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耳河畔的又一个春天(散文·外一篇)


□ 王剑冰

  文 王剑冰

  那个时候不知怎么了,都想着要把天下让给别人,而别人还不大乐意。不像后来人,别说让了,都是使尽各种办法占有天下。许由就唯恐这项大任落在自己头上,许由的智慧还是能够担此大任的,但许由不愿意跟人打打斗斗的,许由喜欢自己一个人清净,他心里透亮得很,所以尧一说禅位给他他跑得比谁都快,以至于路途借住时还被人偷了一顶很不错的皮帽。许由如此更像一介农夫了,皮帽子和天下都是身外的,惟有自由是自己的。

  箕山与嵩山相照,属于深山了,车子一路上迂回腾挪,山峰障眼,丘陵绊路,林木稀疏,野草蓬茸。当地朋友说,以前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林木,大炼钢铁时绘毁了。箕山不仅有许由,巢父、伯益也都隐居于此。后来唐王绩有诗:“家住箕山下,门临颍水滨,不知今有汉,惟言昔避秦。”这里似乎成了避乱逍遥的好地方。

  许由在一片山坡上盖起了房子,当起了自己的王。田地每年开花,许由看着那些花心里纷然,秋后结了果,许由去摘自己的收获。有人发现了许由,找到他的时候,许由已经是一个地道的农人了,他再不是那个戴着皮帽子,穿着长衫子给尧舜讲天下的老师。来人说了,尧要把九州长给许由去做,要说九州长是比这几亩田地好多了,不用费劲下力,一张口手下跑得比什么都快,多少人想这等好事还捞不着呢。许由是什么人?直恨怎么长了两只耳朵,让这样的话进去了,许由赶忙蹲在了水旁,不停地洗自己的耳朵。来人一看感觉许由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跑走的时候许由还在那里洗耳朵,水清凉地进去又出来,如此循环往复,一切又是清清亮亮的了,风还是乡野里带有各种啁啾和馨香的风。许由看着那条水,洗掉的已经流走了。

  我来的时候,世上已经过去了数千年。地上漫了水,一片湿洇洇的,沾了一脚的泥。乡野的味道灌得满胸腹都是。车子早进不去,山坡旁逸一条小路,路旁长满了野酸枣,一个老农正在堵水,看到我们,说来了啊,水漫了。我问这是哪里来的水,就听到了那个迷人的名字。老农是说,洗耳河。他说的那么随便,看着我惊讶的神情,似疑问这不是洗耳河吗?俺从小就叫洗耳河,我说是呀,洗耳河,你知道怎么来的吗?那还用说,许由当年为了浇地从颍水引来的,听了不愿听的话,就洗自己的耳朵。我相信了这条水,老农说,以前水大,现在不成样子了。水绕着山盘旋而下,消失在了山弯那边。水前不远有一片屋子,却是显出了古老,说古老是因为屋子周围有那些老树,树长弯了长残了,多是老槐,生长得不快,一棵树竟然长在了房子里。当年许由比这个住的还要简陋,许由是知足的。

  进到房子里,竟然看到一张许由的像。早先见过许由壮年的画像,俊朗慈善,这张老年的似乎更像一些,光着头,帽子被人偷了,就再也不戴,袒着胸,赤着脚,一副如来姿态。实际上如来还是讲究的,并且劳神的,许由则完全一个仙人。画像前有香炉,隐居到这样的荒僻之地,还是被人烧香拜了祖,一定不是许由的所愿。许由生儿育女,倒是弄得人丁兴旺,形成一个村子就叫了许由村。又慢慢形成一个许国,这是许由没有想到的。而成了国家又发生了争斗,许国也不知其果了,这也是许由没有想到的。一间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小女孩,手里三两下就有了一把野菊。想问问她姓什么,女孩用花挡住一只眼睛不说话,另一只眼睛闪出羞来。老农说,她不姓许,她是外来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