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光明的寻觅


□ 刘涛

  ◎刘涛

  军队成就了一批作家,当代有很多重要的作家是从军旅中走出来的,周涛、乔良、莫言、阎连科等都是或者曾经是军人。满族作家徐岩亦是其中一员,这些年他笔耕不辍,小说散见全国各大文学期刊,逐渐形成独特风格和思想倾向,其作品影响日益扩大,成为黑龙江最重要的作家之_。

  一、小人擅 小说索诸其本意就是“街谈巷语、道听途说”,既然如此,它天然就与市井和小人物有关。只是晚清之时,梁启超高倡“小说与群治之关系”,因此小说接替经史承担了“新民”与建设民族国家的大任,—下子变得庄重起来,且交了好运,被这一时代选为公共题材,一时朝野倾心。大贤若梁启超、蔡元培者尚亲自动手,写《新中国未来记》与《新年梦》,他们不写小人物,也不写小场景,小说和国与天下联系起来,于是变成了大说。

  徐岩这些年颇为用功,其能量亦有方向,逐渐修成一个小说家的气象。徐岩擅长写市井,写小人物,写底层,这多少是对小说本意的复归,从大降回到小,从国与天下降到身与家。小说与小人物在徐岩那里相得益彰,互相促进,他笔下的小人物藉着其小说活泛起来,其小说也因为其小人物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徐岩在小说与小人物之中如鱼得水。小说之中,徐岩又颇倾心于短篇小说这种表达形式,在其创作谈《清醒的写作和润笔》中,他尤其提到了短篇小说:“短篇小说是应该依稀看得见或预见得到的最善于表达读者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的最恰当的文本,其彰显的意义和对精神的渗透,尤其弥足珍贵。”这句话是见志之言。徐岩是小说家,故有是说;徐岩以短篇小说见长,故如此推重短篇小说。至于“最恰当的文本”云云,则依说话者的程度而定,说话者程度不同就会有不同的理解和答案。就徐岩的关注重心——小人物——而言,就徐岩目前的成就而言,短篇小说确实是最适合他的载体。但这不是尽头,对于徐岩而言尚有进步余地。

  徐岩的小说基本上就呈现出这样的特点:小人物、小制作、小情节。其短篇小说小巧灵活,收放自如,一篇可以集中写一个或者几个小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徐岩自述,他的第一个短篇“写了一个女孩和她的疯母亲,还有她远在江对岸另一个国家里服刑的打渔的父亲。因果就是父亲的越界捕鱼而导致了这一切”。这第一个短篇基本就展现出了徐岩日后的写作道路和风格,他关注的是底层小人物,他的小说遍及小军官、军嫂、老师、矿工、骗子、按摩女、小公务员、小老板、小商贩、抢劫者、杀人犯、下岗职工、盲人等等。徐岩勾勒出当代底层众生相,写出其困境、艰辛、挣扎、彷徨,但更写出了他们的自信、自尊和自强。

  徐岩尽管写小人物,但其小说其实并未流人“街谈巷语”般的琐屑,或者流入油滑一路,徐岩的小说背后还是有着大关怀。人物虽小,却可以是一个时代的标本。所谓“一国之政系—人之本”,时代的痕迹、问题和症状都能显示在小人物身上。一个时代,或许可以通过一个小人物写出,所谓一花一世界。比如徐岩的《光环》,主人公杨化学是下岗职工,她被“工厂的改组和破产所困扰”。东北是新中国的老工业基地,当年苏联援建的项目多在东北。但90年代中期,下岗工人越来越多,东北老工业基地自然首当其冲。尽管《光环》重心不写下岗问题,但随手就带出了东北工人的生活境遇和生存状态。在创作谈《清醒的写作和润笔》中,徐岩自述道:“可以说我的早期作品都是对这个时代底层社会底层人的关注……我觉得底层人的生存状态是多重的,是值得我们全方位思考的,也就是那些人之于苦难、困惑、艰辛背后的自尊、自信和自强,而作家对于小人物命运的关注,也应该是每一个写作者理应具有的良知和责任。”这颇能见出徐岩的怀抱与思想倾向。

  二、写了小人物的什么?

  徐岩写小人物,可是写小人物者多矣,徐岩的特点与立场通过什么得以体现?描写小人物的侧重点不同,就能看出作者的用意、立场与风格。徐岩写小人物,注重写他们的内心世界,展现他们的悲欢离合。徐岩尤其喜欢写小人物的善良、美好和光明的一面,他直接写这类善良的小人物,写他们高尚的一面;或者为了对比,他写犯了错误的小人物,甚至写犯了罪的小人物。人难免犯错,颜回亦犯错,只是他能做到“不贰过”。犯了错误的小人物,尽管因为一时糊涂或者迫于无奈犯了错误,但仍不失为善良之人,还是瑕不掩瑜。至于犯罪者,他们也未必就是穷凶极恶,可能另有隐情,对于他们,我们应该多一分宽恕和理解。徐岩就是通过小说展现出了罪犯的隐情,他笔下的罪犯,尽管犯了罪,尽管有不当的举止,但终还是归于善良。

  第一类是直接写小人物的美好和善良。他们往往是正面人物,光芒四射,虽然身处底层,生活充满艰辛,但他们充满理想,心怀美好。比如《地图上的大乌苏》,就写出了军人们的可爱和可敬。这篇小说有两个层面,一是写了军人金水和音乐老师柳木的恋爱故事,写出了金水和柳木的美好与善良,他们心怀理想,一个真心实意地为军营,一个诚心诚意地为学生,他们不顾世俗的羁绊,不管空间的距离,恋爱了;另一个层面,通过他们的故事写出了金水服役部队的战士群像,站长赵木祥和太太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动且给人以温暖,老兵顾大新做无名英雄,每月给不相识的人寄钱等等,后勤班长孟德福的爱情故事也颇让人温暖。这些“最可爱的人’,虽然不至于“是历史上、世界上第一流的战士,第一流的人’,但确实有崇高和可爱之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对光明的寻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