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鹧鸪天


□ 韩永明

鹧鸪天
韩永明

  韩永明 男,湖北秭归人,供职湖北省作家协会,出版有中篇小说《滑坡》、长篇小说《大河风尘》等。
  
  陌上柔桑初破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宋·辛弃疾《鹧鸪天》
  
  1
  
  老赶打电话要我无论如何去一趟村里。我问什么事情,老赶说,你不是要吃秧鸡的吗?现在正是吹秧鸡的季节。
  老赶曾津津有味地给我说起过秧鸡。他说这个东西,秧苗青田时最多。我问老赶秧鸡长什么样,老赶说,比斑鸠要小,圆团团,毛灰白色,颈上和翅膀上有黄花,喜欢咯咕咯咕叫。
  老赶说秧鸡的时候,脸上总是神彩奕奕,乐不可支。
  电话里,老赶生怕说不动我,又补充说,秧鸡不但好吃,其实吹秧鸡也蛮有意思。
  我笑了一下,好吧,我正说你这个人光知道卖嘴呢。
  我猜老赶所说的秧鸡,就是鹧鸪。放下电话,脑子里立即飘出鹧鸪满天飞舞的景象。老赶给我描述的吹秧鸡的情景是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一片青草地上,拿竹哨一吹,秧鸡就凌空飞舞而来。它们在天空盘旋,盘旋,然后落到你面前。用手电筒一照,它怔怔地望着你,不飞不动。你拿起竹竿,啪,一敲一个。有趣儿极了。
  去村里的班车只通到集镇,下了车我正准备租一辆摩的去甄家坟村,突然听到呜啦一声警笛响,就看到一辆黑色摩托蹿到我面前。
  望什么?上啊!老赶说。
  老赶个子很高,尤其两条腿长。他骑在摩托车上,两脚蹬地,不像其他人那样直着腿还踮着脚尖。他叉着的双腿弯曲着,样子有点像骑一只小山羊。
  想不到老赶会来接我。我说,你搞这么隆重?老赶说,你这么重要的人物,让那些毛头小子驮你,我不放心啊!我肘了一下老赶,低声说,毕竟不是什么正经事,让人知道影响不好。老赶说,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县上的人,下到村里,连打扫卫生的都是领导,干什么都是检查指导工作。我说,你嘴上像抹了蜂蜜抹了油,又滑又甜的。
  老赶诡秘地一笑,都是争贫困村练出来的。上吧,这路不好,学娘儿们,把我的腰箍紧。
  公路坑坑洼洼,大大小小的石头狗一样蹲在路中,摩托像喝醉了的疯牛,在石头间左闪右突。前方曲曲折折的山在我眼中起伏。我紧紧地抱着老赶,生怕被颠了下来。

  我说哎,你留点神,别让这头醉牛蹿到岩下去了。
  老赶回了一下头,喊道,放心好了。我要不是年纪大了,奥运会的摩托车越野赛,没有人能拿冠军。
  你可以争取,让甄家坟村,成为国家摩托车越野赛的训练基地。
  真这么想呢!你帮帮忙?我们这路,我保证可以训练出世界冠军。
  一会儿,老赶又说,你下次来就好了,老子已经派了一些人在整了。老子要把这路整得像大坝子,冰天雪地下刀子也能跑东风140。我问老赶怎么没看到修路的。老赶说,现在还在村子跟前哩。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炮声隆隆的,热火朝天,真有个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势头。
  到了村口,老赶并不直接往家里走,而是往人户集中的地方钻,并不停地摁喇叭。老赶的摩托车喇叭是汽车警笛改的。老赶一路摁过去,就有些人跑出来张望。
  我想老赶是故意虚张声势。我说老赶你还是少摁几声你这破喇叭吧,叫人心里慌兮兮的,别人以为你押着一个犯人。老赶说,你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啊,怕群众看见?!
  老赶越是摁得勤了。
  
  2
  
  书记老董和文书鲁日都候在老赶家里。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都出来了,在大门口站着。我一下车,老董就抓着我的手抖,一张脸笑成了一个毛线团,唯一的门牙像钉在老董嘴巴上的一颗熏黑的竹钉。鲁日搓着双手,连声不迭地说欢迎欢迎。
  坐到屋里,一个清清爽爽的妇人从灶房里出来。妇人脸上挂一脸笑,眼直直地盯着我,双手捧着一杯茶,递到我手上。路不好,屁股坐疼了吧?
  妇人嗓子干净,话说出来清清亮亮,说话时眼睛卡叭卡叭眨着,很有风情。我禁不住瞪了她一眼。
  她大约三十多岁,剪着齐肩碎发,脸色细腻红润,像施了薄薄的胭脂,一点也不像是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农妇。特别是系在腰间的白围腰,白得刺眼,而且把胸脯衬得极其丰满。
分享:
 
摘自:当代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