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会为你转经


□ 南泽仁(藏族)

作者简介:南泽仁,女,藏族,1977年生,四川九龙县人。甘孜日报社记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2008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四川文学》等刊。

  九龙小城洁净安适,阳光浓烈炙热。我深居简出,停留全凭心情牵引。偶然,会在街边撞见一只蝴蝶,扑朔翅翼,寻花的踪迹;偶然,在繁闹的菜市口遇见些外来的拾荒者在众人膝下,索要些钱。小城原本也有困顿的拾荒者,但都归置在九龙敬老中心去了,在那里他们终结了动荡流离,安然度过余生。

  只有一位老人,她孤家寡人,不受束缚,离群索居,手持拐棍,到处游走。将所有的行李披挂于一身,仿佛,随时随地一敛裾就可绝尘而去。她不擅长开口乞要,除非异常饥渴,她会对人说:给点吃的,我会为你转经。很多时候人们会在寺庙或是深山中遇见她。确信无疑,她是在转经,口里却不懂半点念诵。就只是这么虔诚行走。她从不在室内栖宿,每晚必定要守在空阔的天地间看着天上的星星人眠。如此内心定然安宁、沉淀,抑或酣畅。任其风雨凄清、冷冽,她就是这样的自然而然。自然而然地出生,自然而然地落魄,自然而然地乞要。

  每天上下班途中我都能够看到她,身材矮小,蓬头垢面,静默地坐在一个角落。周身堆垒起行礼衣物,像是一个会随时随地转动起来却停止不动的转经轮。为此,人们称她为洞窟(经轮)婆婆。时常我会递给她些散钱,她不会马上接住,她会先抬头看我的脸,长久的、专注的,仿佛要把我的心一并汜住,这才接到手中。靠近她,她周身散发出一股浓重的不洁的味道。这原本不会构成我对她的鄙视或嫌弃。她只是沾染了厚重的尘埃风霜,与天地融洽和谐。这是一种生命存在的味道,一种自然而然的味道。一些小孩儿从她身后靠近,用棍子打她,她不恼怒,她会放下手中的拐棍起身做出欲追赶的样子,孩子们会一哄逃逸,她便又坐回原地。有时,她会把施舍得到的钱拿出来数数,那只是几张寥落的纸币,抵挡不住饥寒。有调皮的学生会一把给她抢了去。她也不追赶,只是立在原处,面无表情,失去和得到一样坦然。这样会让我心生疼痛。就在她不远处一位躬身驼背的老妇人正赶路经过,一只街边的狗有恃无恐,不靠近却紧跟其后不停地咬,那叫声凛冽,让人生厌。老人显得局促、忐忑、尴尬。来来往往的人没有谁去劝住那只狗,告诉它,这老人原本没有过错。然而狗是畜生,不得要领,于情于理可以体谅。

  或许是忙于琐事吧,好几日没有顾得上张望洞窟婆婆,婆婆却不在原先的那个角落了。问起路人,说是有传言她疾病过往了。我仿佛再也看不到夜空的星星一般忧伤、怅惘。

  不觉间又过了几日,眼前偶然撞见洞窟婆婆的身影又在原来的角落,寂静落座。我快步走到跟前证实,那发肤不洁的气味迎面而来。心里一阵惊喜,我以我对她唯有的方式递过几块散钱到她跟前,作为此时此刻她重现我眼前的奖赏。婆婆依旧先抬起头望我的脸,一脸茫然。她接过钱说:我会为你转经的。婆婆一直都是在为别人转经吧,所以自己落魄不堪,只满足于一定要守住星星入睡的人生信仰。

  婆婆长期落座的角落有个杂货店,店铺老板见到我施舍便凑近我说,这人啊,还是有好人的。几日前洞窟婆婆不晓得吃了什么东西,坏了肚子,大便失禁,整个裙裾全部都弄脏了,所有经过的人都掩鼻过往,唯有一位穿着讲究的小伙子路经,见婆婆一身不洁便迅速地去买了一卷纸巾将婆婆全身上下擦拭干净,然后抱到一处洁净的地方,买了崭新的衣物为婆婆更换。最后报了巡警,巡警把婆婆送往养老中心。吃了药物婆婆身体无恙,于是此刻我又得以见到。

  心里很是感慨,是谁呢?具备这样淳厚的品质,为婆婆挪一处洁净。那行为是那么自然而然,遇见了就去做了。然而不是每个人遇见了都会去做。这人是谁呢?我问老板。老板说自己也不认识,只是记住了,改天若是遇见会指给我。我想,他一定没有什么惊人的模样,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一个人吧。我自然而然地生出心意,想对这人说声:谢谢!你把人做得那么好。想借洞窟婆婆的话承诺给这人:我会为你转经的。

  责任编辑 安殿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会为你转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