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国时期中山国多重形象组合器物造型风格探议


□ 伍立峰 梁会敏 曹舒秀

内容摘要:春秋战国时期北方青铜文化以生动的动物形象为重要特质。这一时期的中山国作为弱小的争霸者,在本民族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吸收中原文化绵延无尽的营养,在设计思想和技术领域逐渐形成了独特的造物风格。
关键词:中山国多重形象器物造型

战国时期中山国多重形象组合器物造型风格探议图片1
一、 主题鲜明的多重组合
战国时期,青铜器中具有雕塑意义的各种动物组合和人物纹样构成器物造型的形式很多,这些作品是在西周时代写实风尚的基础上进一步向前发展的结果,其工艺技术愈来愈趋向于精致、华美,表现手法也更为自由、活泼。具象、写实、立体的造型艺术发展反映了新的时代需要和审美趋向。
中山王墓出土了一件错金银四龙四凤方案,它是一件结构端庄凝重、严谨合理的斗拱造型青铜器皿。从造型角度而言,其本身是雕塑艺术与工艺、设计艺术结合的产物。它不仅是当时社会技术水平的集中体现,也是当时物质文化发展成就的表现,其艺术形式更是那一时代艺术的代表。
案是古代人席地而坐时使用的一种小桌,由底座、案身和案面框架组成。四龙四凤方案底座为圆环形,下面由两雌两雄四只梅花鹿等距离环形排列,鹿头向外探出,昂首侧卧,用颈和身之内侧承托底座。底座周壁饰以勾连云纹,向上呈凹弧面,弧面装饰卷云纹。在底座的弧面上,立有四条神龙,龙头前探,与案角连接成一条弧形内收的轮廓线。制作者大胆地把龙设计为双身三尾,龙身从胸以下分为左右两支,回转上卷,龙尾反挂龙角。 相邻二龙尾部勾连回转,在案座各面中心形成连环。每龙左尾又别出一支与案座中心拱壁相连;龙肩伸出双翼,八只龙翼翼端连结,形成覆杯形。通过这样的设计,案座基本形就具有了双重的结构,一是由龙身回转形成的外层结构,二是由翼、尾、拱壁形成的内层结构。内层的线条都向中心收拢,聚成拱形,给人以稳定的感觉,外层的线条不管如何反复旋转,都结束于外探的龙头,给人以开放的流动感。为使外层装饰更为丰富,设计者在龙身蟠环收结之间又装饰了四只引颈长鸣的凤鸟,虽不构成案座的基本结构,但起着非常重要的辅助作用,丰富了画面的层次。凤鸟位置的设计也别出心裁:凤头、凤爪从龙尾绕结的连环中伸出,两翼、长尾则交叉在连环之后,这样就使其既位于方案旋转线条的交叉点,又打破了原有单纯的流动曲线而大大丰富了方案的装饰结构。上部的斗拱和案框饰以勾连云纹,案框内边留有沿口,可镶装漆木案面。
四龙四凤方案是一件近乎完美的工艺美术品,其构思遇难而生巧,遇繁而出奇,表现了制作者对物理结构知识的把握和设计复杂形体的非凡才能。

二、多样杂糅的组合形式
战国时期的青铜灯具已出现由多种动物和人物组合的具象形象,这表明战国时期的工匠艺术家已经具备相当的写实能力。由此可以推论中国古代艺术之所以没有向写实方向发展,主要不是由于观察和表现技巧的限制,而是出于艺术观念和政治需要的原因。
铜灯是古代照明用具。中山国的铜灯,不仅是实用品,而且是精美的艺术品。在中山国两个国王的大墓中,分别出土了十五连盏灯和银首人俑灯。
十五连盏灯与其说是一盏铜灯,不如说是一个奇妙的自然画境。它不是一件单纯的雕塑性器物,而仿佛是变化着的大自然。灯的造型为一株枝杈横曳的大树,在中央灯柱上向四面分出七节弓形支灯架,枝端各托一盏灯,盏心设有烛杆。这些弓形灯枝除第五层外,两端均向相反的方向扭曲,穿插巧妙,也暗示树木向四面生长的规律。灯的圆形底座装饰有三条透空雕镂的蟠龙,下面以三只口中衔环的双身虎作为器足。最引人注目的是“喂猴”场面:两个赤膊短裙的人站在树下正向枝间抛食,而小猴单臂挂树,全身悬空,向人乞食。二者一呼一应,构成了一幅生趣盎然的画面。人物的稳定安详与猕猴的轻灵矫健形成鲜明的对比,既突出了不同对象的特征,又刻画了喂食者与乞食者不同的心理状态,使造型富于戏剧性。循人物动作方向往上看,可以发现灯枝上栖息着的大鸟,以及在攀缘、戏耍的猴子;灯枝的最上端,运动、变化的感觉被一条攀缘而上的神龙进一步强调出来。这只神兽蜿蜒盘旋,似乎正升向耸入云端的树巅,它的存在使观者的注意力从树下面活跃着的自然界升华到幻想的神话领域,大大增添了器物装饰的浪漫主义色彩。战国时期的连枝形铜灯比较常见,但多数只有树干和灯盏,在一盏灯上装饰这么多人物和动物,塑造得这样妙趣横生的则属凤毛麟角。作者通过灯具所要表现的是一个接地通天、充满着生机与活力的广阔世界,反映出中山国在这一时期的繁荣和昌盛。
银首人俑灯装饰技巧十分高超,不但结构复杂新颖,而且包含了极为丰富的艺术内容,把装饰性与实用性,具象的人物、动物雕塑与富丽的花纹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达到了艺术表现的高度和谐。银首铜人是一个身着云纹右衽宽袖锦袍的杂技艺人形象,双足立于兽纹方铜座上,锦袍下摆出三片舌形铜片,支撑着整个铜人。铜制躯体上安装了银制人头,又镶嵌以黑宝石目珠,服饰上极复杂的卷云纹填以黑漆和红漆,乌黑的发髻向上挽起,嘴角微翘,笑容可掬,一副诡秘自得的神态。两臂向下斜平举,右手握着一条吻着顶部灯柱的蛇,灯柱填以黑漆三角纹,并附饰了游龙逐猴的情节性雕塑,灯柱顶端以圆钵托灯盘。铜人左手握着一蛇尾,蛇头吻着顶部的一个灯盘。蛇身中部又有一条蛇以首吻顶,颈部竖直形成短柱,蛇身蟠曲于下面灯盘之中,蛇尾绕以蛇颈,既可做灯杆又可支撑上面的灯盘。人俑位于灯的中心,形成整个灯体最稳定突出的装饰因素,它把三盏灯连接起来,把蜿蜒的蛇身与游龙逐猴的情节联系起来,成为构图中上升线索不可缺少的中心环节。这样的人蛇共处,蛇又作为人手中的工具,更有猴、龙烘托,表现出人控制动物、又与之和谐相处的思想。
分享: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