口那里看了一眼,小声说,还有一袋,是我带给黄蝶的,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见上她一面,如果见不到的话,就请你帮忙转给她吧。王小本说话时眼睛没有看我,他一会儿看窗外,一会儿看房间的天花板,仿佛有什么心事。我说,你真的想见黄蝶的话,也有可能见到她,刚才我在路上还碰见她了。王小本听了双眼顿时一亮,忙问,真的吗?不过我没有将我邀黄蝶同来的事告诉王小本,我怕王小本知道后会伤心。王小本接下来轻声慢语地说,在这里住下后我就打电话到总机查到了你和黄蝶的电话,但我只打了你的,没打黄蝶的。我问,这是为什么?王小本低下头说,我怕黄蝶记不得我了,再说她也不一定会来看我!我没有再问下去,心想王小本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窗外的天空渐渐暗淡了,我这时提出请王小本去吃饭。从招待所出来,王小本说,我们先到校园里转一会儿吧,肚子暂时还不饿。我说,好吧,这十几年学校变化挺大的。我特意领着王小本沿着刚才来的那一条道朝前走,心想说不定还可以再次碰上黄蝶,因为我知道黄蝶每天都要带着她的狗在校园里遛达很长时间。但我们没有碰到她,她可能已经回家了,看来王小本的运气不太好。后来王小本提出到当年我们上课的地方去看看,我便将他引到了文科教学大楼下面,这是我们大学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古典而现代,异常美观。王小本看了一会儿问,原来我们上课的那栋三层楼的教室呢?我说,早就被推了,眼前的这栋大楼就是在那上面建起来的。王小本走到一楼一个教室的窗户外,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神情忧郁地说,如今教室里都换上仿皮靠背椅了,我们那时候坐的那种木制拐手椅再也看不到了。离开文科教学大楼后,王小本说,我们去看看那片竹林吧。就这样我们又转到了一个名叫牡丹园的地方。王小本一到这里便奇怪地问,这里从前不是有一大片竹林吗?我说,是的,竹林后来被砍了,种上了牡丹。接下来王小本默默左转而去,我紧随其后,来到了新近落成的体育馆,原来这里是几个篮球场,我们读大学时曾在这里上过体育课。王小本望着灯火通明的体育馆回忆说,我记得当时篮球场边上还有一个乒乓球台子,是用砖和水泥筑的。我听了说,你的记性真好,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