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团圆


  

  孙艳梅

  日上三竿,老汉醒酒了。床怎么硌得慌?一看,竟然躺在床脚的地上睡了一夜。怪了,明明记得爬到床上了的,害冷,还盖上被子。看来真醉糊涂了。

  老汉手脚并用,扳着床沿,使三次劲,爬上床,用脚把床头的被子挑过来,身子像刚冬眠苏醒的蛇,逐渐暖和起来。

  刚把身子拾掇满意,肚子咕噜噜叫了, 像打雷。老汉想起来,昨晚仅仅吃了几颗花生米。

  他实在不愿动弹。

  手机又在饭桌上叫起来。

  老汉可以不理会肚子,可不敢不理会手机,还能有谁,准是儿女们打来的。老汉有两儿一女, 都像小鸟一样在城里筑了巢,儿子曾经带他去城里享福,他去住了一个月,福没享着,感觉受了一圈罪。人又不是鸟,住半空中,老汉整宿整宿睡不着,生死要回去。儿子只好把他送回村,送他一个手机,指着绿莹莹的按键说,一响,你就摁这个。

  第二天女儿打来电话,老汉一摁绿键,大声武气地说:我很好。

  “很好”半年,老汉算彻底明白了,自从有了手机,他的儿女都不“ 常回家看看” 了, 成“手机”中的儿女了。

  老汉就对这个黑乎乎的家伙有些排斥,有一次赶集,故意不带,在集上遇见赵老汉,两人到小酒馆喝酒,一喝喝到天黑。刚到巷口,就见几个黑影在家门口徘徊, 近了, 齐刷刷两儿一闺女。女儿一见他眼圈就红了,我打一天,您为什么不接?我还以为……

  儿子冲他嚷:您老没事别添乱行吧?您不知道我们有多忙。

  从那以后,老汉像带影子一样带着手机。一响,就按,像浮子一动,就把鱼竿提起来似的,可不能再添乱。

  此刻手机不耐烦地叫着,老汉不敢耽搁,赶紧爬起来,女儿的声音传出:今个我们不回去陪您老人家了,哥嫂他们有事,也不回去了。

  老汉应着,找出半包饼干,泡热水, 吃了。他决定出去转转,其实也没什么好转的,村子里大多大门紧锁, 院里长满荒草,没锁大门的除了老人,就是孩子,孩子一到上学年龄,被大人接走,老人隔一段时间,被死神叫走。

  远处传来吹吹打打的唢呐声和男人女人哭天抢地声。邻村有个老太婆走了,老汉忽然有些羡慕,多好啊,儿女都来了。他蹲在地头,吧嗒吧嗒抽起烟来。

  抽完一袋烟,老汉站起来,活动活动麻木的老腿,回家。

  老汉从衣柜里找出他的送老衣裳,穿戴整齐,躺进老屋里。老汉管棺材叫老屋,老屋不大不小,真合适。那年他打了两口老屋,老伴用了一口,另一口他就放在床边的角落里,女儿回家时害怕,他不以为然地说:怕啥?我都置办好了,到时你们只管回来哭爹。他是决意不给儿女添乱了。

  天黑了,月亮悄悄闪进来,老汉躺了一会,从老屋爬出来,拿一瓶水一包饼干,藏在枕头底下。又躺一会,又爬出来,找出两片尿不湿,塞进档里。穿着送老衣裳的老汉在亮堂堂的月亮底下,像老鼠一样来回忙活着,此时若进来个人, 非吓个半死不可。不过,老汉的家已经好久没有外人进来了。

  手机响起,老汉不理会,可手机不达目的不罢休,老汉心里不想按,手却不听指挥。

  女儿声音快乐地传出来:爹,中秋节快乐!

  老汉浑浊的老泪就出来了,后悔地直打自己的手。

  手机还会再响的, 团圆日子,女儿打过了,两孝顺儿子,也会打的, 手指一动, 多省劲啊。果然,手机又响,老汉搓着手备受煎熬,干脆倒了一盅酒,又倒一盅,很快醉了,这回想接也接不成了,他晃晃悠悠地爬进老屋。

  老汉是被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惊醒的,他睁开眼睛,发现他和老屋从角落里被抬到屋中央,儿女们正围着捶胸顿足。真好,儿女来看他了,小孙子也来了,老汉真想爬出去,抚摸一下小孙子的头,可老汉一动也不敢动。

  唢呐声声,大团圆三天。

  第四天清晨,按照村里习俗,老汉要被盖棺,抬出去火化。于是,恐惧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老汉缓缓地从老屋里坐起来,环视一圈披麻戴孝的儿女,满足地伸个懒腰说,大团圆,真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团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