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童年趣事


□ 张三香

那天早晨,我站在霍山深处一面绿茸茸的草坡上,长时间地盯着那些红白紫蓝色的小野花,它们枝杆长,花朵小,星星点点地生长在草丛中,清凉且带些苦涩的清香在晨风中幽幽地飘浮着,安详的蝴蝶和繁忙的蜜蜂在花间欢快地飞来飞去。大自然秀美而纤巧的手指,轻轻地拨动着我记忆的心弦。
“我想变只大蝴蝶,藏在花朵中……”一个稚嫩而天真的声音从远处飘向我的耳边,我知道这里没有别人,这声音来自我遥远的童年。
一个阳光很好的夏日,有两个五六岁的孩子在小河中玩耍,河水碧绿清澈,映照着蓝天白云,映照着河两岸青青的杨柳树。女孩坐在河边的青石上,两条小腿悠闲地在水中来回拨动,不时发出哗哗的水浪声。男孩坐在女孩的对面,把捉来的青蛙使劲地在石头上摔死,然后用柳枝一只只串起来。女孩的眼睛直直地盯住飞舞在河边草丛花朵中的大蝴蝶,朗朗地说:“我想变只大蝴蝶,藏在花朵中。”男孩子扬起头来,凶凶地说:“我想变只大青蛙,好咬你!”说着将手中尚未摔死的青蛙甩向女孩的脸,女孩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这个男孩,这个曾把尚未摔死的青蛙甩向那个女孩脸上的男孩他死了。在他遇难前的那年夏天,他找过我,他与我们村同行的几个人说:你们别吱声,看她还认不认得我。三十多年了,我几乎连想也没想就说:你是小狗;你小时候尽打我,我怎么会不认得你。
是的,他小时候尽打我。
他是我家的邻居,那个脾气倔得尿到墙上的高老头的儿子。他打我,不是我招他惹他,而是因为我们家没有男人(我的父亲在外地工作),我和妈妈姐姐小弟一堆女人孩子,对外面世界没有一点招架能力不说,还要加上我不争气的爷爷给我们留下的那个不三不四的上中农成份。小狗是贫农的儿子(也还有个二杆子哥哥,我把他叫三杆子)。他可以放心地打。那个时候,我多么希望有一个大哥,疼我,爱我,保护我!真的,我多么希望!
小狗他打我,欺侮我,我好恨他。所以当他有时候也为了给我保驾,被人打得鼻青眼肿时,我非但不感谢他,反而幸灾乐祸地咬着牙说:活该!,
然而恨归恨,玩归玩,左邻右舍同龄的孩子就那么几个,况且刃陪儿谁家也是孩子多,屋子小,大人们总是等不得天亮就把一堆碍手碍脚的孩子往出赶,以便给她们腾出做饭的地方。我们不在一起玩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在一起玩“过家家”(就是扮小两口)。奇怪的是:平时女孩子都怕那个三杆子小狗;可是在选择“家家”时,谁都想跟他扮一家子。虽然小孩子都不明白小两口意味着什么;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他有的是胆量和力气,I他可以保护好他的“小家家”。
不过我还是例外。他当众羞辱我,我恨他。然而他死前见我的那个夏天,曾尴尬地解释过:他那会儿打我,只是嫌我穿得比较干净整齐,说话没有他们粗野。大概是要消灭这份差别的吧。
哦,原来如此!狗,你为什么不早说!我要知道,我会跟你们一样地穿戴,一样地说话呀!
童年!童年!这就是童年!
当然,我们在一起也有好多欢乐的时光。比如偷吃生产队的东西(我们虽然偷;但也有偷的原则:就是饿死也不偷个人自留地的东西,如果谁不小心偷了,那将被人认作是真正的小偷,他,连同他的家人都会在村里永远抬不起头来)。往往在这个时候,我才不把小狗当三杆子恨而当一个真正的英雄来崇拜。你看他:全身武装,头上戴个破军帽,腰里系根烂草绳,草绳下别个自造的木头小手枪,好像儿童团长似的给我们训话,然后就雄赳赳气昂昂地领着我们过石拱桥,钻进河滩里的庄稼地。当他帮我们把鲜嫩的玉米或胡萝卜、毛豆之类的东西插满裤腰带并把我们安顿好后,就一个人故意猫着腰鬼鬼祟祟地溜向桥头,诱引那个守在石拱桥上手拿镰刀专门跟我们这些孩子过不去的“巡滩的”去追他,等他跟巡滩的一起跑往另一个方向时,我们就一拥而上,飞也似地穿过石桥。然后就靠在电杆、杨树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紧接着就是瞄准谁家没大人,就捅开人家的炉子,把腰间东西放到锅里煮起来美餐一顿。有时候被大人们发现,他们一面骂我们“贼”、“小偷”,一面却也把手伸进锅里,分享我们的“胜利果实”。
那个时候世上最大的事情就是饥饿,在这方面大人没有我们小孩有办法。只要地上有长的,天上有飞的,就不会饿坏我们。所以除了偷,我们还去“摸”,就是到河里摸一些鱼虾鳖青蛙之类的“河鲜”,或者到房檐、树上掏一些小麻雀之类的飞禽。这也是我们的小狗最拿手的把戏。我们那会虽小,却是会吃极了,青蛙是把腿撕下来把皮扒掉,然后放进铁制的罐头桶里煮;麻雀是烤着吃,先用泥巴把麻雀严严实实地包裹好,然后放到柴火堆里烧烤,等烤熟后,用手一扒,麻雀的皮毛就沾在泥巴上一起被扒掉了,露出来的是鲜红鲜红的嫩肉。那种香喷喷的味道,到现在一想起来还流口水。可是我知道那种美味那种情趣永远也不会再有了。吃鳖是最艰难的,因为鳖的力气比我们大(不知道小狗是怎样逮住它的),先由几个男孩子把它按在锅里,盖上笼盖,笼盖上再放上一块砖头,然后由力气最大的三杆子小狗坐在笼盖上,我们就使劲地拉风箱,直到锅开了,鳖死了,小狗才满脸烟灰地从笼盖上跳下来。当我们揭开那个龟甲,试着尝那一堆阴森森的烂肉时,才发现它除了一股泥腥味外,并没有什么好吃的,于是我们就很慷慨地说:留给大人们去吃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