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与自然遗产不是拿来吃的


□ 刘心武


有人告诉我,温榆河将开发为新的旅游区,我听了心里阵阵发紧。温榆河发源于北京西北郊,迤逦流经北郊和东郊,最后在通州与大运河汇合。我从2000年起,在温榆河畔一乡村里辟了一间书房,命名为温榆斋,还在《北京晚报》上开了个《温榆斋随笔》的专栏。我喜欢温榆河,它很平常,不具备什么奇瑰绮丽的景观,名气不大,以往一直不被人注意。我常到温榆河畔散步,画水彩写生。我特别喜欢它的周边另一条比它窄的小河两岸的野生植被。其实也没有什么珍稀物种,无非是一般的野酸枣、野榆、野柳,以及芦苇、蒲草、大蓟、牛蒡什么的,但是在北京郊区日益城市化的进程中,像这样的处于五环路与六环路之间的具有野生生态的绿团,实在已经是凤毛麟角。
文化与自然遗产不是拿来吃的图片1
温榆河近年名气渐大,因为它的一部分河段离天竺空港很近,却被污染得很厉害,夏天常蒸腾出股股恶臭,从国门沿高速公路进入北京的人士,车过温榆河桥时会觉得极其不雅,由此治理温榆河的呼声越来越高,报纸上也公布了治理方案,看了很令人鼓舞。前几天我还去过温榆河畔,遗憾的是,河水还是灰蓝色,仍散发出阵阵闷臭,不知为什么治理的喇叭吹得那么响,而效果的显示却如此迟慢。
河水变清的前景毕竟存在,我可以耐心等待。却忽然有人告诉我,此河尚未变清,已经有人将其视为了一棵新的摇钱树。摇钱的方式就是开发,开发为一个新的旅游点,所有的自然野生植被都将被刈除,而以人工栽种的草坪花圃来取代,岸上将盖起游乐场及旅店餐馆商店,河里将开展摩托艇托举降落伞等娱乐项目。而开发的形式,很可能又是承包给个人,那投资的个人,很可能又是一个谋取利益最大化而又与高雅文化无缘的暴发户,他很可能在河边盖些粗糙的仿西洋建筑,引进些收租金的洋快餐店,岸上竖起些“八爪章鱼”式的电动游戏器,在河里放些造型蠢笨的龙头船或鹅头船租给游客,他会很得意,自以为他造福一方,而且很时髦,很有面子。
唉,我亲爱的温榆河,但愿这开发的消息是个谣言。我可爱的北京,你就不能多留下些温榆河这样的具有野生景观的绿团,不去触动它,让它静静地充当城市的肺泡,保持一派童贞么?
温榆河毕竟是小菜一碟。吃了也就吃了。
温州永嘉县的朋友来电话,邀我再游楠溪江。十年前,与一群文化界朋友应邀游过楠溪江,留下的印象真是十分美好,有如梦如幻的感觉。楠溪江景区水美,山美,最美是沿江的滩涂,丛生的灌木、芦蒲、野草与自然的沙砾构成一首抒情长诗。我们去时,整个滩涂保持着完整的状态,当那些不是为旅游者展示,而是还实际起着运输作用的舴艋舟沿溪划动,与滩涂动静结合,构成了活生生的中国古典绘画长卷。
但是,听说近年来楠溪江开发旅游,“不得不占据一些滩涂来建造旅游设施”,而且所开展的旅游娱乐项目里,有水上打靶等游戏,我就不大愿意旧地重游了。但愿有关的消息是误传。可是我实在不愿让心里如诗的印象,被花花绿绿、闹闹嚷嚷的“旅游盛况”荼毒。
文化与自然遗产不是拿来吃的图片2
遇真宫主殿的废墟
2003年1月19日,武当山遇真宫主殿突发大火,灰飞烟灭,周边文物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遇真宫是明朝永乐皇帝专门为武当拳创始人张三丰建造的,至今已有近600年历史。

真的,我现在一听到对某某自然区域“开发旅游”,就总是心儿突突地跳,握拳的手心里冒汗。
原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楠溪江,如今也被端到旅游宴席上,让人吃个痛快了。但楠溪江毕竟还没有被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单,充其量也只是“中菜一碟”。
中国目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核批准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单的地方已经近30处,此外还有若干“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昆曲等。这些遗产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人类。保护这些遗产的意义不仅是珍惜祖先给我们留下的宝贝,也是对全人类承担着神圣的责任。
这些文化和自然遗产中,有的早已成为旅游胜地,全国和世界各地的游客通过参观游览,能够领略到中国传统文化与绮丽的自然生态之美,这两种美往往在一个地方交融得非常之充分,不仅令人心旷神怡,也能引出许多悠远深刻的联想。
保护这些遗产与开放其为旅游景点,这二者之间是有矛盾的。封闭性保护省事,却使遗产失去了文化熏陶与传播的功能。对一般旅游者开放,则面临许多的风险,一是旅游者中总会有些人不知爱惜,如在禁止使用闪光灯的殿堂里用闪光灯拍照,在树木山石上乱刻乱画“到此一游”之类的话语,甚至还有更可怕的破坏性行为;即使所有的游客都能遵守有关参观规定,在旅游旺季由于难以控制客流量,也可能派生出严重的“集体无意识破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