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大海的诗篇(组诗)


□ 叶玉琳

叶玉琳

在一座荒岛看见六枝百合

六枝百合 加速一座荒岛的鸣叫

四月蓬勃的叶脉

坐在阳光的航船中

秘密的芬芳携带着六把竖琴

在人世间漫游

词语盛开

绿的 紫的 红的 粉的

而现在是白 

流动 光亮

世界之静美 收到瓶中

春天之外 虚无是芬芳的生命

想着即将到来的一场春水

想着这静静的肉身如何跌落成泥

又迅速羽化

所有的雨都不再是雨

所有的雷声都不再是雷声

想着我 冬天的干果核

怎样去开启另一扇绿色的门——

我有我的痛苦

我也有我快乐

轻的 重的 缓慢消失的

复沓 转折 重叠 迂回

洁白的路径带我飞 教过我生死

哪怕此后孤独一生

一条逆水而上的鱼

干涸的河道在痉挛 

桃花的脸迅速变白

一条怀孕的鲑鱼 在发烫的暗河

开始剥离自己的身心

明知道出生地是婚床也是墓地

仍然要溯河洄游 与另一尾鱼恋爱

瘦弱之躯飞越绵延几千米的瀑布堰坝

接受生命中数不清的天敌

时光已不容许低头沉思

只有用最壮烈的爱拥抱告别

如星河逆转空弦断裂

河川最终留下了爱的种子

小小的母亲却永远浮在了河道中

在它的身边 同样卑微的母亲

手牵手长达数公里 堆积在河边

被风干的历史

从此栖息着一块块银白色的化石

可是河水是不能用来割断的

秋天的河面再次发出了无声的尖叫——

谁来抚摸死去的情人和母亲

谁能说出它们宫体里永远的疼?

在同一天 同一条河流

眼看着一群群幼小的鲑鱼即将重蹈覆辙

它的嘴里含着两个词 幻灭与新生

像一石压住了两重波纹

拆 船 厂

这些船的胎架 外板

正被一些人拆卸 刮洗

是的 它的杉木身子已经弱不禁风了

再浇上一层煮过的桐油

更不易看到原来的表情

河道从清晨就开始退潮

山川风物让位给一条大船

愈来愈开阔的港湾

要装上崭新的钢板 钉子 马达

和无数复杂的工序

才能替海打磨出一张张厚重的面孔

潮湿的时间之上

钢铁是柔软的 焊花是团结的

晚风中来不及回家的人

他们是快乐的——

在海浪的轻轻拍打下

一度低垂的头颅和弯曲的肋骨 

已经完全嵌入了飞动的船舷

落日下坠

故乡 我所见到的大船

此刻安然停靠在船坞

像一首技艺纯熟的诗

只有无垠的大海才配得上它的慈航

河神啊且请记住一个吉日——

它要远行 唤醒波涛和海上日出

以更大的波浪改写一代江河

挖 砂 船

把一个人的一生搬到海上

把一生的喧闹静寂都变为江河

宽广的水域 有翩飞的水鸟和薄雾轻扬

现在因为他们的加入

我爱上了笨重

爱上了下沉

今天我有很多悲伤 我要放下

今天我有很多快乐 我也要放下

让这些穿越海砂的水

穿透我的胸膛 

在望不到的地方

栖息着村庄 粮食 栈桥

我静静等待一个漩涡 又一个漩涡

途经他们和我 

那巨大的生活的潜流

紧紧包裹着船身

折转的瞬间 船与海开始了

新一轮的追逐和碰撞

我知道码头一直在等着他们

两岸的春光 暮色和连绵的灯火

也一直在看着他们

谜一样松动的海域

水挨着水 领着他们往前走

我无法一一跟随

却爱上了由此带来的泡沫 淤泥

爱上了停顿和挖掘本身

鱼排酒吧

时序刚刚进入初夏 海水有点凉

一切都是小而轻的:红的瓜 绿的果

航行的天空 澎湃的心脏

大海的仓廪再一次开启 

那慢慢摇坠的夕阳

从彼岸驮回一艘金色大船

陌生人 你认得它

我们坐在靠左侧的船舷 

啜饮两大杯自酿米酒

一杯叫青草 另一杯叫浪花

音乐是美味的鱼饵 

我们如大海里的幼仔

张开紧闭的嘴 吃下遍地乡愁

远处的丘陵 峰峦 月光下的岛屿

原谅我 和你们一样

我们都有着初生的喜悦和光芒

这些年 我心已枯竭如一座无水之城

省略了潦草和浮华 

动荡的故乡 你的白天是桨橹

夜晚是柔肠 你不会嘲笑我的低微穷苦

对我的委屈一笔带过

陌生人 我就要穿过自己的荒芜

用你的眼神在天空写下

人心辽阔 大海长安

分享:
 
更多关于“来自大海的诗篇(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