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答友人书


□ 黎焕颐


“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这是苏东坡的话。前者我有切肤之感。至于声名的高低在东坡那个时代他完全可以自负:不厌低。谁也无法把他压住!盖其才如大江浩荡卷起千堆万堆雪。其品则如峨眉山的光风霁月朗朗天宇。而在今天,怕就不能这样说了,才气纵横者未必就名高,才气平庸者未必就名低。此中有圈子内外,有商业炒作,有红包授受,有鱼目混珠。盖文场亦如商场,文坛亦如政坛。然而,诗文毕竟是个人才情的外化,文学事业终究是性情肝胆的事业,来不得半点市场行帮行为。不管包装得怎样金玉,哥儿妹儿炒卖炒买怎样入时入世,到头来终会是泡沫。
于是,我不求浮名走时,但求须眉存真。曾对海外一位诗友道此拳拳: “平生文字为吾累,九死须眉不贰形。”可要笃于血性,笔底有金石声,又谈何容易。一要心中无鬼。二要有文化的悟性。三要耐得寂寞。无鬼,才能无畏,肝胆示人真诚面世。有悟性,才能坚持信仰,理想,不入世俗魔道。耐得寂寞,方才能守住情操,不惑于浮名浊利,为物欲所动。此三者说到底,乃是文人的思想定力。但她又不是天生的,完全来自于个人后天的修养,实践的淬火。所谓“铁经百炼方成剑”是也。然而,有了后天的器成,还要有先天的气禀作内蕴,方才有可能写出好作品。倘只有后天的器成,而缺乏先天的内蕴,任何诗人,作家,是写不出精品和上乘之作的。只能说有品而缺文。盖历来才气是无法强求的。反之,倘仅仅具有才情,即使才高八斗,必是文而无品,文而无行。充其极也只不过是盛世的东方朔式的词臣。末世的宋玉式的文倿,乱世的姚文元式的文奸而已。可见,要做一个文与品惧无愧的诗人、作家,不单纯是个人学养的自励,乃是人民的要求,时代的呼唤。而我,应时代之约,两脚踏开生死路,横跨两个世纪,文品与人品到底是不是无愧于五行所钟之秀,五千载文明的陶冶,天地日月赋予我的良知良能呢?最好的答复,是我个人的社会实践,是我的诗文。我今年七十多岁了, 回首前尘,应当说,我的命运,是与共和国同悲欢,与人民同荣枯,与祖国的山川河岳同阴晴。在往昔苦难的岁月,说不痛苦,说没有悲歌,是自欺欺人。好在我挣扎在痛苦中,没有丧失理想的自信,没有绝望到他生未卜此生休!因而我才有勇气承受生活之重。在历史的风雪线上没有苟活,活到全民族又一个盛大的狂欢节:党的三中全会的不尽春声动地来……于是置身于春风春雨之中的缪斯,从我性灵深处获得天真的醉态,特别是八十年代的初期和中期,我浑身都是喜悦;满眼狂花观世界……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一川烟柳转而为乍暖还寒的最难将息,满眼狂花的天真醉态,也因之而蒙上丝丝忧郁。这从我八十年代中期之后的诗文可以得到映证。一言以蔽之,此时的我,再也不是醉态的天真:仰天大笑出门去,直挂云帆济沧海。而是天真化为内敛的省悟:位卑末敢忘忧国的拳拳——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海外的二三友人读到我的诗文,意识到我有莫可言状的生命承受之轻,劝我放松思想,活得悠闲一点,洒脱一点。一句话,他们认为我活得太累了。于是力劝我把不应该忘记的忘记,和已经忘记的忘而不记。一如忘记,不是为了背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