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56年的童话(散文)


□ 陈寿昌

  母亲以91岁的高龄去世,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在一个樟木箱子里发现了一张发黄的收据,字迹还很清晰。收据如下:

  

  全家人传递着观看这张收据,一时都愣了,一脸的迷茫。二元零一分,孩子说现在一份晚报一元,一杯水还要二元呢,一根雪糕还要两三元呢。孩子们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这真像一个童话。

  可是,这不是童话,这是真实的。

  解放初期,父亲在长沙湖南省建工局工作。

  这时候,一支解放了海南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部队向北返回。为了加快新中国的经济建设,这支部队奉命组建了农建师,他们要招收工程技术人员,于是父亲应召走进了解放军的行列当了一名教官,教战士们学文化学技术。多少年后,父亲对我说,那时候根本没人愿意来北京,你想想南方气候温暖,山清水秀,是著名的鱼米之乡,谁愿意到北方去承受干燥与风寒。当时,动员北上,开出了许多优惠条件,比如保证供应大米,孩子上学不要钱等。父亲随农建师第19团来到了北京,接收第二建筑工程公司。据母亲讲,当时这个团,除了团长带有家属外,我家是唯一的随军家属。

  我家分了一间平房,18平方米的北房,前后有窗,采光极好。家属区由一个个准四合院组成。说它是准四合院,是因为院子是由一排北房,一排东房和一排西房组成的,南边是前院的后墙,但院子不是封闭的,东西南北四个角均可通行。院子中间种了一棵小槐树,后来长成了高大茂盛的老槐。春天,槐花盛开,一串一串地垂着,很是繁蛊,满院飘香。夏天,一地阴凉,院子里一共住了十家人,家属们坐在树下面乘凉聊天,邻里之间其乐融融。

  1956年国家统一给工资定了级,父亲每月工资102元。我们一家三口,母亲没有工作,她是上世纪50年代的师范毕业生,不是找不下工作,而是她不愿意出去,实际是不忍让我一人在家无人照顾。母亲生了三胎,只留下了我一个,视我若掌上明珠,父母一心要培养我出人头地。她是1958年才参加工作的,是父亲单位的附属家属缝纫社,就在家门口,照顾我也很方便。

  现在,再看这张收据,房租1.44元,房子面积是18平方米,每平方米也就是8分钱。院子中间有一个自来水管,一院子的人共同使用,不论家庭人口多少,一律是2角钱的水费;电费是2角5分,也不受限制,不管你点几个灯,用多大的灯泡,但家家户户并没有人用大的灯泡。院子里还有一个公用的电灯是不收钱的。那时候,人们都很自觉地节水节电不浪费。家具费指的是家里用了单位的三张单人床,床是包床,两张床合在一起,就是父母的双人床,我睡一张单人床;还有一个三屉的写字桌,上面都钉着一块小铁牌,表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9团的财产。当全团集体转业脱去军装,上缴了武器后,父亲给单位交了一些钱,这些家具就都归我家所有了,想必应该是很便宜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