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海(散文)


□ 魏东建

●魏东建

  海,这是一个普通的概念,所以,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概念。

  顺着今天蓝得滴水的天空,走进时光清扬的风中,三十年前走过的路途,渐渐远去,渐渐开阔,虽然一去不返,却像呼吸一样始终包裹了我:只是,那时护我的羽翼现时已经显著苍老。

  那时的那个秋日,我是一个不足10岁的孩子,寄居在叔叔家中,一个靠海的年轻城市。从住下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对“海”产生出魔法一般的向往。不久的一天,我便朝着海出发了。

  我带领着一群比我小得多的男孩、女孩逃离了城市,用我们的方式,沿着荒芜的沟渠,朝着我们认准的地方行进。远方有一片从未见过、却早已熟知的乐园,那是心目中孙悟空走过的取经路,也是江湖豪杰仗剑行侠的王国天下,那就是“海”。

  “我们去看海。”这句话激发了我们的斗志,也骚动了这个城市。我们义无反顾地朝着海去了,我们小小的身影背离城市越走越远,惊慌了家中所有的成年人。他们自居为我们的保护神,一举一动都在维护我们成长的安全,却忽略了我们心底的花园。在我们出走不到半天的时辰,他们已经想象了无数种不吉详的画面。他们调集了所有的智慧与能力,调遣了一个加强团的兵马纷纷寻找我们。据说,知道我走失的消息后,叔叔的脸登时就黄透了,在他的城市中,他有着比团长还厉害的嗓门,脸黄之后的结果就是带兵倾城出动,如同狱警追捕逃犯。

  而此时的我们,也因为行走的累乏消磨着斗志。由于“海”的概念,我们不走大路,走沟渠,因为沟渠内流淌着水,我们用自己小小的心灵感知,“海”就是水,有水就有海,顺着水走的方向就能找到海,海是水的家。

  我们走啊走,用目光测量远方的路程。茫茫的雾气浮在蓝天下的阳光里面,那些树啊草啊电线杆啊,迎着我们来了,接着又背着我们去了,引着我们频频回头。回头的时候,家的概念从猛然模糊到渐渐模糊,再从渐渐清晰转化为猛然清晰:我们口渴了,肚子饿了,小脚丫子有些酸软了。

  最初是两个小女孩,她们停下来,一屁股墩在沟渠边,累得走不动了,不管我们怎样劝说,她们就是不肯站起来。于是,四个男孩子分两组将两个女孩子抬了起来,像是两个花轿子抬着两个新娘。

  抬女孩的四个男孩都是小胖子,胖子有力气,也有障碍,丰富的肌肉产生力量的同时,也阻碍了脚步的灵活,他们越走越慢了。而我却越走越快,我是指挥官,就像叔叔指挥手下的人马一样,我不用抬别人,我只管走向我的海。

  走了不多时,我就有些孤单了,像他们一样越走越慢了:慢下来的同时还有些憋气。这时的大海已经幻化成了一个大肉饼,诱惑我们向前,也促使我们想家;大海这个大肉饼画得再圆,对我们饥肠辘辘的肚子不起任何作用。这种时候,我们是坚持去看海,还是转身回家吃肉饼呢?这个小小的问题,横在几个闯世界的孩子眼前,我们不知如何思索;虽然有胆量走出城市,却找不出答案在哪里。

  终于,四个抬人的和被抬的坐在地上哭起来,边哭边喊:“这里就有水,为什么还要去看海?”

  于是,我们输给了自己的斗志,爬上沟渠的堤坝,重新站在了大路上。

  路面的风带来了寻找我们的家人,我们被家人的羽翼带回了。

  回到羽翼怀里的我,第一句话就是理直气壮地问:“叔叔,大海很远吗?”

  泪流满面的他说:“你回来了,海就不远了。”

  周末,叔叔用车带着我们去看海。成年人呼呼隆隆跟着,没有劳累,没有饥饿。叔叔的车不能走沟渠,只能和其他的车一起走在大路上。车跑得很快,车窗外的树跑得也很快,根本不让我看清。我扒在玻璃上也没用,眼睛瞪得淌出了泪水,我知道泪水是累出来的,不是我哭出来的。 大海出现的时候,我忘了海,想起了沟渠。茫茫海面,找不到沟渠来的踪迹。

  今天,我重新站在三十年前站过的地方。

  三十年后,我坐在那里。天空蓝得滴水、蓝得虚假,树木一样的高楼阻隔着视线。隆隆的市声里,心底的我在自语:“谁和我一起去看海。”

  责任编辑/夏海涛

  陈夫龙点评:这是一首回眸心灵原乡的散文,有简洁纯真的叙述,也有充满生存悖论的哲思;结尾的自语揭示了作者对存在和人性特有的终极关怀。语言朴实,意蕴隽永。

分享:
 
更多关于“看海(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