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猪之舞


□ 陈然

  陈然,男,1968年生。江西湖口人。已在纸媒发表中短篇小说20多万字。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集《幸福的轮子》(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长篇小说《2003年的日常生活》《精神病院》等。作品多次被转载并入选多种年选。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高级研讨班。现供职于江西省文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这头野猪其实算不上什么真正的野猪。它本来是我们村的养猪专业户陈火打养在猪圈里的。陈火打养了十几年猪。有一天,他进山找一种什么药材(这也是有钱人的通病了,活得太好便自寻烦恼想金枪不倒或长生不老,大人们模仿着电视里小品的语气互相做鬼脸),捡到了一头野猪苗。村里的人都去看稀奇。毕竟,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野猪了。而在我们小孩子的印象里,似乎只有万恶的旧社会才有。我们跟着大人去看,发现它也无非是嘴巴长一点,长得难看一点,灰头土脸的,根本不像传说中的野猪那么土匪或那么英雄。陈火打说,野猪是国家三级保护动物,真正的野猪是不能乱打的,不然要犯法,但养的野猪就不一样了。他准备把这头小野猪养大,和家猪交配,生下一窝又一窝野猪崽(这时才有人注意到那头小野猪果然长着一个小鸡鸡),因为养野猪更赚钱。现在,外面的人什么都喜欢个野字,好像吃了野猪肉,窝囊废也能变成金刚。有人说,你怎么晓得野猪和家猪交配了就一定生出野猪来?陈火打说,至少也有一半是野的,你们没发现电视里那些嫁给美国人欧洲人的中国女人,生下来的都是洋娃娃?大家笑了起来。的确,事实就是如此。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又去看,吓了一跳。那头野猪跟刚捡来时大不一样了:鬃毛硬硬牙齿长长,眼神阴暗,让我们想起一个成语“凶相毕露”,只有短短的尾巴显得粗暴而愚蠢。陈火打说,野猪其实一点也不蠢,有时候它的智商比人还高,有的地方的野猪,可以像个武林高手那样在竖立的木桩上走来走去。“胜似闲庭信步。”他说。他读了些书,说话不免拿腔拿调。为了养好这头野猪,陈火打费尽了心思,什么好东西都拿给它吃了:鱼粉、骨粉、豆粕、虾米、蚕蛹,还定期给它喂各种维生素片。这些东西,恐怕就是陈火打生了儿子他都不会给他。他对野猪的照料可谓精心了,恨不得搬到猪圈里跟它睡觉。村里人很惊讶于野猪的胃口,它几乎什么都可以往肚子里吞。趁陈火打转身的工夫,有人朝野猪扔了一块石头,没想到它丝毫也没躲,一眼不眨就把石头吞到肚子里去了。又有人扔了一块铁,它也咔嘣嚼碎。陈火打转过身来,笑着说,别说这些破铜烂铁,就是几米长的大蛇,它也照吃不误。大家不信,陈火打说那好,什么时候让它给大家表演一下。

  几天后,陈火打果真让野猪给大家表演了一个节目:他摆了两堆板栗,一堆熟的,一堆生的,结果野猪直接把熟的吃掉了。事先他塞了块肉骨头在墙角的柴草堆里,野猪吃掉熟板栗后直奔墙角,翻出那块肉骨头,旁若无人地大嚼起来。大家惊叹不已。

  然而,它放着好好的福不享,一天晚上,从陈火打的猪圈里跑掉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