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知耻而后勇


□ 张笑天

知耻而后勇
张笑天

穷光荣还差三个月届满,他在不适当的时候倒下了,不是通常人们猜测的那种倒法,他虽然窝窝囊囊,却是个手脚干净的县委书记。他得了肝癌,一发现就是晚期,肝昏迷倒在了县财政局局长室里,凌晨两点。发病的地方蹊跷,时间也令人画魂。
只有同行明白,这不是年终岁尾了吗?他和财神爷躲在角落里在盘点,这一年下来,是亏是赢?GDP比上年提高了几个百分点?恐怕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四十万人口的山区小县里,没有比穷光荣更关注的了,怎样向上报,报多少,挤出多少水分,看不看左邻右舍,这可是大事,关系民生,更关系他的升迁,对于靠政绩说话的干部来说,再愚笨的人也心知肚明。
可以肯定,穷光荣又因为纠缠在那些讨厌的数字里苦恼着,谁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无生命的阿拉伯数字能搭成天梯送你上云端,那些如同蠕动的虫子一样的数字啃噬着你,也能把你似锦的前程咬得百孔千疮。
想起穷光荣的外号,我总是忍不住想乐。这外号起自何年何月,何人所起,无可考。但我仿佛听说,是在一次省委扩大会议上,李永久叫苦不迭的小组发言,惹恼了主管农业的省委副书记,他半贬斥半开玩笑地说:你李永久永远哭穷,你唯一的本事是哭穷,怕露富。却不料李永久不急也不恼,嘻嘻地笑着回答说:谁有脂粉不往脸上拍,而往屁股上抹呀?没辙呀,真穷啊,揭不开锅了。书记便说:穷还有理?下次再来省里开会,也换件像样的衣服,别这么穷嗖嗖的,这不是穷光荣那年月了!穷光荣来得更快:这不是和戴着国家级贫困县帽子的形象相匹配嘛。
人们望着他那身灰不唧的老式中山装,还有耷拉着帽沿、油渍渍的解放帽,不禁哈哈大笑,虽无恶意,也绝不是赞美,穷光荣心里明白。

从那以后,李永久别的没捞下,捞了个穷光荣的绰号,当官的这么叫,连老百姓人前背后也叫,难得的是他并不反感,嘿嘿一乐而已。
穷光荣给人的印象是窝囊,用张百姓的话说,没刚性,不管什么会,他从不抢先发言,也不表功,永远甘居下游。如果领导点将,他还是嘿嘿一乐:穷县一没经验二没钱,取经、取经。
照说,县太爷在方圆几千公里的山里山外,也是西山一跺脚东山头乱颤的主儿。可穷光荣生性窝囊,县里干部们恨铁不成钢,背地里说他是一摊稀屎扶不上墙,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话传到他耳朵里,他还是嘿嘿一乐了事,他不仅没有官威,似乎更是个没什么自尊的人。
我也看不起他。我没同他共过事,作为邻县的县长,去年,在为期三个月的省委党校“科学发展观”学习班上同过学,那也是年终,他不怎么安心学理论,一有空就往省领导家里跑,有实权的各厅局他也不放过。
难道这个不起眼的穷光荣也在“跑官”?我一直在冷眼旁观,送礼是肯定的,我却挺可怜他,都什么年月了,他竟打发县里成车地拉来鲜人参、加工好的糖参,一车一车跟胡萝卜似的!谁稀罕拿这些烂贱的玩意儿大补啊!可穷光荣一根筋,认准这一门了,其实,你真不想大把大把地甩钞票,你再穷,山里也有值钱东西呀,野山参、鹿茸、蛤蟆油、蜂王精……总还拿得出手啊。他这种窝囊废,天生愚笨,用当地老百姓的俗话说,窗户眼里递礼盒,送礼都找不着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