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偶的森林


□ 饺子妹妹

  小木偶是木偶剧团的一个演员。他每天都要背诵大段的台词,根据剧情发展,他还必须向观众鞠躬或者对别的木偶抬起一条腿。他的手上和脚上都有很多细细的丝线拴着——甚至脖子上和嘴角,总之每个关节上几乎都有细线——在这些线的另一端被一双手操控着,在每一幕的悲欢里小木偶演得都不是很投入,他很懒散地伸出胳膊然后张着嘴巴,在悲情的故事里他无法引出观众伤感的泪水,而总是在关键的时候下巴脱臼,惹得看客笑翻场,让导演气得吹胡子,使别的木偶没法接台词。在喜剧里他也并没有做个称职的小丑而哄得观众轻松快乐地哈哈大笑,恰恰相反,在该逗笑的片断里总有观众攥着一块手帕,伤心地看着小木偶低泣着说:“多么可怜的孩子啊!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满身的木块都要散架了,他自己还傻笑呢……”这些事情都让后台的大管家伤透了脑筋。其实对于小木偶来说,无论从多高的地方掉下来他也不会疼,不过他依然总是把对应的台词说得颠三倒四,剧情表演得乱七八糟,这遭到了很多严厉的批评和无情的嘲笑:“木头脑袋!”
  小木偶并没因此受到伤害,他没有为这事儿难过,他想了想,觉得这话也没错,他整个身体本来就是木头做的,何况脑袋,不过奇怪的是,他的脑袋可以感觉到忧愁和疼痛,不是在导演不满的时候,不是在观众嘲笑的时候,不是另一个木偶对他流下泪水的时候,更不是当他摔下来的时候,而是当他的关节被那些细密的丝线牵制,当他不情愿地转身然后说出一句可耻的台词,或者被迫地向观众招手微笑的时候……他很想挣脱那些线,有几次他试了试,在漆黑的深夜里,他甚至抓起了剪刀,但是他不知道那样会带给他什么样的结局,他想到比做一只小木偶更可怜的事情是做一只残废了的小木偶……他忽然失去了全部的勇气。他垂下了小脑袋,就这样度过了长夜,直到天亮。
  小木偶有一个显赫的家族,他的爷爷曾是一棵高大威猛的榆树,而他的爸爸是一艘军舰上的船板——想起自己的出身,小木偶是分外骄傲的,这样算来他绝对是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他多想像他的祖辈们一样,做一块他认为有意义的木头,比如做一个身兼要职的门,比如做一个气质高贵的根雕艺术,做一个花篮,哪怕做一个女孩子用的茶杯也好啊……小木偶做着白日梦,然后他又忽然伤感起来,他知道那些都是不可能的了,他今生只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木偶,因此心情潮湿。
  新一幕又拉开了。演员各就各位。小木偶在后台磨磨蹭蹭地不肯出来,他很不喜欢演戏。可是根据剧情的需要,他还是被一双手提了出来,镁光灯打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他就必须十分搞怪又十分悲凉地嚎那么一嗓子,在场中央七扭八扭地挣扎一阵,然后倒地装昏迷。这样做的原因他也没办法解释,这都是导演的安排!然而接下来别的木偶的对白是那样地冗长,所有的音乐伴奏都显得格外拖沓,小木偶幻想着他是一块干净的原木,没有脸上这些扭曲的油彩和表情,在风里他细数自己的纹理,森林才是他的家,在那里他生命的气质与结构都得到了理解和尊重。他没有这些线的操纵和纠缠,他的激越与惆怅都不必有观众的嘲笑或喝彩,他在自己的心情里愉快和感伤,而不是在别人的故事里说颠三倒四的胡话……想到这里,他甚至愿意抛弃木头的本质,而宁愿做一年一生的小草,被风吹着,被雨浇着,被阳光晒着,在旷野中愉快自由地绿着。这样想时,他以为他真变成了小草,甚至还赶在秋风吹来之前开出了一朵小花,瘦瘦的淡黄色的花瓣被风吹走了一片、两片、三片……他也情愿。他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他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踏实安稳过。然后就打起了呼噜,均匀的声音顺着舞台上的扩音喇叭传遍了剧场的每个角落,观众开始寻找这是哪来的奇怪的声响,然后发现了睡着了的小木偶。导演暴跳如雷——这不符合他的安排。其他的木偶在后台窃窃私语,观众中开始有哄笑和倒掌,大幕被缓缓地拉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学生百科·阅读与写作》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