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往没有苍鹰和残阳的日子


□ 警喻

  就在何老二来到工地的第七天,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是盛夏的一个傍晚,那颗喷射出血色的夕阳从未安玻璃的窗子里射进来,洒落在他的脚下。他抬头瞅瞅窗外,天体通红,这种感觉愈加强烈。

  何老二努力地回忆着他离家前的整个细节,似乎并未感到异样。起初,何老二并没在意。

  每到农闲何老二都外出打工,头些年在工地上当力工,和灰、挑砖啥活都干。

  这几年,工地上有了塔吊、搅拌机,不再用力工和灰、挑砖了,何老二就跟瓦匠学抹灰,混入了技工行列,收入又相对比力工高些,何老二就很得意。工地上干活一卯顶一楔,一环扣一环。哪道工序都缺不得人手,工头儿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催他,他就像锥扎屁股似的撂下农活,拎着家什登上火车,来到了这个城市。

  临行前老婆秀秀依旧是泪眼楚楚,依旧是万千叮嘱,与每次外出没什么两样。

  那是什么原因,让何老二有了这种不祥的感觉呢?他搞不清楚。

  何老二曾有过这种感觉,那是他十几岁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记得,也是盛夏的一个傍晚,如血的夕阳把整个村庄染得红红的。何老二放学往回走,心里就生出了异样的感觉,当他发疯似的跑回家,就见娘出事了。

  事出得令他猝不及防,也让他无法接受。

  娘正和队长死死地搂抱在一起。娘见了他,喜洋洋的脸立刻没了血色,娘拚命地推开队长。正在忘情的队长没料到她会推他,一个趔趄倒在了土炕上,莫名其妙地问:咋啦?娘没吱声,何老二知道娘用眼神告诉了队长他的存在。队长回头瞅瞅他,咧了咧嘴,僵硬地笑了笑。

  何老二知道发生了或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他觉得娘很脏很可耻,爹才死去不到一年,娘就把脸丢得一塌糊涂。他的眼前浮现出娘趴在爹的棺椁上哭得死去活来要死要活的样子,他突然感到很滑稽,亦很悲哀。便把书包往炕上一扔,摔门跑了出去。

  娘急忙追出房门,二子,二子地喊着。

  何老二早已箭一般地射出了大门外,融入了血色的夕阳里。

  娘翻遍了屯子,不见何老二的影子。

  暮色渐起,黑暗慢慢围拢过来。藏在猪圈里的何老二,突然有些饥饿和恐惧,他哆嗦着摸回屋里,昏暗的灯光下,娘噙着泪水一把将何老二搂在怀里……

  何老二断定秀秀肯定出事了。

  他想回家,可是刚来一周,他不知如何跟包工头儿请假,他设计了很多理由,都被他一一否定了,他的心情越来越糟。

  夜,慢慢地合拢帷幕,炽热的空气,并没有因为夜色的来临渗入几分凉意,还是那样让人烦躁不安。何老二踌躇着走出了工棚,无聊地走着,远处,柔情的音乐声抒缓地弥散在夜空中,他看到一束霓虹闪烁的光亮从一个巷子里挤出来,何老二凑上前去,想看看那一会儿红一会儿蓝的光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何老二刚把身子戳在路灯下,一个女子幽灵般地闪在他的身旁,一股呛人的劣质香水味弥漫开来,何老二拘谨地往后靠了靠,女子悠悠地说,大哥,进去坐会儿吧。 何老二斩钉截铁地说,不坐。 哥,装呢?不坐来这儿干啥? 靠!何老二说,咋的,这儿挂杀人刀啦? 哥,女子笑了笑。这儿没有杀人刀,只有刮骨钢刀。

  刮骨钢刀,在哪儿呢?亮出来我看看。何老二不服地说。

  女子说,这不是在大街上亮的玩意儿。来,进屋让你看个够儿。

  靠!切菜的菜刀、割地的镰刀、砌砖的瓦刀、杀猪的侵刀、铡草的铡刀,啥刀我没看过?

  这个刀想必你也见过,女子笑了笑,哼起了小曲:

  你看看这条鱼儿长得有多哏儿,

  里去骨头外去皮儿

  玩意儿不大把人迷

  谁要是尝到了谁也舍不得儿。

  何老二似乎明白过来了,他在老家听过这个小曲儿,好像叫《杨姑娘》,唱的是一个女子呼唤情郎上床的故事。烦躁不安的何老二一下子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一把将那女子搂了过来。女子突兀地把他推开,说,在这儿不行。

  女子这一推,与何老二幻觉里残留的那一幕是那么惊人的相似。他想到了娘,想到了噙着泪水的娘。何老二的情绪一下跌人了山谷,靠在路灯杆上。

  何老二回到工棚,他没有开灯,爬上顶铺躺了下来,工友们睡得酣畅淋漓,他却一点儿睡意也没有。路灯下的女子、老婆秀秀、老娘,像电影里的意识流交替在脑海里。这女子瘦弱的身板倒和秀秀有几分相像,只是这个女子命苦,女子说结婚三年丈夫得了不治之症,给她不仅留下一屁股外债还有孤独和寂寞。何老二清楚地记得女子说这番话的时候,眼里还充满了泪水。何老二当然不信那女子的连篇鬼话,他觉得有点立牌坊的味道,甚至在心里还轻轻地靠了一下。

  现在想来,那女子倒也温柔,像过去看过鬼故事里的女鬼。想到这儿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裆下,一切完好。

分享:
 
更多关于“向往没有苍鹰和残阳的日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