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讨活(短篇)


□ 韩思中

  门卫老丁把一个卖豆腐的拦住,也不说话,只把一只手抬起来,接连冲大门外使劲挥了几下。老丁的腿旁,那条狐狸犬一副凶恶状,毛茸茸的身体直如安好弹簧装置,前后一挫一挫,假模假式龇出一连串。看上去,这小贩倒不甘心,龇牙笑一下,一手扶着自行车车把,另一手伸伸缩缩的工夫,已将一盒“红旗渠”香烟塞到老丁手上。就在老丁顾自愣怔间,这小贩已经把自行车推进家属院,随即嘶哑嗓门,嘹亮出一声:“豆腐——”

  把个门卫老丁弄得好没意思,自忖:敢情他拦下小贩,图的就是这盒“红旗渠”?

  何止是豆腐贩子,多了。每天上午一过九点钟,你就看吧,一个个肩挑手拎的,骑自行车的,拉小平车的,推独轮车的,开小四轮的,各色菜贩子们走马灯一样你来我往,简直和赶集上会没什么区别。也难怪,自从今年春上城管部门取缔了就近的菜市场,家属院的人若想买菜,须得跑到300米之外的一个蔬菜集散地。当然谈不上方便。如此,倒是活跃了这些腿脚长的菜贩子。问题是,这是县工商银行的家属院住宅小区,又不是出入自由的蔬菜市场!

  老丁看到几个人买好豆腐,一个个离去。

  老丁看到更多的人手持盘、碗之类,从各个单元门里探头出来。

  然后,老丁看到了马鸣。

  三年前,马鸣在老丁的村子里下过乡,当时,老丁刚刚过罢43岁的生日。初次见面,马鸣对老丁说:“您老人家高寿?”其实,老丁和白白胖胖的马鸣同岁。由此可见,老丁不独是精瘦,他的面相具有多么大的欺骗性!

  这是一栋拥有20岁龄的老楼房了,拢共住着三十余户人家,而且,大部分是退休下来的老头老太太。至于工商银行后来修起的24层高的住宅楼房,老丁倒是大老远嘹过一眼。是在去年初冬,马鸣找到老丁,问他愿不愿意到他们单位的家属院当门卫。老丁还没有说话呢,婆娘倒抢先应承下来。来到县城后,马鸣远远儿指着那栋最高个子的灰色楼房,对老丁说:看啊,那就是我们单位的住宅楼。结果呢,需要门卫的并不是那栋气派十足的高层建筑,而是这栋毫不起眼的老楼。这样,反倒对了老丁的脾性,他觉得,如果让他守护那栋高层住宅楼房,他会眼晕,他会整天不舒服。

  站在大门口,老丁想,家里的秋庄稼应该都拾掇好了吧,那么,婆娘来县城,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这时候,一个骑着三轮车,满载红红绿绿白白黑黑各种蔬菜的年轻女人,一路“嘎吱嘎吱”呻吟着过来,门卫老丁刚把手抬了抬,还没等他开口呢,不料,这女人先自挨过打般尖叫起来:“卖豆腐的可以进去,我就不行吗?”很快再补充一句:“你忘了,昨天我可给过你一大把葱呢,你这个人……”

  马鸣已经打好豆腐,听到动静扭头过来,先扫一眼恼悻悻推车往进走的年轻女人,又看一下身旁时,忽然惊叫起来:“这个老丁真是不简单,你们看啊,他不哼不哈的一个来月时间,就把‘贝贝’的肚子搞大了。”

  话音声中,几个老头老太太笑了,一律把脸面以及善意的眼神儿交给老丁。

  虽然事实并非如此,门卫老丁还是被窘得面皮红了。

  “贝贝”就是那条亲昵在马鸣腿边的狐狸犬。

  显然,这是一条走丢或者干脆就是被人遗弃的狐狸犬。月余前的一个早晨,老丁拾掇地下室过道的一堆破纸箱,拾掇着拾掇着,这条狐狸犬一下子就从纸箱里面跳出来,着实把老丁唬了一大跳。“贝贝”以前叫什么名字大家都不知道,但就在“贝贝”落户到门卫室后的第二天,院子里的一个孩子随口称呼了一声“贝贝”,此后,这条狐狸犬便就有了名字。狐狸犬自己好像也认可了,每听得有人叫“贝贝”,便欢天喜地、摇头晃脑地应诺。

  正自胡思乱想的当儿,又一个面相粗糙黢黑,身体肥胖得有些夸张的中年女人,“吭哧吭哧”大喘着,吃力推着满满当当一平车红薯,迟迟疑疑停顿在大门口。下意识地,老丁第三次把胳臂抬起来,他正想把这个女人轰走时,嘴巴由不得咧一咧,愕然睁大眼睛。这个中年女人居然是他的婆娘翠香。

  实际上,当初收留下“贝贝”时,老丁还没有觉出“贝贝”的好。不过,有一点老丁倒是相信,人和人相处得讲究缘分,那么,人和小动物之间,是不是也存在着缘分呢,不然,“贝贝”遇到的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他?

  老丁当初把“贝贝”从地下室带出来时,并不能看清楚“贝贝”皮毛的真正颜色。在此之前,仲秋的一场透雨,不歇气地下了一日两夜,旁的就不说了,“贝贝”浑身的毛发被泥水结实粘连在一处,看上去,活脱脱就像披着一身坚硬的铠甲。老丁由此推断,“贝贝”应该是前天或者昨晚避难到此的。

  打来一盆温吞吞的水,而且抓进去一把洗衣粉。等到老丁细微把“贝贝”洗出来后,很快,“贝贝”就由一只脏里吧唧的逃难狗,变成乖巧、伶俐、讨人喜欢的骄傲公主。

  这条尺把大的狐狸犬,不大的尾巴时常蜷曲在后背上,厚密而长长的毛发居然是金黄颜色的,显得十分的高贵、雍容,两只尖小的耳朵,不显山不露水地玲珑在脑壳两侧的毛际之中,眼睛倒是纯真无辜的,任是打量谁,或者任是谁挑逗她吧,都是一样。又是,这只狐狸犬并非寻常地走路,要么活泛平稳地一溜小跑,长长的毛发看起来竟似水一般微波轻拂,要么就是前蹄后腿齐起齐落地蹦跳前行,把金黄色的毛发舒展蓬松得像一块毛茸茸的毯子,跳舞也似煞是好看。如此,满院子的老头老太太们,还有就是几个上学的娃儿们,哪里有不喜欢“贝贝”的道理?

分享:
 
更多关于“讨活(短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