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往没有苍鹰和残阳的日子


□ 警喻

  就在何老二来到工地的第七天,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是盛夏的一个傍晚,那颗喷射出血色的夕阳从未安玻璃的窗子里射进来,洒落在他的脚下。他抬头瞅瞅窗外,天体通红,这种感觉愈加强烈。

  何老二努力地回忆着他离家前的整个细节,似乎并未感到异样。起初,何老二并没在意。

  每到农闲何老二都外出打工,头些年在工地上当力工,和灰、挑砖啥活都干。

  这几年,工地上有了塔吊、搅拌机,不再用力工和灰、挑砖了,何老二就跟瓦匠学抹灰,混入了技工行列,收入又相对比力工高些,何老二就很得意。工地上干活一卯顶一楔,一环扣一环。哪道工序都缺不得人手,工头儿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催他,他就像锥扎屁股似的撂下农活,拎着家什登上火车,来到了这个城市。

  临行前老婆秀秀依旧是泪眼楚楚,依旧是万千叮嘱,与每次外出没什么两样。

  那是什么原因,让何老二有了这种不祥的感觉呢?他搞不清楚。

  何老二曾有过这种感觉,那是他十几岁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记得,也是盛夏的一个傍晚,如血的夕阳把整个村庄染得红红的。何老二放学往回走,心里就生出了异样的感觉,当他发疯似的跑回家,就见娘出事了。

  事出得令他猝不及防,也让他无法接受。

  娘正和队长死死地搂抱在一起。娘见了他,喜洋洋的脸立刻没了血色,娘拚命地推开队长。正在忘情的队长没料到她会推他,一个趔趄倒在了土炕上,莫名其妙地问:咋啦?娘没吱声,何老二知道娘用眼神告诉了队长他的存在。队长回头瞅瞅他,咧了咧嘴,僵硬地笑了笑。

  何老二知道发生了或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他觉得娘很脏很可耻,爹才死去不到一年,娘就把脸丢得一塌糊涂。他的眼前浮现出娘趴在爹的棺椁上哭得死去活来要死要活的样子,他突然感到很滑稽,亦很悲哀。便把书包往炕上一扔,摔门跑了出去。

  娘急忙追出房门,二子,二子地喊着。

  何老二早已箭一般地射出了大门外,融入了血色的夕阳里。

  娘翻遍了屯子,不见何老二的影子。

  暮色渐起,黑暗慢慢围拢过来。藏在猪圈里的何老二,突然有些饥饿和恐惧,他哆嗦着摸回屋里,昏暗的灯光下,娘噙着泪水一把将何老二搂在怀里……

  何老二断定秀秀肯定出事了。

  他想回家,可是刚来一周,他不知如何跟包工头儿请假,他设计了很多理由,都被他一一否定了,他的心情越来越糟。

  夜,慢慢地合拢帷幕,炽热的空气,并没有因为夜色的来临渗入几分凉意,还是那样让人烦躁不安。何老二踌躇着走出了工棚,无聊地走着,远处,柔情的音乐声抒缓地弥散在夜空中,他看到一束霓虹闪烁的光亮从一个巷子里挤出来,何老二凑上前去,想看看那一会儿红一会儿蓝的光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何老二刚把身子戳在路灯下,一个女子幽灵般地闪在他的身旁,一股呛人的劣质香水味弥漫开来,何老二拘谨地往后靠了靠,女子悠悠地说,大哥,进去坐会儿吧。 何老二斩钉截铁地说,不坐。 哥,装呢?不坐来这儿干啥? 靠!何老二说,咋的,这儿挂杀人刀啦? 哥,女子笑了笑。这儿没有杀人刀,只有刮骨钢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