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目光


□ 韩美林


七月骄阳,排队上车的人挺多,我排第七个,再挨三四个人就能排到树影下。大家晒得汗流浃背,都羡慕排到树底下的人,因为起码凉快一大截子。
这是去门头沟方向的长途汽车,发车点是前门。
我们美术学院在风景优美的龙泉坞实习已一星期了,那儿有山有水,风景奇佳,极宜写生。我这是进城办事,完事后正要返回那里。
天气热归热,上车的人急归急,但今天排队的人有些怪——很少东张西望,时不时地都向前方看去……
我也好奇地跟着方向朝前望去。
原来前面排第一的是一个姑娘,不看人光看影就知道她站在这个队伍里是鹤立鸡群。她身着一件白色布拉吉,脚穿一双白色高跟鞋,胸脯挺起、仰头叉手,黑油油的一根大长辫子甩在后腰,这举止和风度不像天鹅也像仙鹤。那个时候去门头沟方向的都是些煤矿工人、菜农果农、钢厂职工,这种打扮的人很少上这个车。
她带了两个大包:一个大提包,鼓鼓的,另一个大网兜,也鼓鼓的,红红绿绿全是吃的东西。
我上车后坐在靠窗的第二排,她在第一排本来是一号座位,车上只有一二号座朝后面坐,不知她上车后怎么换了座……
人啊人,不管你是不是坏蛋或流氓,人要是长美了还真的惹眼儿,不瞒大家,我也看得愣神儿啦!
我估摸着她可能是文工团的,向西去有铁路文工团,可是到了二七礼堂她没有下;我又估摸着她是钢厂里的什么搞宣传的,可到了石景山她也没下车,模式口没下,金顶街没下,那她上哪儿去呢?其实,她上哪儿去我管得着吗?
在车上我看到她的半个脸,耳后的头发,真美。腮帮子像制出的鸡蛋白,鼻子是鼻子,眼儿是眼儿。我不由自主趁汽车暂停的时间掏出速写本画了起来……
前面第一排一个小伙子看我画她,把头一伸一伸的,看了我又看她,挑衅的眼光递给她,拍马屁一样的示意她“他在画你呢”!
几看几不看,弄得众人都看我,最后她也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我狠狠地朝那小子瞪了一眼,意思也是说,你管的哪门子闲事呢!
车到了城子,还没过桥,她先站起来准备下车的样子。我疑惑:我不下你也不下,我下你也下!到城子下不是去琉璃渠就是去龙泉坞,别的没处去呀!
她下车了,我随后也下了车,下车向右拐去龙泉坞,她真的向右拐了……
龙泉坞离这里足足有五六里路,路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她背着两个包在前,有些吃力,我走在后面,只背着一个画夹子。
沿河向西走去。因为这儿风景太美,我的眼神儿就不够用了。然而,她的婀娜身影却不时将我的眼神给拉回来。
永定河水清澈见底,河床上是一层鹅卵石,大的像群象,小的像群羊,被河水冲刷得圆溜溜,一尘不染。河的对面是一排青青的大山,伟岸而又挺拔。再向西望去,一条又高又长的铁路大桥从山与河上方直插过去。当火车驶过,在满天通红的夕阳里,这声音、这气派、这云、这雾、这山、这烟,真不知是天上人间还是人间天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