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好活着


□ 讴阳北方(回族)

  1
  
  出事那天是我和姜亚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我开着长途大货车颠簸了十几天,特意多赶了一个通宵提前回来。我想给她个惊喜。可是,那一天,我成了一个醉鬼,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整个晚上,我坐在李治的宽心酒馆里。李治原来也是司机,老婆出车祸死了,他发誓再也不开车。李治的宽心酒馆就开在运输公司旁边,兄弟们都愿意到他那里喝一杯,只要不酒后驾车,想喝多少尽管喝,喝醉了尽管闹,绝不会有人找你麻烦或者让你下不来台。
  我拿出这个月的奖金,要了两瓶五粮液,那原本是我揣回家准备给姜亚买礼物的。李治过来陪我喝酒。你一杯我一杯,谁也不说话。喝完了酒,李治晃过来拍拍我的肩:“老弟,没啥大不了的,咱做司机的啥事都可能遇上,遇上了就加加油门过去吧,就像喝醉了不还得醒?日子不还得过?没啥大不了的。”
  我红着眼直愣愣地瞅了李治半天。
  隔壁的男人好像也喝醉了,正直着嗓子唱流行歌儿,有两句歌词我听清了:“……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天上的星星哟也知道我的心……”司机兄弟们都喜欢这首歌,路边店的小姐们也喜欢这首歌,她们常常唱着这首歌就把兄弟们缴了械,车轮转不动了,两腿迈不动了,就连想老婆的心都想不动了。有一次,一个山里野店的女人也唱着这首歌想俘虏我,我告诉她,我是星星,老婆是我的月亮,星星只喜欢围绕月亮转,星星只想回家,不想做俘虏。后来,我和姜亚说起那次称不上艳遇的“艳遇”,她盯着我的脸研究了半天,不相信我这样一名卑微的臭司机也能坐怀不乱。我很委屈,开玩笑说:早知道不被相信不如就做了。没想到姜亚一脸的冷静,笑着说:“做了好,做了大家都好,谁也不欠谁的。”说得我莫名其妙,再追问她的意思,姜亚搪塞说:“你们男人就是嘴硬,明知道老婆不高兴,可又有谁舍得不偷嘴闻腥了?做老婆的也是想不开,放了手又怎样?或许男人们还能多一份感激,说不定更离不开这样的老婆。”我被她说得一头糨糊。姜亚却不理我了,推说累了想睡,不让我再碰她。过后我到李治的酒馆喝酒,和他提起这事,他大巴掌拍着我说:“傻兄弟,这种事怎么能和老婆说呢?不说,老婆还整天疑心咱开着车不定在外面干啥好事呢!这年头,谁信谁啊?你没做,自己心里过得去就行了。不过,话说回来,女人吃吃醋也不是坏事,说明她很在意你。”
  是啊,被人在意是一种幸福。可是,这样的幸福已经离我而去,我就是开着世界上最快的车也追不回来了。我眼前晃动着打开房门看到的那一幕,我亲爱的老婆在别的男人怀里幸福地呻吟……我心里像有把螺丝刀在搅动。忍着一阵阵的头晕,我拿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
  姜亚听清是我,加了几分小心地问:“喝酒了吧?别喝多了,我可不想你出事。”
  我鼻子一酸,嗓子里好像卡了根鱼刺,使劲咽了半天才把一句话说出来:“姜亚,我真不希望好好一个家……就这样……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