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婶子的杏


□ 么传悦


我的自白
当我以“新人”的姿态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上亮相时,看看将满三十四岁。“新人”这一字眼,很叫人怦然心动,一下子激活了我人生经历中那些激情、浪漫和鲜活亮丽的美好瞬间。此时面对这一角色,心中却满是惶惑。
惶惑之一:在文学领域,绝大多数时间里,我是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存在的,习惯了观众的位置,在阅读与倾听中接受和欣赏别人的智慧;当我以演员的身份走上前台,这种角色转换让我觉得很恍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惶惑之二:作品是作者的心灵史,作为我近期写下的几个小说之一,这篇文字必然或多或少有着我少年时记忆的投射,我不知道当年心灵的沉淀经过时光的过滤、文字的打磨后,变得更加明亮还是更加暗淡,究竟是否向读者准确地传达了我写作的初衷,或者说,能在多大程度上被读者所辨认与感知?
我没有一点把握。
不过细想想也就坦然了。坦然的理由便是对文学的热爱———这一理由的支撑,使我多了些许底气而少了顾忌,所以,我把以上这些小心从容地藏掖起来了。
从懵懵懂懂初读唐诗宋词开始,文学的种子便在我年幼的心灵中悄然播撒。此后,我沿着家乡的黄泥小路,走出去,又走回来,直到今天,在家乡的小城成为一名职业金融工作者,文学梦始终温暖和烛照着我的成长之路。记录下故乡的骄傲与疼痛,苦涩与甜蜜,于我而言,始终是种持续的强烈诱惑,挥之不去。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今天当我再凝视故乡时,她的面孔变得飘忽,游移,而且陌生。同二十几年前比,有些东西大踏步前进了,其裂变、生长的速度甚至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有些东西却还在老地方徘徊,一脸沧桑;有些东西则令人痛心地倒退了,滑落了。———这究竟是时代进步需要我们支付的成本,是岁月冲刷的必然结果,还是人性中那些浊暗的东西过于坚硬?———从人性的角度审视,小说中所折射的人性层面的东西,与今天相比,面目何其相似。
家乡的黄土中既孕育生机勃勃的庄稼,也生长杂草,孵化形体各异的害虫。小说中的“花婶子”是美丽善良、对生活怀着无比热爱的女人,乖蹇的命运偏偏把枝繁叶茂的她揉搓得衰叶飘零,而这种命运恰恰又与某种落后的文化、龌龊的心态相纠结,所以,在生活与文化的双重挤压之下,她悲剧性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回过头看这篇粗疏单薄的文字,不尽如人意之处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行文不够从容。鲁迅先生写了那么多经典之作,据说他最满意的作品是《孔乙己》,理由就是:从容。从容是一种驾驭文字的功力。
最后我想说的是,感谢《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感谢各位编辑老师给了我这次难得的亮相机会。新世纪以来的《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成为最受瞩目的文学期刊,它在刊发名家作品的同时,以对文学事业的高度责任感,为无名作者搭建了一个极为难得的平台,这是一种气度和胸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仅以此语祝福这本我尊敬的刊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