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痣


□ 须一瓜

  一
  
  我到过那个城市,地图上也有,它在海边。但是,站在地图前面,我又觉得我好像没有去过那个城市,地图上这个绿紫色的铅笔尖大小的地方,于我而言真切又模糊。我没有关于那个城市本身的任何整体印象,我只有那里的几个角落和光线,风中的阔叶木等记忆碎片。这些记忆都属于那个左眼下有颗绿豆大红痣的女孩。而正是那个十七岁的红痣女孩,动摇了我去过那个城市的信念。恍惚之间,我怀疑,也许真的只是在几个无人觉察的夜晚,我的灵魂去过那里。
  公司已经进入了破产清算程序,整个大楼,出入的只有严肃的清算小组成员。如果公司单证完整,那么根据公司记录,也许能证明前年秋天我两次到达过那个城市,前后相隔十五天。但是,公司早就进入混乱状态。我认为我第一次去是为那届投资洽谈会的参展展位的布展工作,头尾是四天;第二次也就是相隔两周后,我去收拾展位,处理展品,前后是五天。最后一天,和去布展那次的最后一天一样,我记得我和那个十七岁的、左眼下有红痣的女孩,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不是一个劲儿地做爱,只是方便她触摸我。她不太说话,而是习惯像盲人一样用手指摸索谈话对象,她以她的方式在认识我、研究我。
  记忆中,那是一个金色的风中的城市。下飞机的时候,好像是雨后初晴,地上湿漉漉的,到处是薄薄的金色光线,夕阳的空气中一股奇怪的味道若有若无,后来那个女孩告诉我,那是一种叫番石榴的水果味道。当地人非常爱吃。第二次见那个女孩的时候,是一个银色的夜晚,我抽着鼻子要求尝尝那种水果,她马上就从背包里变出来了。青白色的,像个失水的大梨子,裹在透明玻璃纸套里。一打开,我住的整个套房里都是古怪的味道。最奇怪的是,它随套配有一小袋像方便面调料那样的东西,话梅色的。女孩把那个调料粉往那上面倒了一些,然后就开始吃了,边吃边倒,蘸着吃,就像北方人蘸面酱。后来我尝了,那个调料粉很像话梅粉的味道。
  再说我记忆中的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觉得和这个左眼下有着绿豆形红痣的女孩相逢,理由并不充分。我没有嫖妓的习惯,主要是我患有一定程度的洁癖。当晚住下后,我就步出大堂叫了一辆出租车。我说,带我看看这个城市最特别的。司机就心领神会地拉上我跑了。一路奔驰到了小金龙湾。我并不欣赏那些仰射灯雕刻的一栋栋如林矗立的写字楼,我还来不及抱怨,就发现几个女的,像风中的火把一样冲向我们的车。有人敲窗,有人夺拉车门,有人贴在窗上招手媚笑,对我扑闪着扇子一样的假睫毛。司机说,快挑,快点儿!这工夫,有两个女人已经嬉嬉闹闹地挤进了车里,又一个红发飘飞的女人要往里挤,我急了,跳出车子,想把那几个统统拖出来。有着丰富经验的司机肯定想反对,他似乎想拉我,但我已经推门跃出。我这才知道了危险,因为几个女人已经像群猴一样,没头没脑地爬扑到我的身上。几个脑袋上纷乱的长发,让我感到置身于疯狂的野外篝火中央。我第一反应是快按住钱包和手机,但几乎是同时,群猴一样的女人,忽地四散而去,还有出租车,忽然全跑了。原来,一辆蓝灯闪烁的巡逻警车,从街角像恐龙一样款款闪了出来。
  风真大啊,警车那个方向,一个巨幅喷绘马桶美女广告,在风中像水面一样抖动。
  那个城市的风大得惊人。从一下飞机起我就有这种感觉。如果没有那样不可思议的风,我也许也不会遇到那个十七岁的红痣女孩。记得当时,隔着马路我和巡逻警车交错而过,准备再招一辆出租车,但一阵狂风把我头上的棒球帽吹走了。那是我参加宝马车行活动赠送的漂亮帽子。我追逐帽子而去,几米远,一只白色的挂满穗子的长筒小靴子,踩在了我的帽子上。从那只白色的小靴子往上看,是镶灰毛边的黑色短皮裙,低腰上是很夸张的金属环饰宽皮带,再上面是黑白相间的高领无袖毛衣,裸着两条偏细的胳膊。女孩的深粟色长发旗帜一样飞扬。
  我看到她脸上,准确地说是左眼边下,一颗鲜红的痣,像半个绿豆趴在那里。这样罕见的鲜艳,在我的记忆深处发出熟悉的微光,因此那讶异的感觉,好像是低压电击。如果没有这颗痣,也许我不一定认为我和这张脸似曾相识,但是,那一瞬间,我觉得她分明出现在我二十年前的记忆里,我见过这颗红痣和它的年轻主人。
  奇怪的是,她笑了。她掩面而笑,几乎称得上是欢快。她把帽子递到我手上。我接过,拍了拍,在指尖上转了转,还周正,我就把它扣在头上。她再次笑了。她说,我知道你的帽子会吹跑。
  我并没有注意她在说什么。风中,这个“h”“f”声母不分的南方口音,又一次唤醒我的某种记忆。她又说,多么奇怪啊!她指着我,指着帽子,指着风,指着更广泛的周围不确定物。我想,我喜欢听这个“h”“f”不分的南方发音。
  我说,你和我回酒店吗?
  
  二
  
  我是从她的装扮判断她是妓女的。到了我房间,我建议她把那两扇假的睫毛取下来,她先是不肯,后来还是对着镜子把它们小心撕了下来。我摸了摸她左眼下那颗浮起的红痣,它很像半瓣小绿豆。边缘很细腻,指尖的光滑感,仿佛让我滑进那个褪色的记忆里去。我让她去洗澡。我说,全身,彻底的。我又指了指头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