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渡过楚玛尔河


□ 常芳

  一

  从书房里走出来,汤加文的鼻子里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红酒味。在红酒盘旋荡漾起的迷醉气息里,他忽然想起来,杜丽以前是特别喜欢喝红酒的。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她的生日或是他的生日,家里来了朋友,抑或是他们做爱前,她都喜欢摆弄出那些透明的高脚水晶酒杯,在里面斟上五分之一的红酒,然后用三根手指捏了酒杯的细脖颈,轻轻地在空中画着达芬奇的蛋,舞蹈般旋转着。神情陶醉着欣赏完那些红色液体在杯壁上完成的舞姿之际,她的下一个连贯动作,是马上把杯口伸到鼻子下面,愈加陶醉万分地嗅着红酒飘摇弥漫起来的气味。直到嗅够了隐藏在酒液深处的阳光、雨水、风声、泥土的芬芳、玫瑰的颜色、甚至是采摘葡萄者和酿酒者的手温和目光,她才会慢慢地、极度优雅地把杯子送到唇边,用舌尖一点一点地勾引着那些正在微微喘息的红色液体,引领它们到达她的唇齿间、味蕾区,一条一条敏感神秘的神经线上。那时候,看见她喝红酒,汤加文就会在心里替她着急,尤其是做爱前,他看着她手里的杯子,觉得自己澎湃的那点激情就要被它折磨光了。每次,都是他强行把它夺下来,扬起头一饮而尽。

  杜丽已经两年没叫过他的名字,汤加文就已经两年没在客厅里和餐厅里,看见杜丽喝红酒了。这段时间里,她喝红酒都是躲在楼上属于她自己的那个空间里——她的卧室、书房或者琴房里。有时候,他在楼梯口经过,嗅到从楼上飘下来的红酒味,偶尔也会停留上几秒。说是停留,实际上就是放缓了步子,在一丝丝若有若无飘摇着的酒香里,猜一猜她是在为一件什么事情而喝红酒。

  杜丽现在坐在沙发上。汤加文朝她跟前的几案上看了一眼,那里,空荡荡的桌面上安静地摆放着两杯红酒,杜丽坐在那里,正休眠似的盯着它们。汤加文一时猜不透杜丽摆的是什么阵,阴阳八卦还是十面埋伏,便迟疑着,看着杜丽正盯着的酒杯说:“你在叫我?”

  “家里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杜丽从酒杯上抬起目光来,神色茫然地扫了他一眼,旋即又把视线落回了酒杯上。汤加文一直盯着杜丽的目光,淡淡的灯光下,它们就像一只受伤后的蝴蝶,翅膀低垂着,动作迟缓地落在了酒杯弧形的边沿上。而那条切割着空间和空气的弧形线,正在不停地旋转着。

  找了半天位置,汤加文最后在杜丽旁边一只小沙发上坐了下来。坐下之后,他才记起来,这只小沙发,过去曾经一直是杜丽盘踞着的,而杜丽现在坐着的位置,过去则一直是他坐在那里,吸烟,喝茶,看电视新闻,或者翻翻杂书,或者望着窗子外的天空,胡乱发一会呆。

  从电话旁边摸过烟盒和火柴,又摸过烟灰缸,汤加文划着火柴点燃烟,吸了一口,慢慢地在口腔里搅动着舌头,等在那里。他沉默着不开口,是由于他没弄明白杜丽到底要做什么,居然还拿了红酒下来。

  “赏光喝一点?”杜丽说。

  “晋升副院长了?”汤加文弹着烟灰瞅了眼酒杯,回想着刚才正在观看的月光。书房里黑着灯,他站在阳台上,看着从对面楼顶上飞落下来的月光,觉得它们皎洁得有点令人生疑。而在它们扑落下去的地方,一团一团由树木和楼房、灯影和月色交织着描摹出来的、形状各异的半透明暗影,仿佛剪纸似的,正柔和地贴在地面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