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欠债还钱


□ 谷 禾

村庄里出现了一张杀人布告。贴布告的人是丘达生。他的本家哥哥丘保增借了他500块钱。长达17年不还。丘达生受够要债之苦。妻子跟人跑了。儿子也离家出走了。为此。他贴出一张布告。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判处丘保增父子三人死刑。这一天晚上。丘达生踏上了杀丘保增父子三人之路……



像我这样活过五十岁,胆子比刚落地的红嘟嘟的老鼠还小,杀一只鸡娃儿都要把肚子里的零碎儿呕吐出来的废人,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呼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怎么会选择这黑灯瞎火的深夜,怀揣杀猪刀,拎着汽油壶,咬牙切齿地摸黑出门呢?
你猜对了。我要杀的就是狗日的丘保增,就是那个每天叼着纸烟,背着手,面皮被烧酒涨得像充血的龟头,威风凛凛地在丘坟岗和梨花镇上到处晃荡的我那个本家哥哥。你一定想起他了吧。像他这样的死皮赖脸的禽兽,你只要见过一面,就会烙在脑子里,拿刀子刮也刮不去的。不是说他长得多出奇,而是不管什么时候,他那张狗嘴里总是哼唧个不停,哩格隆,哩格隆,好像这世上的快乐都给了他一个人独占了,好像天上下石头也砸不着他一根毛发一样。
还有他那两个日本鬼子一样横蛮的儿子——空军和海军。你再不要说他们是我的本家侄子什么的,不!听见有人喊他们的名字我就恶心。在骨头里,他们早已和丘保增一起成了我不共戴天的仇人。你知道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狗急了还跳墙呢,兔子急了还红眼呢,乌龟急了还咬人呢。今晚上,我就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说不定还能把他们爷儿仨一勺烩了。狗日的丘保增,你的死期到了,等不到天亮,你就会知道马王爷究竟长了几只眼睛的。
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我的屋子。我把屋子里的角角落落又最后细细打量了一遍。由于刚刚把灯熄灭,屋子里黑洞洞的,我连个屁也没有看见。其实不用打量我也知道,屋子里连一只老鼠也不会有了。前些日子,我早已把那些还有些用处的物件和不多的粮食送给了我的亲侄子四品和五品,同时分送给他们的还有这些年我从牙缝里抠下来的六百块钱。
我已作好了最后的打算。
我说,四品五品,叔把这些物件和粮食留给你们,把这点儿积蓄也留给你们吧。叔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也好给叔置口薄棺,把叔烧埋了。
叔你真的气糊涂了吧,不就是五百块钱嘛,值得这么惊官动府的?大不了咱不要了。再说你舍得把我弟海燕一个人抛下?四品说。
别给我提这个畜生,他已经死了!听到“海燕”两个字,我气不打一处来。抬腿狠狠地踢了脚边正在拱食的猪一脚,仿佛它就是我那一去无回的儿子海燕似的。那头猪一声哀号,倏地窜出了大门口。
可他总是你和我婶子的一脉骨血吧。四品说。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早知道他是这样的货,当年我就该把那一股子白尿甩到南墙上,晒干死他个东西。我虽然恨得牙根搔痒,但眼窝里的老泪已经止不住滚落下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