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吧,来听雪花的缄默


□ 艾傈木诺(德昂族)

◎ 艾傈木诺(德昂族)

老舍茶馆

十二月的某个下午

零下八度的老舍茶馆。窗外

风把太阳吹得越来越凉 越来越小

就像一只十五瓦的白炽灯泡

肩负着照亮整个京城的重任

它越来越可怜地矮下去

越来越可怜,矮过黑底金字的招牌

无形霭气从脚底向骨髓浸入

之后,跟着血液流遍

一个叫艾傈木诺的德昂女子的身体

之后,溯回心脏的这零下八度的清冷

暗藏利剑,穿过皮肤,穿过棉布和鸭绒的外包装

把一个北方真实地打开,给这个南方女子

命中的红门敞开。老舍茶馆,门内

四合院,青砖地,雕花廊,宫灯高悬,书画楹联

从空而降的红楼梯,顺势而上的金扶手

盖碗茶暗自飘出馨香,不知是乌龙还是碧螺春

八仙桌上的铜壶甩着京腔,吐出长长的吆喝

那些提笼架鸟、算命卜卦、买卖古玩、怀揣

蝈蝈的人

仍旧印在民国的纸笺上,字迹锈蚀,依稀可见

肩搭白巾,身着对襟袍子,头戴瓜皮小帽的侍者

乘着历史的熏风,来到今天。这风

吹远了一个朝代,一个君王和他失陷的江山

只留一个女子与这零下八度的茶馆,同看一场

皮影戏

太阳在黑底金字的招牌下面越来越暗

渐渐显出一个夜晚

更夫还没有起床,告别在天亮前结束

真冷,大碗茶在前门凉了,明年夏天再来吧

唐婉,你是我妹妹

婉儿,你是古人,比我老

你活在沈园,活在可以和陆游相爱的年代

如愿牵过爱人的手,多幸福

你是才女,美女诗人

你必须红颜薄命,必须碍着某人的前程和江山

必须害相思病,病入膏肓,而且早折

你的红酥手,拂宫墙柳,煮黄藤酒

错投一怀愁绪,捡拾桃花,祈折寒梅

一阙锦书,叫少年的我,衣带渐宽人空瘦

山盟海誓,春波虽在,惊鸿无影

我想叫时间退却,想叫你做一回我的妹妹

做一回我的知己。我想帮你拆卸伤心桥上的

厚石板

给败柳穿一件衣裳,让病索吐出黄铜般的短语

题在粉墙的墓志铭,邀谁留

欢情薄,云消疑,你的爱不在人间

我温习昨天的句子怀念你,就好像溪水倒流

水中鱼,杯中弓,眼中箭

暮柳含冤,咽泪装欢,蓑雨吹满头

万千恨,已不在天涯

婉儿,你去了,我还活着

你是我妹妹,藏在我甩动的水袖里

兰亭修竹

越王勾践的兰草,千年馥郁

兰亭旧址,一枝修竹偎着一枝修竹,成一行行

容许我的一缕幽香,从竹根起舞

痕痕石径,痕痕无痕

我们对望的一眼,是否比兰溪水更蓝

比一个朝代更辽阔,更长久

左岸的乌篷船,渔翁摇橹,橹不转

右岸,风送竹唱过溪江

墨浓纸淡,临一帖相思

青石板的廊桥,苔藓独揽,柔波羽殇

比一滴泪水通透,比一片海洋沧桑

比不上一朵残荷冷,冷断烟雨江南

夕阳西落,一耕一锄,种一脉青山黛

你在岸边,置茅屋一舍,陋室一间,柴门一扇

半开,荆钗布裙,有一双素手调羹汤

你在水一方,如兰亭旧约

你含水吐出一条游鱼,吐出一段沉陷的寂寞

夜抚琵琶,昼吹羌笛,惹碎隔世兰亭的真迹

霜染的枫叶,临一帖兰亭再叙,等雁回

来吧,来听雪花的缄默

来吧,来听芦苇簌簌有声

簌簌,漂出三千里

天穹空幻的胸膛爬出一只蜘蛛

来吧痛苦,今夜孤独的流浪歌手

把麦秸伪装成温柔,让独弦琴立于床头

来吧回忆,来吧忧惧,来吧哭泣

雪光下的秘籍,写着谣谚

一根针,一根生锈的针

扎进我的身体,灵魂张开自己的帆

谁来倾听呜咽的布告

来吧,来听雪花簌簌有声

簌簌,漂回三千里

在你的胸膛缄默成一枚别针

心怀远方

山东的纬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来吧,来听雪花的缄默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