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景观电影


□ 颜纯钧

从《十面埋伏》说起

有意无意之间,张艺谋的《十面埋伏》被制造成了一起媒体事件。围绕着影片所引发的种种争论乃至批判,交织着官方意志、投资运营、媒体炒作、民众期待等多种力量之间的博弈。笑场也罢、谩骂也罢,都无法改变一个绝对的事实——《十面埋伏》相较之那些没有发生笑场、没有遭遇谩骂的影片来有着瞠目的票房佳绩。既不得不看,又不能不骂,看的欲望如此强烈,骂的欲望更加难挡——除了《十面埋伏》,后来《无极》也遭遇到类似的情况。平心而论,比起《无极》来,《十面埋伏》的糟糕程度还是有限的,至少它仍然维持了一部高质量影片的基本外观,让媒体和观众唯一感到不满足的只是没有达到预期的“张艺谋”水平。冥冥之中,一个由《红高粱》、《菊豆》等一批非常优秀的、几成经典的张艺谋电影共同构成的参照系显示在了影片的背景上,也正是因为这个参照系,才让我们深信这不是张艺谋的个人水平问题。那么,为什么在他从过去的艺术影片创作转向纯粹的商业影片(武侠片)创作时会突然失去水准?恰恰是在这里,我们遭遇到那个新名词——景观电影。
起初,“景观电影”一词仅出现在科技馆和旅游景区,用于展现天象奇观和风光美景。尽管词汇中明示是一种“电影”,我们却很难将它归入电影学的概念体系。然而,近年来,随着《珍珠港》、《魔戒》、《十面埋伏》等一批极具眼球吸引力影片的出现,“景观电影”的概念不胫而走,在传媒界和学术界悄然传播,逐步走向流行。语词迁徙的动力从来都不在其本身,而在于急需命名的言说对象强烈的吸附与拉动。“景观电影”同样在凸现这批影片在艺术上的新特征外,更昭示了电影文化发展的一个新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令人感兴趣的便不只是新名词,更有其背后潜藏的观念和问题。
近年来,举凡作为好莱坞大片来制作的——不管是战争大片《拯救大兵瑞恩》,还是魔幻大片(《魔戒》、灾难大片《泰坦尼克号》等,都无一不以展现各种奇异景观、诱使观众参与各种超常体验为能事。长达二十几分钟的诺曼底登陆战(《拯救大兵瑞恩》),“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泰坦尼克号》),“黑暗之门”前打得昏天黑地的最后决战(《魔戒3》)……在这些段落,人物的性格与命运、故事的逻辑与含义都变得不再重要,观众暂时地失去了自主意识,整个视听感知完全被一种日常生活中不可遇见的场面所惊惧、所震撼、所征服。此时,观众不知不觉跌入了一种幻觉迷醉的状态,说视觉盛宴也罢,说欲望大餐也罢,不过是这些奇异景观/场面相对独立于人物和故事的观赏价值的结果,而那些原本对电影欣赏来说举足轻重的心理反应——比如认同、思索、甄别、推理、感受、联想以及悲喜情感等,都被最直接的“看”和“听”所取代。“景观电影”有意无意地对影片中的人物和故事降格以求,而竭尽全力去经营那具有奇观效果的有限场面,这既反映着电影创作者注意力分配的情况,也反映了他们寄望于观众注意力分配的情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