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朋友


□ 弘笃

弘笃

假如你是吴玉坤,小说一开始必须让你钻到地窖里。

地窖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口号震天的年月父辈们修造的,五六个平方米大,两米来高,顶上吊着电灯,入口可以通风,不是一般意义用以储物的窨子。

你曾经十分庆幸家里有这样一口像模像样的地窖。它是储藏中药材的最好场所。晒干的中草药用塑料袋装着,长年累月放在地窖里,随用随取,十分方便,根本不用担心受潮霉变。

然而去年夏末,为了凑足儿子读大学的学费,你不得不把储存多年的药材一包不剩地卖掉。从此断了坐堂行医的后路,你却喜如春风拂面,对妻子说:恁大的地方可以住一个人哩!妻子不爱搭理你:给你挺尸吧!你一点也不恼,说:我只要用一次地窖,有一个人就生不如死了。

你说的这个人就是乡党委书记李栓虎。

地窖终于派上用场。那是秋末的一天——

清 晨

天刚亮,你扛着青石夯拎着枣木模子,准备去邻村给人打土坯。

推开院门,你习惯性的向村口张望。恰在这时,村口停下一辆小车,一个中年男人下车朝村里走来。你当即判断,这个男人一大早进村可能和你有关,于是你不慌不忙地退了回来。后来这个男人果真走进你家院子,问妻子你在不在家。这时,你心中暗骂了一声“狗日的李栓虎”,就从卧室的暗道里钻进了地窖。

你以前是原上的名人,人们尊称你吴大夫。你在原上经营着一家诊所,人们来你诊所并不在乎你的医术高低,只是图个方便,医好了感激你,医不好也不埋怨你,即便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也不恼怒,只是认命。你在诊所墙上用不成体统的字体写了几句话:“在农民的字典里,‘病’字不包括感冒发烧、头疼脑热,农民说的病是大病、重病,往往离死亡只差一步才去看病。”这句话是对农民兄弟的忠告,还是对自己浅薄医术的辩解?与你尚在神交之中的李栓虎曾经这样问你。你说:这是给农民医病的灵丹妙药!有的病人不是我治好的,是读懂这句话病才好的。李栓虎说:这是诡辩。你笑了笑。

你知道,农民的病得有独特的疗法。有的病人没有必要先给他号脉开药,得想办法让他发泄,允许他哭他骂甚至连哭带骂,怨气消了,道理明了,精神舒坦了,病也自然就好了一大半,吃药并不是最重要的。为此阴雨天和晚上,你的诊所里常常宾朋满座,村民们聚在这里夸这家媳妇,骂那家小子,说地里墒情,论庄稼长势。你给他们递烟倒茶,茶是熬得吊线线那种;你也给他们放秦腔碟片听,放《打镇台》、《斩单童》、《下河东》,还放《周仁回府》、《庵堂认母》、《王连哭五更》,都是悲情戏,唱腔越是激昂,村民们听得越过瘾。你也调解他们之间为不相干的事情突然爆发的争吵。在你看来,这都是治病。

你现在依然是原上的名人。近两年时间里,你草草料理罢庄稼,大部分时间用以上访。你去过县里、市里、省里、甚至北京,上访材料送出去几箩筐,可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而今只要你背着包包出门,人们不再是对你清一色的尊敬。有人宽慰你:吴大夫,算了吧!胳膊拗不过大腿。有人鼓励你:告去!把原上狗日的贪官污吏全给告倒!也有不少人远远看到你就低头溜墙根,或到了你面前一言不发只是扑哧一笑——显然他们视你为另类。

不管人们对你啥态度,你只是一门心思的上访。最初为了解决问题,现在则只是享受上访的过程。你已经不再天真,不再单纯。人家上面说了,你反映的问题属于“发展中的问题”,是发展给少数人带来的“阵痛”,在全县全市乃至全省全国带有“普遍性”,得不到解决,当然在你看来也没有人愿意解决。你现在上访只是为了折腾李栓虎。因为每次你去省里市里上访,前脚刚到,县上、乡上的人就后脚跟来劝你回去。这个时候你提任何条件他们都会答应,尽管根本无法兑现。只要北京或省里有重大活动,即便你足未出户,也会有人便衣侦探似的远远地盯着你的家门,试图掌握你的行踪。你不会不知道盯你的人是李栓虎派来的,他在乎你的上访;你锲而不舍的上访可能影响李栓虎的政绩,也可能影响李栓虎的升迁,扯动着李栓虎最为敏感的神经。

后来你还发现,有时候你不去上访,李栓虎倒是更为紧张。比如今年夏末省里召开党代会第一天,你发现门口有人盯梢就躲进了粮仓。李栓虎以为你提前出动去上访了,几乎派出全乡干部四处寻找你的踪迹。中午时分,一泡尿憋得你实在难受,你不得不走出粮仓,被乡上工作人员发现后报告了李栓虎,李栓虎这才松了口气。

今天或许省里就有重大活动,你想来人一定是李栓虎一大早派来盯梢的。昨天打了一天的土坯,吃过晚饭后就入睡了,你很后悔没有看电视新闻。要不然就不可能出门,可以从容不迫地和李栓虎玩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

好在来人没有发现你。你现在躲在宽敞的地窖里,听着来人和妻子的对话,十分满意妻子的应答。

老吴在不在家?

分享:
 
更多关于“朋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