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市场街的鳄鱼肉(短篇小说)


□ 土威廉

王威廉

  我要去寻找我的身体,说来太古怪了,我的身体竞被一条鳄鱼的脑子给拐走了。

  为了一笔数额可观的钱财我与朱博士签订了人体实验的协议书,具体的实验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的生命是会安然无恙的。本来,我的大脑在放进鳄鱼的颅腔之后还会回到我的脑壳里的,可是朱博士突发奇想把鳄鱼的脑子放进了我的颅腔,那团邪恶的鳄鱼大脑居然和我的神经系统一拍即合,它指挥我身体的手夺过朱博士手中的手术刀,用一段丑陋的弧线划断了朱博士的脖子。然后它丢掉血淋淋的刀子,看了我一眼,又用各种姿势活动了一下我的身体,似乎在确定哪个肢体更便于使用。最终它选择了我的身体,跑了出去。我望着它的背影,为自己身体的速度与灵巧感到惊讶。

  我学着它的样子也活动了一下肢体,发现我也能够活动了,只不过只能趴着。那种感觉就像是穿着一副无比沉重的盔甲,我想这只是个习惯问题,迟早是可以克服的。我爬到了实验室外面,一面巨大的镜子映照出我此刻的形象,这太可怕了,我是一条长着人脑的鳄鱼,但别人不会知道这点的,他们会抓住我,然后把我永远关进动物园,我就失去了最可宝贵的自由。所以,我得找回我的身体,越快越好。那具身体曾被我嫌弃,因为它没有达到一流男星的标准,可现在看来,它简直太完美了!

  外面阳光灿烂,让我浑身干燥得疼痛。正是午休时间,我偷偷地溜进附近的池塘里,等待天黑。好不容易待到夜幕降临,我爬了出来,准备去寻找我的身体。天大地大,去哪里寻找呢?这个问题看起来似乎很难,但在我这个人脑的思考下一点都不难。我决定去适合鳄鱼生活的地方守株待兔,它那个人形怪物必定会跑去那样的地方。我坚信,人的身体并不能改变它的野兽本质。我坚信,动物的身体也不能改变我的人类本质。我上路了,城市郊外的江边是我的目的地,那里人烟稀少,适合各类动物的出没,对我自身而言也是非常安全的处所。我曾经在那里看到过一些乌龟、螃蟹、泥鳅,这些也可以成为我今后的食物,想到这里我感到我控制的鳄鱼身体有了近乎邪恶的兴奋反应。

  我选择一些阴暗的道路爬行,已经不再觉得躯体沉重了,鳄鱼的肌肉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我奔跑急行,一会儿就抵达了郊外的江边。为了缓解身体干燥带来的不适我迫不及待地跃人了水中,江水无比腥臭,江面上飘着一层厚厚的绿色油漆样的东西。这可不是什么浮萍,我也说不上这是什么东西,或许是污染物和微生物的结合体。这些东西顺着水流渗进了我的口腔,味道实在是太恶心了。我记得这附近有两家造纸厂和一家铝厂,都是最得力的环境杀手。我是个绝对的环保主义者,现在作为鳄鱼更加坚定了。我痛恨那些厂家。我浮在腥臭的江水里,像是一截腐朽的枯木。饥肠辘辘,我在考虑应该吃些什么东西来充饥,这个巨大的躯干累了饿了,在拼命向大脑索取进食的口令。

  吃些什么呢?我潜到水下寻觅了一番,发现了几条形状怪异的鱼,但他们转瞬就消失在浑浊的水中了。我还并不习惯在水中捕猎,另外那些鱼丑陋的形象应该是污染导致的畸形,让我对它们丧失了兴趣。我浮了上来,游向岸边,向居民区爬去,想随便吃点残羹冷炙好了。这时,一条野狗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它显然对我的到来保持了绝对的警惕,但它依然不愿放弃正在觅食的垃圾堆。我扑了上去,它迅速跑开了,我没有更多的力气去追捕它,就把长嘴塞进了垃圾中咀嚼了起来,难吃的感觉让我快要发疯了,可这具身体却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吞咽着。吃饱之后,我下定决心再也不吃垃圾了,就算是一条真的鳄鱼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鳄鱼也有鳄鱼的尊严。

  那条野狗并没有跑多远,它站在我的不远处狂吠着,喷溅的口水表达着它的愤怒。刚开始我假装不动,然后突然猛扑了过去,我没想到这种爆发力是如此迅猛,那条狗根本来不及挣脱,我的长嘴叼住了它的一条腿。它的哀嚎声简直震天动地,我只好进一步咬断了它的脖子。这具身体简直太强大了,令我窃喜不已。我曾经只要一见到脖子上没拴项圈的狗两腿就会吓得发软,但现在一条狗算什么,简直太可怜了。我是多么怜悯这些只会跟在人类屁股后面的狗类。

  我将野狗的尸体慢慢吞咽完毕,腹中彻底踏实下来了,我准备回到水中去美美睡上一觉。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应该有三五个人走了过来,我心里突然很高兴,好像获救了一般,不过这种情绪立即沉潜了下去,我想到了我的鳄鱼身体,我差点忘记了,我只好钻进垃圾堆中隐藏了起来。这些人遇见我可真是太不幸了,他们是一群光裸着上身、拿着破布麻袋的拾荒者,他们要来的地方正好就是我隐藏的垃圾堆。我忍耐着,直到其中一人发现了我,他吓得跳了起来,于是所有的人都发现了我。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张大了嘴巴,露出可怕的獠牙试图吓跑他们。这一招果然很有用,他们一下子落荒而逃。可是我没有想到,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们又赶了回来,手里拿着棍棒。好家伙,这些人是来捉我的,我愤怒了,我本不想与他们为敌的。领头的一个高个儿瘦子拿着长长的棍子来捅我的眼睛,其用心简直太狠毒了,我向前冲去,他的棍子捅到了我的脊背上,简直就像是挠痒痒。另外一个人扔过来了一块砖头,正好砸在了我的脑门上,我的头盖骨之前刚被打开过,现在还没怎么愈合呢,所以这块砖头让我疼得够呛,我这次可是真的发火了,我扑了上去,那个扔砖头的人赶紧向回跑,可遗憾的是,他不知道鳄鱼的奔跑速度高达每小时12公里,可怜的人,他的腿一下子就被咬断了。他疼得在地上打滚,其余的人还想上来救他,我怕他们再打到我的脑壳,我就主动出击了,他们都被我一一咬断了脖子。

分享:
 
更多关于“市场街的鳄鱼肉(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