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庞贝废墟随想


□ 肖 凤

(一)
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驱车向南,我尽情地饱览着第勒尼安海沿岸的美丽风光。行进了一会儿之后,宝石蓝色的海水忽然不见了。而在左侧的窗外,有一脉深蓝色的山峦,显现了出来。它离公路很近,连绵不断,线条柔和。而这条柔和的曲线,竟然就是威力无比的维苏威火山。
在庞贝遗迹的外面,站着一位当地的女士。她的个头中等偏高,年龄介乎在中年与老年之间,一头灰白色的浓密卷发,包裹着肤色黝黑的面庞,我端详着她的气质,觉得她像极了吉卜赛艺人。然而她不是。原来这位女士,就是引领着我们参观,并为我们解说的专业导游。
庞贝古城的地势,比路面略高,它的周围,有一条深深的沟壑。连接今天的城市与古城庞贝的,是一条栈桥。这条栈桥跨越在沟壑之上,有一定的坡度。如果想进入庞贝,必须从栈桥的这一端走向栈桥的那一端。
于是,我和我的同伴们,就跟随着这位女士,走过了这条悬空的栈桥,终于进入了神秘的古城——庞贝。

(二)
早在若干年前,我就对“人定胜天”这四个字产生了疑问。不过只能默默地想,没有胆量说出来。今天,当我漫步在庞贝遗迹的大街小巷之中,尤其是当我看见了几座人体化石的时候,我对上面提到的那四个字,就产生了更大的怀疑。
庞贝城始建于公元前八世纪。那时候,它是一座背山面海的繁荣城市,它的城边就是第勒尼安海。不过现在,海已经退到很远的距离去了。
可是,在公元七十九年,维苏威火山突然爆发,燃烧的熔岩与漫天的火山灰,倾泻而下。幸亏庞培城离火山口较远,只被火山灰淹没,它的遗迹才保存了下来。而座落在维苏威脚下的斯拉比埃和赫尔库纳姆两个小镇,就被熔岩、火山灰以及同时爆发的大雨、山洪和泥石流彻底毁灭,一点儿遗迹也没有留下。
我站在庞贝城里,举目四望,看见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断壁残垣。纵横交错的建筑物残骸告诉我,在公元七十九年以前,庞贝是座很活跃的城市。它的街道很多也很齐整,有大街有小巷,东西南北贯通,很像北京的胡同。路面都用石块铺就,为了行人过街方便,马路中间还安放着浑圆的扁平大石头,这些石头的作用相当于今天的过街天桥,我姑且称它们为“过街地桥”吧。
在城市的西南,有一个很大的民主广场,是市民们集会和发表意见的地方,这是欧洲古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典型表现。
它的商业也很发达,有菜市场,有海鲜市场,有酒吧,还有其他的商店。巷子里,鳞次栉比地,一家挨着一家,都是大小商人们的住宅。最富有的一座家庭宅邸,规模宏大,除了居室之外,有前花园和后花园,有浴室,有卫生间,有酒窖,有铜雕的神像,甚至还有一个家庭戏园,专门请演员们来家里演出,相当于中国达官贵人的唱堂会。
而维苏威火山的爆发,把这一切都破坏了,使这座活跃的城市,在两天之内,就变成了死寂的废墟。它一直被埋葬在火山灰下,达十七个世纪之久。直到一七四八年,由于一位农民的偶然发现,才让考古学家们注意到它,将它发掘出来,使这些断壁残垣重见天日。
然而,最令我震撼的,倒不是它的建筑物,而是几座人体化石。一位老人,一个奴隶,他们躺在地上,四肢痉挛,痛苦地挣扎着。还有一位孕妇,双膝跪在地上,举手向天,无望地作最后的祈祷,希望得到救助而不可能得到救助。他们就以这样的姿势,离开了人世。他们都是庞贝城里的平民百姓,维苏威火山的烈焰,使他们在顷刻之间,就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化石。如今,那位老人和那位奴隶的化石,分别放在矩形的玻璃柜子里,供来者参观;而那名孕妇的化石,则被陈列在一堆考古发掘物之间。
我站在这几尊人体化石面前,感觉到浑身上下都在颤栗。在威严的大自然面前,活生生的人体,是如此地脆弱和不堪一击。

(三)
走出庞贝古城,时间已近黄昏。这时的维苏威火山,又出现在了车窗的右侧,颜色显得更深了。我望着它想,就是这座外表柔和的山,不仅在公元一世纪毁掉了庞贝和另外的两座小城,一千五百年之后,又在一六三一年再次爆发,吞噬了将近两万人的生命。虽然现在它的上面建有世界上最大的火山观测所,但是谁又能够预料,它什么时候还要爆发呢?
大自然的威力,仿佛是难以抗拒的。
人类文明经过了两千年的进步,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科学最发达的美国,“卡特里娜”飓风引起的海啸,仍然把新奥尔良市破坏得百孔千疮。在东南亚,接二连三发生的台风、海啸和地震,已经把有的岛屿吞进了大海,并继续摧毁着平民百姓的性命和家园。
在我国,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造成了几十万同胞的死亡。在今天,台风、地震、山洪、泥石流等,也时有发生。
人类没有触犯它,它偶然还要发怒。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