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鱼人,娱己


观赏鱼中兰寿和锦鲤算是极品了。一尾好的锦鲤,价值低则几千,高则几十万元人民币。一万条金鱼苗里可能只有一条价值几千,而其他可能一元都不到。一条好的兰寿鱼可能前后百年都再也见不到。一尾美丽锦鲤的炼成必然是经由初生时的万里挑一到长达几十年的心血投入,方显出独特的审美情趣。
  
  每个资深兰寿玩家都是在无数金鱼的尸骸上炼成的
  
  也许一万条鱼苗里只有一条价值几千,而其他可能一元都不到。因此,一条好鱼的培养,需要无尽的耐心和艰难的取舍。
  世人都晓金鱼好,只是价格受不了;
  今天瞧完明天看,最终被人买去了。
  世人都晓金鱼好,只是红颜命薄了;
  一时肠炎一时病,呜呼一声上天了。
  世人都晓金鱼好,只是下药太多了,
  下完铜药又放盐, 一场折腾鱼去了。
  世人都晓金鱼好,只是自己屋太小,
  三四五六七个缸,河东狮吼妻怒了。
  ——鱼友西西弗斯着金鱼版《好了歌》
  
  郊外租地养兰寿
  
  每个周末早上,多数人还在梦中流连或是夜蒲刚归时,天山雪已经扛着农具,哼着歌往北京郊区去了,而他的这片市外桃源里养育的不是庄稼蔬菜,而是数条兰寿金鱼。
  兰寿金鱼,相传是明代由中国的泉州传入日本大阪,经过长期改良选育后又传回中国的,它头瘤发达,弯背短尾,由于体态匀称游姿优美,花色美丽,被许多金鱼玩家誉为“金鱼之王”。
  不少玩家的金鱼缘都是小时候结下的,天山雪也不例外。小时候,他整天没事就蹲在鱼市,听那些卖鱼的吹牛。
  那会子,摆摊儿的很多,一个板凳儿几个瓦盆儿,就是一个鱼摊儿,周围一圈儿人在那侃大山。
  由于当时能见到的金鱼品种不多,“金鱼佬”们总会吹嘘自己见多识广,说起鱼来就像说书似的。
  一条蓝龙睛鱼,也可以说得口水横飞:眼睛如何像算盘珠儿,身材如何匀称,尾如何轻薄如蝉翼,蓝的肚皮底下也是不见一丝儿白,要是放到白瓷盆儿里,一下子就能把整个儿盆儿给映蓝了。
  故事听得多了,也偷了不少师,养鱼的兴趣自然越来越大。天山雪八九岁的时候,便用一个花盆儿,繁殖了人生中的第一胎小金鱼。
  上学停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工作后,他又把兴趣捡了起来。随着家里养的鱼子鱼孙越来越多,他的书房慢慢变成了鱼房。
  当鱼房也堆不下时,他在北京市郊发掘出了一块世外桃源。四四方方的鱼池,遮阳的半透明棚,全都是自己一点点建起来的。为了喂鱼,他还租了个两亩的鱼坑来养鱼虫。两三年来,每逢周末他便做起了渔夫,赤脚享受鱼儿和山野带来的乐趣。
  有不少人会奇怪,鱼这玩意儿既不会叫也不能跑,养着到底有什么乐趣?
  “也许是性格的关系吧,我不喜欢乱哄哄的环境,而养鱼使我心神宁静。看着它们喂食时争先恐后地游过来,吧嗒着小嘴、呼扇着双鳍的可爱模样,就足以让我从周而复始的疲惫中解脱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