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茶道青红》札记


□ 李国涛

  一
  
  这些年来,一触及历史题材,尤其是清史题材,不是“戏说”,就是“搞笑”,多是糟践历史。其中一些,庸俗得令人不敢看。近来,成一的新作长篇《茶道青红》出版。我近年不读小说,试着翻几页,竟被吸引,一章又一章看下去,累得我眼痛,到底看完。此作可称十分厚重。这使我记起鲁迅在《故事新编·序言》里,关于历史题材小说所发表的意见。他说:“对于历史小说,则以为博考文献,言必有据者,纵使有人讥为‘教授小说’,其实是很难组织之作,至于只取一点因由,随意点染,铺成一篇,倒无需怎样的手腕……”鲁迅是自谦地说自己所作,多是后一类。他是用杂文的笔法写远古、先秦时代的人物和故事,其中记者、警察都可出现,而且有人竟说起洋文。鲁迅的目的是不要“将古人写得更死”,以警世也。但他不“搞笑”。而成一的《茶道青红》则属前一种写法。小说所写为清代乾隆时,晋商所作的茶叶外贸。国内国际,风风雨雨。外交、政治、条约、边境、税收,当年中俄间的“茶叶欧佩克”,都言之有据;在国内的制造、运输、组织、操作,都说得头头是道。不经“博考文献”这一关,怎么写法?与成一谈,知道他在这方面真是读了不少书。作者的《自序》也值得细读。这个自序其实是为读者点明小说的意图何在,作者对那段外贸历史的看法如何,也透露出浓厚的感情成分。这是对历史的感怀与悲悼,自然也饱含对今后的希望。其中说到这些话,我以为也都体现在小说里:“大清也就成为顺差巨大的外贸国。”“可惜……大清朝廷并不看重,或者说它还蒙昧不识。中俄间贸易互市,在大清朝廷看来,只是一种出于‘安外’而给予俄方的‘恩赐’,是‘准其’来华贸易,俨然站在高一等的文明层次,赐之‘柔远’,促之‘向化’。”“看官!正是这冰炭两重天,才引出了本部小说——”“乾隆年间曾出任库仑办事大臣的松筠,在其所著《绥服记略》中,更直言:‘所有恰克图商民,皆晋省人。’”“其活动畛域之广、其经营格局之大、商务能力之强,以及其间的艰难险阻、喜忧得失,今人已是很难想象了。”小说(30页)里说到西商(也就是经营外贸的山西商人)的想法:“经营华茶之俄商,竟也有荣获俄皇封爵者!西商不敢存此奢想,但也渐渐自觉到为商不耻。”小说(53页)里,那位戴夫人在边贸断绝时想过一些事:“戴夫人嫁人康家后,渐知万里茶道之进退,不是一般文治武功所堪左右,其间天地实在太大了。”所谓“文治武功”是当年朝廷之事,但那时的朝廷之事,是没有“外贸”这一项的,在欧洲各国是有了的。而在中国,是民间先懂得了这方面的道理,也许就是晋商先懂得了的!由这一些议论,可见作者的心胸和眼光。历史的事实也是,明末清初不正是民主思想大发展的时候吗?小说写到这个份儿上,可见作者用心之深,思考之细。
  
  二
  
  《茶道青红》不是只写当年的茶叶贸易故事,在商言商。作者有意探究深一层的文化意蕴。现在不是在研究晋商的文化根源吗?我看这位小说作者也在探索。小说第一页就写主要人物戴夫人读辛弃疾词《贺新郎》,后来又几次谈到主要人物戴夫人的家世。原来她是戴廷拭的后人,据小说,戴是她的“太外祖”。而戴廷栻何人?戴是山西祁县人,傅山先生的同窗,也是傅山终生的好友,是文士、学者、藏书家。小说说到这一点。我为了读懂这一点,现翻了傅山的《霜红龛集》。戴廷拭有藏书楼名丹枫阁,戴廷拭字枫仲,都有“枫”字,大约是取其有“红”意。当年明末遗民常有用这样的字表示心向朱家的明朝。我看到在《霜红龛集》卷十六里连续有三篇与戴廷枝有关的序文,一为《叙(枫林一枝)》,此《枫林一枝》乃戴廷栻文集。后又有《丹枫阁钞杜诗小叙》和《历代文选叙》。在傅山笔下获此关心的人,实在也是少见的。由此而知傅、戴二人的交谊。在此叙里,傅山说过:“余与枫仲穷愁著书,浮沉人间,电光泡影,后岁知几何,而仅以诗文自见。吾两人有愧于袁门。”可见他们是心心相印的同窗好友。小说52页曾细言及傅、戴友谊,并且还说及戴廷栻与更大的一位人物顾炎武的关系。这确是可以说一说的。顾炎武初访山西在康熙二年(1663),同年与傅山初识。后来顾炎武频来山西。最盛大的一次聚会在康熙五年,先在太原,后到代州。那一次,据我的印象而言,其范围之广,其级别之高,好像无与伦比。那真是文化高峰之会。那一次,除顾、傅以外,还有浙江的朱彝尊、陕西的李因笃、广东的屈大均。后来研究者有的说,这群人是为了反清复明作准备,也有的(如章太炎)说是为了发展票号。现代的研究者说,这些事情都无法证实,只是推想。但是,一种文化思想的交流肯定是重要的内容。顾与戴廷枝肯定有交往。我读王冀民《顾亭林诗笺释》,看到在康熙十四年顾炎武到山西时,曾在戴家住过。戴在祁县南山为顾修了一所住宅。当然可见他们之间相知很深。《茶道青红》屡言及戴家的传统,应当说是注意及清初民主思想的延续。小说第三章还写到六月六日的“晒书节”,“在往年,戴夫人都赶回祁县母家,帮着翻检丹枫阁中受潮书籍。但今年……”这都是忙里偷闲的有力笔墨。在如今的小说里,似乎已少有人这么写了。另外,还有这样的笔墨:“因其母家,自祖父戴拭廷以来,一直就是将生意全权交由掌柜经营。戴廷拭本是饱学之士,营商不过是以商养学。因此他不愿意将过多精力用于商,选取擅商专才包揽生意,也就成了首选。他与傅山论及此商道,将掌柜喻之为宰相。历代治国,凡宰相权重,国势也强……”这段议论,有历史感受,同时也预示后面有关“变制”情节发展,掀起大的情节波澜,并点出晋商的经营体制。其实这就是后来一直实行的“伙东制”,也就是资产所有者与经营者分离。这也说是此著里的文化思考和文化色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