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落日低悬


□ 丁伯刚

1
那天一切很平常。那天是元旦。元旦前两天,谢玉学带着他三岁的儿子斗笠在街头散步,遇到初中同学武常,武常说我正要找你,趁这个假期我们到巨石涧走走怎么样。巨石涧是歌珊县郊一处尚未开发的风景区,山水秀美,又未遭人为破坏,报纸上曾有过专门介绍。武常清楚谢玉学忙,到了节假日更忙。武常说其实也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来去一个上午吧。武常已到过巨石涧多次,因为去得多,他还在涧中认识了一位看守山林的老人。武常说中午我们就在老曹的窝棚里用餐,自己动手弄菜弄饭,来一次野炊。
谢玉学就是在山林看守人老曹的窝棚里见到退休教师秦方志和李富荣夫妇的。事隔半年,谢玉学大致还能回忆起那位男教师秦方志的模样。秦老师六十开外年纪,身穿一件很长的羽绒衣,右肩头挎了点什么,对,挎的是照相机。四方的脸形有点往里凹,脸色白里透青,脸上的肌肉比较松弛,看人时喜欢把眼皮往四周拉开,目光不是透过眼镜片射出,而是从眼镜上沿拐出来。女教师李富荣留给人的印象则十分。模糊,身材和脸形都属于较胖较圆的那种,喜欢笑,似乎还烫着头发。当时武常、谢玉学一伙六七人围坐在窝棚旁边的场地上,抽烟喝茶吃桔子,边听老曹讲他的山林故事。老曹的侄子则提着武常从山下带来的米和莱到窝棚后面去准备午餐。老曹原系巨石涧垦殖场职工,一辈子开荒种茶,退休后又独自一人上山帮垦殖场看守山林,防火防盗,吃在窝棚睡在窝棚,没想一晃又是十几年时间。老曹说巨石涧是什么地方,是鬼打得人死的地方,除了野兔、山麂及苟合的男女,其他什么活的东西也看不到。前不久下大雪,有一对男女在山林中迷了路,还是他带着110警察在一处绝崖下找到的。
当时谁也没注意那位胖胖圆圆的女退休教师身上有何不正常之处。秦老师和他爱人李老师好像来过不只一趟。几十年前,秦方志夫妇在巨石涧垦殖场附属中学当老师,住处和老曹紧邻。秦方志为人实在,出身方面大概又有点问题,出来进去常受人欺负。老曹是巨石涧本地人,又大大小小当了点干部,在人前能说得上话。老曹有正义感,看不惯老实人受欺,据说在生活上曾给过秦方志夫妇许多帮助。秦方志夫妇一直记着早年那段情,不止一次利用休息时间爬到半山腰的窝棚探望老曹,每次来了都不空手。谢玉学亲眼看到李老师将鼓鼓囊囊一袋礼物塞到老曹手上,老曹也表现出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身子站也没站一下,接过礼物随手搁到一边。
谢玉学一口咬定,在那天的整个相处中,他和女退休教师李富荣自始至终没有过任何正面接触,也没说上一句话。谢玉学原本寡言少语,到了人多的场合,尤其当着陌生人的面,他的话会更少,而女教师李富荣同样不是话多的人。后来想到窝棚后背的那台土灶,灶膛中的熊熊大火,灶台上下忙碌的人,谢玉学略略迟疑了一下。不过即便是灶台边的谈话吧,那也是一伙忙碌的人在忙碌之余的七扯八拉。他们当时说到了什么?对了,他们曾说到味精。老曹的侄子炒菜时忘了放味精。有一个人说味精不放也罢,味精吃多了对身体没好处,他有一个熟人某某,家里从来不吃味精的。谢玉学那天一直隐隐的有点胃痛。灶下暖和,他就蹲在那里塞柴火。他接过话头,说他家就从没吃过味精,不过他们并非出于饮食上的讲究,他们是根本没意识到炒菜时还应该放味精。谢玉学的话引来众人一阵哄笑。在哄笑中,李富荣似乎多看了他几眼。因为大家都被他的话逗笑了,有人多看他几眼是很正常的,他没有在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收获》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收获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