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市场营销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堂君子策划人


□ 杨玲

 

我不是第一次来草堂,更不是第一次听说草堂。
但我是第一次思考草堂。
很多中国文人都曾居住过草堂,包括杜甫的邻居,武侯祠里供着的那位。
但我怀疑中国是否有过纯粹的文人?
诸葛亮自己说:“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
如果没有这前后出师表,诸葛亮是否能在文学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如果不是“安得广厦千万间”符合任何朝代的主旋律,杜甫在文学上的地位是否还是超凡入圣?
今天有人要替杜甫改诗,这当然也不靠谱;杜甫还是杜甫,不到这些小瘪三去质疑他的文学水准。
不过其实中国历来的文人,文化人,知识分子们想的都不是文学,文化,知识,大家几千年来异床同梦,做的都是同一个梦: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我不知道诸葛亮在南阳的茅草房里是忧民呢还是忧君,也许做了不少星座啊算命啊中医啊等等伪科学的事情;但自打亮被备打动了芳心之后,确实一直在做忧民忧君的事情。
历史也好,民间也好,都把诸葛亮抬到了无以复加的地位,但要说到对蜀中人民的贡献,我不知道是李冰的都江堰更大,还是武侯的八阵图连弩更大。
作为政治知识分子的诸葛亮,远比作为专业知识分子的李冰名头更响。
诸葛亮的主要功绩首先是三分国,他成功地利用市场细分的知识为刘备打出了一片天地,但这件事对生产力的贡献是0
诸葛亮如果生在现代,那绝对是商业翘楚,营销大师。
他敏锐地看到,荆州南阳一带是兵家必争之地,是一片商业红海。荆楚之地,水陆纵横,平原丘陵交错。论水军,刘备打不过东吴三万水师,论陆军,尤其是当时的陆战之王骑兵,刘备更打不过曹操十万青徐精骑。
要生存需要跳出红海,开辟蓝海。
于是诸葛亮给中国做了个市场细分,眼光瞄准了刘璋的西蜀。四川盆地物产丰富,少有战乱,人才济济,但主上昏聩,被长期的安逸生活磨灭了斗志和警惕性,加上和刘备是远房亲戚,可以玩一出先投奔而后夺权的好戏。
诸葛亮成功了,所以说他功盖三分国。知识分子真玩起政治来,技术含量比小流氓高。
三分国这事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不去说他,但诸葛亮和刘备都成功了。刘备这辈子唯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大错不是为报私仇打东吴,而是繁殖能力太弱。
曹操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而刘备生了个阿斗,长坂坡先被赵云绑在身上憋了半天憋出肺气肿,后再被刘备收买人心摔出了脑震荡,这么一来二去发育不良,长大了就成为一个活脱脱的奔驰250----笨痴二五。
拜托刘大哥,四川那么多美女,你好歹再娶几房,生两个像样的。难道进四川后的刘备已经不孕不育了?
诸葛亮晚年把持朝政,到底是狼子野心还是不得已,早已成为历史的尘埃,不可确知。我愿意相信历史在判别忠奸方面是公正的。诸葛亮不得已。
因此,诸葛亮可以说是管理大师,尽管有做得不完美的地方,但以那方寸之地对抗中原五十州,还能怎么样呢?
这是一例知识分子以自己的专业从事政治成功的案例,诸葛亮是否出身儒家不得而知,但看其杂学旁收,只怕儒学仅仅是诸葛亮专业知识的一部分。
后世知识分子的专业度,那就要差些了。
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也好,刘伯温麻衣相面也好,似乎都没有诸葛亮神奇。其实他们和他们的主子立下的功业比诸葛亮大,但人们就认死了诸葛亮,只怕不只是靠《三国演义》这本书。
当儒学成为高考必考科目、只考科目之后,知识被彻底政治化了。被政治化的知识和知识分子都乏善可陈,一无是处。
我们回顾中国历史,我们发现中国的知识和政治,知识分子和政治家往往是密不可分的。
几乎所有政治家在掌握了权力以后都会做三件事情。第一是杀掉不听话的知识分子,第二是重用听话的知识分子,第三是努力让自己也成为一个知识分子。
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在掌握了知识以后都会做三件事情。第一是痛骂自己不喜欢的政治家,第二是歌颂自己喜欢的政治家,第三是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政治家。
当知识和政治嫁接,知识分子和政治家合体之后。两类知识分子被主流认可,而另一类本应该是主流的知识分子则被彻底边缘化了。
第一类是为万世开太平的学官,第二类是为生民立命的民间知识分子。那些只关注知识本身的知识分子被边缘化,他们的工作被称之为“奇技淫巧”,史书上一笔带过。
就文学来说,传统教育下,苏辛的地位也比李柳要高。只有当文学和政治以及人民结合时才能迸发出火花,这样的文学是否走得太偏了呢?
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中国的儒者们,中国历朝历代的知识分子们做到了吗?我很怀疑。在阴阳太极,五行八卦之后,中国的知识分子们真正的理解了天地万物运行的道理吗?在春秋争鸣之后,中国哲学又在往前走了一步吗?
没有。即便说是中国早熟,但两千年了,几乎没有任何突破,这不能用早熟来说事了。就像一个人十多岁时写下了旷世巨著,剩下的五六十年反而越活越抽抽,不但没啥新东西出来,连自己写过的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点也不奇怪。
最聪明的知识分子心不在知识本身,在君和民身上。
我一点也不怀疑儒家教育出来的知识分子的道德境界。他们绝对是忠于他们自己的信仰。他们: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然而,没有专业知识和专业素养的知识分子,单拼政治,那是绝对拼不过无所不用其极的小流氓的。
所以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
放弃自己的专业,用谁都可以掌握的专业和别人打,就像放下机关枪抄起锄头去和人家的大刀拼。人家使得比你熟练多了。
所以这些年来,知识分子几乎一事无成。天地的心没有立起来,绝学也没有继成;生民的命没有救到,万世太平更没开出来。
反而迷失了自我。
路走错了,关注点错了,最后的结局要么是在庙堂蜕变,要么是在草堂嗟叹。
愿意蜕变的,获得了个人成功,通过知识这块敲门砖,最后搞起了政治。
不愿意蜕变的,获得了历史成功,通过知识发牢骚,最后载入了史册。
但是史册是不会带来生产力的,因为历史本身并不是知识。对历史的看法和反思才可能成为知识。
只有牢骚,没有反思;只有期待,没有改变。知识分子带头希望圣主降临,或者自己成为圣主;老百姓全是草芥。
于是,我们的历史一而再,再二三的过分抬高政治知识分子而压低专业知识分子。于是,我们的历史抛弃了我们。
整整一千年的错误价值观,在一百年里遭到报应,十代人为百代人还了债。
 
确实在学习了,但价值观还没有改。
直到今天,政治家们还天真地认为,靠讲政治讲口号常开会(常凯申的另一个译法?)就可以培养好干部。
直到今天,科学家们还天真地等着主子给两块骨头再把学术搞上去。美其名曰科学和政治互相促进。
直到今天,人民还在念兹在兹的希望。希望上有诸葛亮似的政治知识分子出来指条明路,下有杜甫似的民间知识分子写三吏三别为民申冤,为民请命。
而这两类知识分子没有不被人们称颂的。
恐怕知识分子自己,也没有不身为这两类知识分子感到骄傲的。
哪个知识分子心里,没有一座草堂呢?
但当知识分子自己都不能用专业知识谋生而必要要靠政治手腕才能谋生,社会怎么可能会尊重知识,积累知识呢?
当知识分子自己都不能用专业知识谋生而必要要靠政治手腕才能谋生,普通人除了出卖血肉,又能出卖什么呢?
 
诸葛亮靠市场细分帮刘备赢了西蜀,今天的知识分子同样得靠市场细分。
分工到今天这个程度,政治,管理,政治管理实际上已经成为,至少可以成为一种专业了。
让这个专业的人去做这个专业的事情。
知识分子也许可以拆掉草堂,靠自己的专业知识去赢得广厦。为自己赢得广厦的同时,何尝不是为别人赢得了广厦?
就像李冰的都江堰。
你当然可以说没有政治的帮助也不会有李冰的都江堰。
但我说过,政治也已经成为一种专业。
化工工程也是一种专业。
教师也是一种专业。
就好像生产线上下游的工作一样。大家的地位和作用是全同的。
学者既不用感谢政治家的关怀,也不用过多的感谢纳税人。
做好自己的专业工作比什么都重要。难道李冰的工作不经领导批准就能够上马,工资里没有一分纳税人的钱?
 
草堂已经成为中国知识分子价值观的象征,然而这种美好的价值观并不能帮助知识分子自己摆脱尴尬和边缘的位置,并不能帮助知识分子实现自己的理想,并不能帮助百姓解决生存和尊严问题。
因为,这种价值观太不专业了。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次来草堂,但走的时候我心里说了一声:再见,草堂。
   
如果你读懂了这篇文章,你应该知道怎样才能去权力化了,也可以理清怎样才能培养合格的干部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