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次撞击心灵的交谈(散文)


□ 刘长安

  上世纪80年代初,为了深入生活,创作反映那场惠及亿万农民的伟大变革的文学作品,我回到了故乡——山西省长子县城关公社庆丰大队。

  庆丰大队地处县城内的小西街,从上世纪50年代初就一直是省、地、县农业战线上的一面旗帜。我的父亲刘来元,长期担任主要领导职务,1 958年出席全国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会议,有幸见到了毛主席、刘主席、周总理、朱德委员长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1 961年我初中毕业后,在这里,与父老乡亲们朝夕相处了五年。

  唯如此,我选择了这里。

  那时候,父亲已告老身退。但他睿智敏锐的目光,仍然注视着与群众息息相关的农村改革。父亲告诉我:当初,因为眷恋“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康日子,一心想发家致富而死活不入社的郭喜龙,现在又翻了个过儿,开始反对分田到户的“责任制”了,真让人摸不透他肚里的小九九。

  父亲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我记得,表情是凝重的,语气是恨铁不成钢的。

  老郭叔家原在我家旧居的隔壁。我隐约记得合作化初期他不愿意入社,赶着骡子下邯郸贩铺衬(碎布头或旧布,用于补丁或打袼褙),赔得血本无归,要卖地还债。我父亲和县上来帮助建社的工作组知道后,以合作社的名义向信用社低息贷了一笔款子,替他还了债。老郭叔受了感动,很快入社了。为了警示教育其他单干户,工作组以“一架算盘算出了两条道路”为题,办了个简易展览,老郭叔痛哭流涕地向前来参观的乡亲们讲述了不跟共产党走的危害……

  现在,要“分田到户”了,共产党要公开引导大伙“发家致富”了,当年单干的积极分子为啥又要唱反调呢?

  我决定去揭开这个谜底。

  入了社又入党的老郭叔,被社委会委以重任——饲养员。

  听了此话,一些朋友,特别是年轻的朋友,会说,你别逗了,不就是喂牲口吗?咋就叫“委以重任”呢?

  诸位有所不知,那阵儿,不要说农业机械化了,就连辆胶皮轱辘车也很难见到哎。所以犁地送粪呀,拉磙碾场呀,煤窑载煤呀,运送公粮呀……几乎一切重活儿,都得靠牲口去完成哩。所以牲口,是一个社后来叫大队的多半份家当呢,你说重要不重要?上头下的统计表就叫“某某合作社或大队劳、畜力统计表”,就是说,那时,牲口跟人的地位是平等的。

  我们大队的饲养室,从初级社到人民公社,换了好几个地方,最后盖在县城西南角旧城墙的遗址上。

  是秋天的一个晚饭后吧,我带了瓶酒和一袋花生米,踏着煞白的月色,往村外去了。

  在这边是垫圈的土堆、那边是出圈的粪堆、有着一股强烈的牲口粪便味儿的饲养室,我将酒跟花生米放在老郭叔卷起铺盖的光席片上。满圈干了一天活的牲口们,贪婪地吃着草料。靠外的一匹枣红马,看见我进来时还“咴儿咴儿”地叫了两声,使我倍感亲切。我记得,我们的谈话是从喂牲口说起的——当我夸赞由于老郭叔常年坚守在饲养室、起夜勤、铡草碎、拌料匀,才使得一头头牲口膘肥体壮时,从老人掉了牙的嘴里,竟发出了一声声长吁短叹。他喝了一大口酒,用“申冤”的口气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