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个神秘男子的救赎


□ 李轶男

  口文/李轶男 图/草革人生不可开赌,只要开赌就不会有赢家。

  1

  陈冠宇很快看出,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有一点点紧张。

  她不抽烟,却一直握着陈冠宇的打火机。头一两次,陈冠宇还冲她说,能递个火吗?到后来,陈冠宇要抽烟,就干脆掰开她的拳头,从她的掌心里拔出打火机。

  除此之外,她一切都还不错。尤其是她的眼睛,黑是黑,白是白,一点尘埃都没有。

  有一时,陈冠宇突然有点后悔来到这儿。这还是他第一次做婚托。他发现自己快爱上这个外表时尚、内心端庄的28岁老姑娘了,这种爱很奇怪,他甚至开始盘算着跟她一起过日子。可一想到岳梅那该死的女人每天都要从戒毒所买“水”喝,他又沉着下来,决定至少做完这一单。

  咖啡厅里的人来了又走了,那个叫雷光夏的女人倒谈兴未减。她似乎特别喜欢聊童年时在工厂家属院的生活。她喜欢的一张贴纸啊,她同桌喜欢的贴纸啊,竞全都记得。陈冠宇以为自己能烦,但奇怪的是,他不烦,雷光夏这个女人,不做作家白瞎了,她能把生活讲得有滋有味。

  一壶茶喝到完全泡不出颜色时,雷光夏提出了结束,但她突然向他要电话号码,他心一狠,让她管婚介所的人要回话。雷光夏闪闪发亮的眸子就暗淡下去,他的心跟着酸了一下。

  2

  那天晚上,他在婚介所拿到100块的提成,临走时,他绘老孙放了句话,给那女孩好好介绍个男朋友。

  走出女昏介所,他在街上胡乱转了几圈,想着岳梅那张因吸毒而浙渐狰狞的脸,有点不愿意回去。

  但还能去哪儿呢?

  自从18岁从湖北山里跑出来打工后,岳梅的家是他生活得最久的地方。当年岳梅从她的闺密海华那里把他抢回来时,就信誓旦旦地对他说,无论何时何地,我家就是你的家。就因为这句话,他对待岳梅与对待别的女人不同。

  岳梅那几年年轻,也有钱,被丈夫蹬了后也还是有钱。就养着他,对待他像对待儿子似的。但他的出现没有让岳梅感到光明,反而加重了她的忧郁和阴暗,一步步向下走。后来岳梅吸上了大麻,家里的钱就像一夜蒸发了一样,她也曾哭闹着要他离开,他却不忍心离开了。

  现在,那个家空荡荡的,只在客厅的中央摆了一台电脑。他留这台电脑不是为了打游戏,也不是为了上微博什么的,他甚至连微博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有一个邮箱,那邮箱是岳梅的儿子淼淼丢了后他们申请的。当时在网上发了寻人启事,有个邮箱方便提供信息的人联系。刚开始,邮箱里还会接到几封信,都是一些慰问他们的信,到后来连这样的信也没了,岳梅迷上吸粉,再也没打开过,只有他每天都要打开看看。

  他偶尔会做梦,梦到淼淼6岁时,拧着眉头坐在他的怀里,等着岳梅从银行出来,从一沓钱里抽出几张给淼淼,再抽出十几张给他。

  淼淼被人从放学路上拐走那天,他其实是看上了一款高档手机,所以一直在床上痴缠,用身体吊着她,使她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的,欲罢不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爱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爱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