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炎夏的七月里冒一次险


□ 狄 青

一直到七月,卢生产还在做最后的努力。他对宋莉莉说他可以学电脑学英语以及学她希望他学的任何一样东西。他说他还可以把自己抽了二十年的烟忌掉(当然这回是真的忌掉,这回说话一定算数),至于省下的钱嘛,他已经想好了,给宋莉莉做定期美容。卢生产有些谄媚地说宋莉莉要是去做美容的话效果一定很好,怎么说呢,一定会比小死丫头刘玲芬还要显得年轻、显得有气质。卢生产说,咱本来就是天生丽质的嘛。小死丫头刘玲芬是菜场经理范大脑袋的“二奶”。范大脑袋的脑袋长得大,身子却不大,如果单从肩膀以下的身体看,范大脑袋介乎侏儒与正常人之间。而且是那种身子长腿短的类型。一只手握成拳头也就能抵上一个鸭蛋的规模。不过,一算上了脑袋就不一般了,就是把他扔进人堆儿里,也算是个突出的角色。计划经济那会儿,范大脑袋倒是省下了不少布票。但缺点是帽子不好买。甭管是在计划经济时期还是商品经济时期,范大脑袋的帽子都不好买。于是范大脑袋只好不戴帽子,春夏秋冬晾着一个硕大无比的脑壳,风里来雨里去的,就更显鼻子显眼儿了。这枚沉甸甸的脑壳安装在范大脑袋单薄的肩膀上如同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东西被硬拼在了—起,让人总担心这个大脑壳一不小心叭哒就会从他的肩膀上掉下来,掉在地上,准能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当初卢生产和宋莉莉都还在菜场上班的时候,有一回上面来检查,要求从经理到员工都要着装整齐迎接检查,也就是都要戴白帽子穿白大褂。范大脑袋找不到合适的帽子,结果还是宋莉莉把两个白帽子拆了缝成一顶帽子,范大脑袋套在脑袋上像是套了个面口袋,不过总算是把检查给应付了过去。就是这么个大脑壳家伙,也包了“二奶”,世道想想真是变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范大脑袋包“二奶”本来也没啥奇怪,开放搞活嘛,既然连街上烤羊肉串儿的歪瓜裂枣样的家伙赚几个钱后都忙着换媳妇,当然就得允许像范大脑袋这样的领导跟上潮流了。更何况卢生产跟宋莉莉所在的菜场早已是“命”存实亡了,现在菜场外面竖起的是足有两层楼高的广告牌子,白天还不显眼,晚上霓虹灯一闪,“伊丽莎白餐饮娱乐城”几个大字便能射出去好远,如同是不速之客,鲁莽地撞进人们的眼帘,令许多人猝不及防。范大脑袋现在是伊丽莎白餐饮娱乐城的副总经理。都副总经理了,包个把子“二奶”实在没啥可大惊小怪的。所以,广大人民群众就很理解范大脑袋。可范大脑袋却好像并不太理解人民群众。他包的“二奶”名叫刘玲芬。宋莉莉本来不认识刘玲芬,宋莉莉下岗后去找范大脑袋要欠她的半年工资,几次都看到刘玲芬一个人在范大脑袋的办公室里,而且常常是坐在范大脑袋的办公桌上,手里攥一个纸兜,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流行歌曲一边不间断地嗑着瓜子。刘玲芬吐出的瓜子皮可以在空中运行很远,跟一枚枚小炮弹似的被刘玲芬的上下嘴唇一挤便分别射往不同的方向。宋莉莉小心地躲着刘玲芬射出来的炮弹,往往等上个把小时也见不到范大脑袋的一面。后来宋莉莉才听说,要想见范大脑袋,先得讨好了刘玲芬。而讨好刘玲芬也不难,一般买一盒中档的粉饼或者十几块钱一副的胸罩就可以了。宋莉莉自己只有两副胸罩,来回换着用,都戴了快十年了,其中有一副破了好几处地方,都露出了里面的膨胶棉,宋莉莉用碎布小心地给补上了,她也没舍得花十几块钱给自己买一副新的。反正除了卢生产能看到宋莉莉光着上身戴胸罩时候的模样,别人一般也是看不到的。因而也不会有人为此而笑话她。给刘玲芬买一副胸罩或者一盒粉饼对宋莉莉来说应该不是件难事儿,可她就是要赌这口气,凭什么她堂堂一个集体企业的职工讨要自己应得的工资还要去巴结一个小婊子,简直莫明其妙嘛!
宋莉莉一赌气要给市里写信。卢生产说,写那玩意儿有啥用,买邮票还要花钱,到时候信转到范大脑袋的手里,别说你要不回欠你的工资,我的饭碗也保不住了。宋莉莉瞪着卢生产,老半天眼睛一眨不眨的,一张脸涨得通红。好久,宋莉莉的脸才慢慢恢复到她平时的模样,如同是一锅烧开的沸水一点儿点儿地被冷却成了一锅白开水。她把已经写了几行的信纸揉成团甩到了一边,骂道,他妈的,姑奶奶要是晚生几年,也给个经理做“二奶”去。
单要是一副胸罩或者一盒粉饼的事儿,宋莉莉也不会对刘玲芬恨得咬牙切齿,宋莉莉不是个特别小心眼儿的人。而是宋莉莉觉得刘玲芬伤了她的自尊。宋莉莉在一家餐厅打工,刘玲芬凑巧常到那家餐厅吃饭。宋莉莉虽说看见这个“小死丫头”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招呼总是要打的,和气生财嘛。宋莉莉主动打了招呼,刘玲芬却是一脸傲慢,仿佛宋莉莉是前世欠了她些什么。而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刘玲芬总是大着嗓门,当着宋莉莉同事的面说你们家卢生产这样你们家卢生产那样的,还说卢生产的劲儿大,帮她换煤气罐,一口气就能跑上五楼,而且脸不红心不跳。这些话让宋莉莉听了就很不顺耳了。于是宋莉莉便恨不得马上找一条绳子来,要么勒死眼前这个“小死丫头”,要么勒死自己。宋莉莉回家就跟卢生产吵。宋莉莉说卢生产你他妈的就不能长长志气,人家现在都学外语学电脑学这个学那个的,你就不能也去学学,也好找一份正经工作来做,自己老大不小的站起来也是个七尺汉子,给人家小老婆扛煤气罐,你脸上臊不臊呀!卢生产说,你看我连这中国字都认不全呢,哪学得了洋文,再说了,我都这个岁数了,学什么都不赶趟儿了。宋莉莉就说,那你摸电门死了算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