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堂君子策划人


□ 杨玲

 

我不是第一次来草堂,更不是第一次听说草堂。
但我是第一次思考草堂。
很多中国文人都曾居住过草堂,包括杜甫的邻居,武侯祠里供着的那位。
但我怀疑中国是否有过纯粹的文人?
诸葛亮自己说:“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
如果没有这前后出师表,诸葛亮是否能在文学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如果不是“安得广厦千万间”符合任何朝代的主旋律,杜甫在文学上的地位是否还是超凡入圣?
今天有人要替杜甫改诗,这当然也不靠谱;杜甫还是杜甫,不到这些小瘪三去质疑他的文学水准。
不过其实中国历来的文人,文化人,知识分子们想的都不是文学,文化,知识,大家几千年来异床同梦,做的都是同一个梦: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我不知道诸葛亮在南阳的茅草房里是忧民呢还是忧君,也许做了不少星座啊算命啊中医啊等等伪科学的事情;但自打亮被备打动了芳心之后,确实一直在做忧民忧君的事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