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国芳小小说两篇


□ 刘国芳

刘国芳小小说两篇
刘国芳

我们找你

他对面那套房子好久都空着,没住人。但有一天,有人搬来了。这户人家搬来的当天晚上,就有人来敲他家的门了。他开了门,看见一个提包的人站在门外,这人说:“请问杨处是不是住在这儿?”
他说:“我姓杨,但不叫杨处。”
门外的人看看他,忙说:“对不起,我敲错门了。”
说过,门外的人转身走了。但这人没走远,而是往对面去,然后也敲起门来。不一会儿,对面一个女人开了门,门外的人见了,又问着说:“请问杨处是不是住在这儿?”
女人点点头。那人见女人点头,进去了。随后,门砰地一声关了。
过后,他才知道对面新搬来的邻居跟他一样,也姓杨,在一家很有权力的单位当处长。自这位杨处搬来后,他们楼道明显比以前热闹了,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找这位杨处。他几乎每天都听得到敲门声,还听到他们说:“请问杨处是不是住在这儿?”也有人不这样问,有一天他开门出去,就看到一个人敲开门后,放下东西就走人。还有人,根本就没敲门,只把东西放在门口。他多次开门出来,都看到对面门边放着东西。不但他看见了,他妻子也看见了,有一天他妻子就跟他说:“这当官真好,天天都有人送东西。”
他说:“当然好,要不为什么人人都想当官。”
一天,他开门出来,竟看见自己门外也放着一堆东西。很明显,是送东西的人认错门了,把东西放在他门口。面对这堆东西,他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妻子很从容,立即把东西提了进来,然后迅速把门关了。他在妻子关了门后跟妻子说:“这东西是人家送给对面杨处的,我们不能拿。”

妻子说:“他们当官的能拿,我为什么不能拿,他们放在我门口,我就拿。”
他觉得有理,不再作声了。
又一天,一个人敲门,他妻子开的门。把门打开,他们看到一个人提着东西站在门外,这人说:“请问杨处是不是住在这儿?”
他妻子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说:“你这是做什么?”
这人不再说什么了,放下东西走人。
等人走了,他跟妻子说:“这样不好吧?”
妻子说:“有什么不好,我又没说你是杨处,他们要扔下东西,我有什么办法?”
这样的事经常发生,每次,他妻子都说:“你这是做什么?”这句话说过,门外的人就把东西放下,然后走人。
一天,又一个人敲门,这天他妻子不在,是他开的门。开门后,外面仍站着一个提了东西的人,这人也问:“请问杨处是不是住在这儿?”他听妻子说惯了那句“你这是做什么?”这时他也脱口而出,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这句话说过,连他自己都吃惊了。但对方没一点反应,也是放了东西走人。
也有一次出了点意外,一天一个人敲开门,也说请问杨处是不是住在这儿?他仍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但门外的人似乎跟他要找的杨处很熟,他看了一会儿,跟他说:“你不是杨处吧?”
他反应算得上敏捷,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说:“你怎么啦?”
门外的人又看了他一会儿,跟他说:“杨处你瘦了。”
说着,这人也放下东西,走了。
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有人来敲门,这些人都是来送东西的。他们有的会问一声:“请问杨处是不是住在这儿?”有的问也不问,门一开,放了东西就走人。也经常有人把东西放在门外,他们看见门外有东西,很惊喜,立即提了进来。
所有的东西都很值钱,都是好烟好酒。还有的人,除了送东西外,还送钱。他们把东西清点出来后,还会看到一个信封,这里面,都放着钱。一次一个信封里就装了一万块钱,还有一次,一个很大的信封里,居然装着三万块。他妻子捧着钱,一脸的兴奋,跟他说:“没想到这当官的住对面,连我们也跟着发财。”
他点点头,笑了。
但奇怪的是,有一段时间再没人来敲门了,也不见有人把东西放在门外。他和妻子细心留意了一下,发现不仅没人来敲他们家的门,就是对面,也没人来敲门了。也就是说,对门也是静悄悄的,没人来了。
过后,他们明白了,原来对面那个杨处双规了。他一双规,再没人来了。对面都没人来,自然也没人来敲他们的门。没人来,他们都觉得可惜,他妻子有一天就说:“那杨处,怎么就双规了呢,他这一双规,连我们的财路也断了。”
又一天,忽然又有人来敲门了。他和妻子都在,听了敲门,急忙把门打开。但打开门后,他们看见门外站着几个警察。他妻子见了警察,慌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没慌,他走到门边看着警察说:“你们肯定是找杨处吧,他住对面。”
警察说:“不,我们找你。”

警察与小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