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愿我们最终取悦的是自己


  

  时光和夹竹桃,都成了美好的事

  很多女生在少女时期,都曾花痴一样地幻想过,有天能遇见一个男生,然后心甘情愿地为他洗手做羹汤。幻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分清楚葱和蒜是另外一回事。

  我的外婆告诉我的妈妈,女人一定要贤良淑德,家务活做好了,才不会被人看笑话。我妈却告诉我,你那双手怎能浪费在这些琐碎小事上?所以,不懂做家务,不能完全怪我。

  外婆为这事跟我妈闹别扭,她说,女孩子不会做饭不会收拾房间,将来怎么嫁得出去?我妈回她,有什么关系,以后请保姆就是。

  我坐在书房里,窗外的夹竹桃不知什么时候开出了第一朵花,有风从窗口溜进来。客厅里,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正在为我斗智斗勇。

  很多年后,那一刻的时光和夹竹桃,都成了美好的事。

  特别想念那个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家

  我出生在北方小城,家里住的是老式公寓楼,80多平的两室一厅。

  小时候,我对家的概念是每个傍晚时分,我爸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电视,我在旁边玩积木,而我妈在厨房与锅碗瓢盆为舞。她总是抱怨我爸不去搭把手,可我爸真要进了厨房,不到三分钟就会被赶出来。

  我妈是标准的家庭主妇。有她在,家里总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衣服按季节分类,被子被叠成标准的“豆腐块”。卫生间里,我妈的护肤品,我爸的刮胡刀长年累月地各司其职。来过家里的每一个客人,都对我妈的收纳能力叹为观止。

  18岁前,我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

  高三下学期,我陷入恐慌的情绪里。很容易烦躁,也很容易崩溃。有天下了晚自习,我和闺蜜谷莉莉走出校门,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她像个诗人突然来了灵感,欢呼雀跃地说,要不我们搬出来住吧?租个房子,一起温习功课怎么样?

  我听着,心里像是突然有了一道光。可是父母会同意吗?谷莉莉笑着说,放心吧,这可是高三,谁敢让高考生的心里不痛快?谷莉莉说得没错。爸妈在震惊、愤怒以及不解等各种复杂的情绪过后,终究还是妥协了。

  我和谷莉莉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公寓,一本正经地不肯让父母前来打扰。搬出来的第一个晚上,两人兴奋得睡不着,躲在被窝里一笔一画地规划未来和远方。也许是压抑的情绪得到释放,我俩月考成绩都前进了一大截,父母总算松了口气。

  可这样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太久。有天上完晚自习回来,推开房门,看到床头乱糟糟的衣服,皱巴巴缩在一角的棉被,我突然特别想念那个被我妈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家。也是在那天晚上,谷莉莉半夜起来吃泡面,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说,怎么办,好想吃我妈烧的糖醋排骨。我忍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那一刻崩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女报时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女报时尚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