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烤鸭(短篇)


□ 百灵

  ■百灵

  婆婆喊我下楼给儿子买烤鸭的声音尖细而响亮,常常让我惊慌失措,然后脚不择步地往楼下跑。在楼梯上,我不小心踩空了,身子使劲摇晃了一下,婆婆又大声尖叫起来,又晕了?是不是老毛病犯了呢?好好一个姑娘糟蹋成这样,成果,这个狼不吃的畜生!

  成果是我丈夫,他是个有钱的老板。但他的钱没有治好我的抑郁症。他带我去了北京上海很多大医院,吃了很多好药,我的抑郁症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了。我整天待在家里,除了一天三顿饭,就窝在楼上的卧室里。头晕和失眠陪伴着我,夜里大睁着眼睛,盯着窗户上的微光,一夜一夜地浮着,生出各种幻觉来。女人高跟鞋的声音,成果开着汽车回家的声音,开关大门金属碰撞的声音,咳嗽声和他上楼时弄出来的很响的脚步声。在这一连串的声音里,我浮起来,又沉下去。后来只剩下高跟鞋踩在医院的过道里发出的刺耳的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反反复复地响着,在我敏感的神经上敲击着,叫我无法入睡,再后来那声音就变得让我害怕。我竖起耳朵等待成果回家的汽车声、脚步声和咳嗽声,一夜一夜地等待,希望这些声音能减轻我的恐惧,可是那些声音最后竟完全消失了,成果对我彻底失望了,他不再回家来。

  抑郁之后,我又患上了眩晕症。经常突然晕倒,弄得全家人手足无措。其实,今天,我并没有晕,我是不小心踩了空,但我很快就站稳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晕了,这些婆婆都不知道。我接过婆婆递给我的一百元钱时,我告诉她我没有晕。可是她还是狠狠地骂了一句,成果,这狼不吃的畜生!

  婆婆把我得病的原因归咎于成果抛弃了我。实际上成果并没有完全抛弃我。他带我去看病,坐了无数趟飞机。他还让司机每天送新鲜的樱桃和草莓给我吃。我得病,是因为我不小心碰上了他。那天我要不去医院,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那天成果扶着那个女孩从医院的妇产科出来的时候,我就拿着给婆婆买的药和我婆婆站在医院的过道里。而就在那天的头一天晚上,成果电话告诉我们他出国了。在这儿碰见他,我和婆婆都傻了。我手里的药掉在了地上。我看见婆婆走过去在他涨红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他就一手捂着脸,一手扶着那女孩朝对面的电梯走过去。成果很重的脚步声里突起一阵高跟鞋踩在医院过道里刺耳的声音。他们在电梯门口停下来。我紧切地希望成果能回头,只是看我一眼,表示一下歉意也好,可是他没有回头,连身子也没有侧一下。他们的背影在电梯门口消失的时候,我眼前突然黑了一阵,身子就开始在一片混沌中旋转。

  从我家到烤鸭店,需要走20分钟。其实并不太远,出了单元楼,穿过小区的两片草坪,往南出了小区大门,在隔着花池的人行道上走500米左右,再横穿过街道,就看见老农的烤鸭店了。总长就是半里地。可是我现在能够在这一小段路程里慢慢地走,随便想一些心思。我儿子喜欢吃烤鸭,每天都要买半只来。婆婆让我去买烤鸭,也不是想要指使我干活,我们家不需要我这样的人干活,她只是想让我出去走走。第一次去烤鸭店,是婆婆领着我去的。她不耐烦地拉着我的袖子往门外走,嘴里不停地叨叨着:闷、闷,快闷死了,跟我出去走走吧。我就跟在她屁股后,畏畏缩缩走在大街上,不敢抬眼看人。到了烤鸭店,婆婆和烤鸭店的老板说话,我就站在一边,傻子一样愣愣地看。婆婆指着我跟烤鸭店的老板说,这就是小娅,她得了抑郁症。是我那狼不吃的儿子毁了她。好几个月,她都没出门了。烤鸭店的老板留着长头发,穿一件白棉布大褂,黑色的老板裤很宽,显得他又胖又高。他温和地看着我跟婆婆说,别担心,她会好起来的。婆婆的话让我觉得有点丢人,我虽然不说话,但我不想让她那样说我。可是这个胖男人的话让我很愉快。他说我会好起来的时候,我就朝他微微地笑了。他朝我会意地点了点头。我闻到一股浓浓的烤鸭味,就生出了满嘴口水,我怕别人看见,又使劲地把口水咽进肚子里。婆婆买了烤鸭往回走,我就不断回头去吸那烤鸭的香味。后来,婆婆让我一个人去给儿子卖烤鸭。我就每天能闻到那种浓浓的烤鸭味,我一下喜欢上了烤鸭店的味道。再后来我知道了烤鸭店的老板叫老农,知道他从北京来。他给我讲他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