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雀》:平凡生命的平凡传奇


□ 顾长卫 谭 政


谭:吕乐的《美人草》、侯咏的《茉莉花开》,你的《孔雀》,你们几位摄影师做导演,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文革那段时间作为自己影片表现的故事背景,是因为那段岁月容易表述,还是因为那段时光确实是你们潜意识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
顾:我也说不清。但是我想人的行为是有一些潜意识的影响,虽然这些故事,或者情境,那些具体的事件不一定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但是这些类似的人物、感受、社会环境都是我特别熟悉的。这确实跟潜在的感受、经历有关。
好的剧本,或者说适合拍电影的小说,还是挺少的。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太多选择的机会,碰到了就碰到了。其实《孔雀》剧本2000年就已经成稿了,也拍过一次,但是因为技术原因停了。然后剧本在圈里流荡了两三年,很多很好的导演都曾接过本子,但是最终都没有拍成。
直到2002年年底的时候,我见到李樯,读到《孔雀》。最初读完之后,就挥之不去;读第二遍的时候,我就觉得如果丢了这剧本一定会后悔的。这东西是有生命力的。我有时候容易犹豫,但是我最终还会做决定。
谭:影片的叙事架构很特别,这个叙述架构是剧本提供的,还是导演的二度创作,或者是在剪辑台上完成的?
顾:原剧本就已经提供了三段式的布局,格局设置很巧妙。这种布局不仅仅是作为形式而存在的,比如说姐姐的故事里有哥哥和弟弟的预设,哥哥和弟弟都有自己的段落,三者相互补充。结构本身的设置,收口挺到位的,整体上有一些风格化。
这三个人物是李樯从平常人的普通生活中提炼出来的,是平常人的平常生活,很大众,很多数,但是又很传奇。三个人物是人群当中比较典型的三种类型。而这三种类型有时候也会集中在像我这类比较中庸的人身上,比如说我永远都不会向现实妥协,但我不如姐姐圣徒般执着;我也有现实功利的东西,也会有狡猾的时候,但我不如哥哥;相对于弟弟那样的勇气,以及他的消极面,我也没彻底地做得像他那样。我自己是一个相对比较平淡,是偏中庸的人。这些东西是我自己生活当中缺乏的。我们摄制的过程中,对这些人物都怀有敬意,因为其中很多是我们自己生活中不能实现的,心中有理想但是又没有那么勇敢,没那么鲜明和淋漓尽致。
艺术作品是让你去弥补生活当中所缺乏的,但是跟你的感受是合拍的,它填充了你的一些缺憾。
李樯非常喜欢电影,他的文字也写得很多,但是他坚持把这个题材直接写成剧本。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不先写成小说,这样不涉及到其他的阻力。他认为小说太容易驾驭了,太随意。
谭:剧本毕竟是文字的,剧本提供给你的是没有任何直观影像化的东西,那么在影像化的时候你做了哪些思考?
顾:原剧本中弟弟的故事要比影片上更惨烈一些,姐姐的故事更浪漫一些,哥哥则更坎坷一些,整体上都收了一些,尤其是弟弟的故事。这部电影涉及到中学生的问题,校园暴力等,从大众观众的角度出发,分寸需要控制一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