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萧何后十年


□ 杨闻宇

  杨闻宇
  一九四三年生于关中乡村,一九六四年入西北大学读书,一九七〇年从戎于祖国西北,为兰州军区创作室专业作家,系中国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和报告文学集十余部,作品入选近百家选本并获奖。退休后移居于青岛海滨。
  
  李白在《猛虎行》里写道:“朝过博浪沙,暮入淮阴市;张良未遇韩信贫,刘项存亡在两臣。”实际上,“汉初三杰”首先是萧何,张良、韩信是列于其后的。《史记》里有这样的记述:
  
  汉五年(前二〇二年),既杀项羽,定天下,论功行封。群臣争功,岁余功不决。高祖以萧何功最盛,封为剑侯,所食邑多。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坚执锐,多者百余战,少者数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今萧何未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不战,顾反居臣等上,何也?”高帝曰:“诸君知猎乎?”曰:“知之。”“知猎狗乎?”曰:“知之。”高帝曰:“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功人也。且诸君独以身随我,多者两三人;今萧何举宗数十人皆随我,功不可忘也。”
  
  刘邦高屋建瓴这样一比喻,群臣们面面相觑,没一个敢吭声了。一群猎犬,跑得再快,哪有资格和“发踪指示”它们的猎人相比高下呢!
  作为共事的乡党,萧何当初的地位略高一些,可他一眼就认准了“为布衣时”的刘邦,经常袒护着这个有点流氓习气的“亭长”;刘邦去咸阳服差役时,县吏们都赞助这穷小子三百钱,惟有萧何资助五百钱。秦朝的御史到郡里检查工作,政绩考核中萧何名列榜首,御史打算回朝后荐举、征调他,委以要职,“何固请,得毋行”——暴秦已经是行将引爆的火药桶了,萧何是避之惟恐不及哩。刘邦被推为沛公起兵造反,萧何紧紧地跟定刘邦,将带火的箭镞勇猛地射向秦王朝。汉三年(前二〇〇年),刘邦和项羽对峙,萧何将自己的子侄兄弟凡是能打仗的人全部送到军中效力,这就是刘邦所称道的“今萧何举宗数十人皆随我”。其死心塌地跟定刘邦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萧何的目光是廓大而深远的,他不仅仅预见到未来的天下是刘邦的,而且以实际行动全力以赴地帮助刘邦来实现统一天下的终极目标。沛公打到咸阳,将领们争先恐后地闯进府库抢夺金银财宝,惟有萧何先入秦宫,保护下秦朝的文书档案及律令、图书之类。嗣后,沛公对全国的军事要塞、地形山川、经济现状、人口分布了若指掌,全得力于萧何所收拢保护下的这些资料。著名的“三杰”之一韩信,是萧何这个独具慧眼的“伯乐”发现、追回并竭尽全力推荐给刘邦的,《史记·淮阴侯》对此有相当生动的记述。要说“功狗”,韩信是一群猎犬中领头的最为矫捷的一条;“萧何月下追韩信”,是他从月地里领回了这条大不寻常的猎犬,以后才有了刘邦逼刎项羽的巨大成功
  另外,关内侯鄂千秋面对汉王这样评价过萧何:汉与楚战斗五年,屡遭挫折,处于大后方的萧何不等陛下发诏令,就经常从关中征发兵卒补充前线部队,使陛下在兵力乏绝时多次获得数万士卒的增补,这不是雪里送炭吗。尤其与楚相持于荥阳时,萧何自关中转运供给,使汉军粮草从不缺乏。陛下虽多次兵败关东,而萧何一直稳守关中,成为汉军的牢固基地和强大后盾。这些,全都属于万世之功啊!萧何在排列位次中列为第一,这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呢。张良、韩信、陈平、曹参他们,自然是排在萧何之下了。
  
  历史巨轮的运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汉五年(前二〇二年)刘邦登基称帝,时势大改观,萧何于无形中从汉王的第一亲信迅即变成为汉王心里的一大隐患。这等角色转换有点儿像人在阳光下的影子。萧何依旧是萧何,他西边的身影,是投射在敌方心幕上的;日过正午(刘邦登基),这阴影愈缩愈短而渐渐地出现在东边,这东边阴影则是投射在刘邦心地上了,且又渐渐地越拉越长。这阴影之形成,非萧何个人所能左右,想抹掉它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阴影的存在既是一系列外部条件引发的,同时也是萧何自身不得不有的一连串作为推衍形成的,必然产生的——
  高祖十一年(公元前一九六年),阳夏侯陈豨据代郡反叛,刘邦决定御驾亲征,出征前夕,淮阴侯韩信佯称有病,不出面送行,实际上呢?韩信是与陈豨暗地里已经约好以为内应,联手推翻刘邦。“信乃谋与家臣夜诈诏赦诸官徒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部署已定,待豨报。”(《史记·淮阴侯》)此时的汉王朝,真有点内险外厄,岌岌可危。吕后得到密报,想处置韩信,但又担心将韩信召不进宫中(汉王出征他且不出面送行,吕后一个妇道人家,算什么呢)。聪明的吕后忽然想到这个韩信当初起步就是萧何引荐扶持的,于是,“乃与萧相国谋,诈令人从上所来,言豨已得死,列侯群臣皆贺。相国绐信曰:‘虽疾,强入贺。’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钟室。”韩信在等待陈豨厮杀或取胜的回报,想不到他的大恩人萧何却送来极为不幸的消息,装病而再拒绝入宫祝贺,这不是谋反密谋的自我摊牌吗?无可奈何,便上了吕后与萧何挽就的圈套。韩信墓在山西霍山,墓前有“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的联语。韩信少时穷得没饭吃,漂母怜而饭之,使韩信生存下来,最后在官高富贵得不能安生之时,又死在了吕后手上,漂母与吕后,“两妇人”决定了韩信的存亡。“生死一知己”指的是萧何,他早就知道韩信是“国士无双”的军事家,“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至于韩信后起的反叛之念以及入宫必死的最后收局,心细如发、目光如炬的萧何更是了如指掌。十个字统共不上五十划的这幅墓联,就这样简明扼要地概括了这位曾经统帅过千军万马的一代名将的终生。中国汉字的功力,直有神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