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蒙娜丽莎求爱


□ 洪 烛


1.如果在人类的艺术史上进行一番选美比赛的话,有一个女人肯定能获得最佳表情奖。我不说你也能猜得出来:她就是蒙娜丽莎。蒙娜丽莎那著名的微笑——使我忘却了微笑是一种表情,而以为它才是世界的象征。微笑使这个女人出名了,并且几乎构成她的专利。那是一种由衷的笑容,蒙娜丽莎似乎并未意识到达·芬奇在画她——至少,她想像不到自己的表情会有流传的价值。谁也无法解释这位佛罗伦萨的妇人微笑的真正原因了。甚至画家本人,可能也不清楚——当然,这不妨碍他被深深地打动,又以此来成功地感动了更多的人。因为这神秘的微笑,蒙娜丽莎成为“永恒的女性”之代言人——一位具有不可抗拒的亲和力的形象大使。很久以后,连英国的戴安娜王妃都在下意识地模仿她那大家闺秀的风度。戴安娜在为慈善活动募捐时,通常会面带微笑——我总觉得似曾相识。那一瞬间,我又一次看见了蒙娜丽莎的的影子。
2.作为世界名画的《蒙娜丽莎》,就像一个永远有效的征婚广告。我听见那神秘的女郎在鼓舞每一个看见她的人:来吧,追求我吧,爱我吧——我是最好的……当然,她并没有说话,她只是在微笑。仅仅微笑就足够了(这相当于一颗原子弹的能量)。一个影子在施展她的魅力。她在呼唤你我成为影子的伴侣。虽然只是毫无依据的猜测与演绎,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她能不孤独吗?能不寂寞吗?几百年过去了,最美的人反而没有嫁出去,她的梦想也被悬之高阁。因为没有谁具备娶她的勇气和实力。以城牒、旷野作为背景,她就像是出现在海市蜃楼里的一个女人。她只能被作为公共财产巡回展览(大多数时候都被囚禁在异国的卢浮宫),她只能作为公众人物接受致意。主要有一个技术上的问题无法解决:爱上她的话,是该竭尽全力冲进画框里——跟她并肩站在一起,还是索性把她从着火的楼梯上抱下来,隐姓埋名,绝尘而去?
3.《蒙娜丽莎》诞生不久,就被法国国王弗兰西斯一世以四千金币收购了,从此告别了故乡佛罗伦萨,成为巴黎的养女。二十世纪的某一天,《蒙娜丽莎》终于夫窃了一次:被一位意大利爱国分子,用衣服包裹起来,将其带回了祖国。我更愿意从浪漫主义的角度来理解这一震惊世界的事件:蒙娜丽莎终于遇到了最狂热的一个追求者——他所发动的攻势,既不是为了倒卖文物,也不带有政治的色彩,而纯粹是盅惑于蒙娜丽莎的魅力。是蒙娜丽莎的微笑使这个可怜的小伙子发疯了!他才不计一切代价地将其占为己有……可惜,他仅仅在蒙娜丽莎的陪伴下度过了一生中最富有的几个星期,就被发现了。经过短暂的失踪之后,蒙娜丽莎重新出现在卢浮宫的围墙中——依然面带那种处世不惊、宠辱皆忘的微笑。留给那位意大利青年(当代的特洛伊王子?)的是什么?是无期徒刑还是巨额罚款?但我想他肯定无怨无悔。他会意犹未尽地回味着和自己劫掠的海伦所度过的蜜月,回味着自己所制造的“一个人的战争”。他令全世界的男人羡慕!他以失去终生的自由为代价,使藏在深宫的蒙娜丽莎回到世俗生活之中——并且体会到短促的自由。而在此之前和之后,蒙娜丽莎都是一个失去了自由的女神。
4.在蒙娜丽莎失踪的那段时间,卢浮宫的光线肯定黯淡了一些,展厅的墙壁留下了一块醒目的空白。法国人四处打听着她的下落——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甚至比他们失去自己的皇后还要沉痛。而在其他国家,人们也一样吃惊,他们就像谈论某位女明星的绯闻一样,争相猜测着蒙娜丽莎被劫掠的原因……至今我仍觉得:这是厌倦了宫廷生活的蒙娜丽莎,惟一的一次私奔——虽然人们一向以为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在惊心动魄的那段时间,蒙娜丽莎勇敢地背叛了世界,也背叛了自己。
5.说实话,作为一个东方人,我也很想和蒙娜丽莎来一次精神恋爱。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我就对这位上流社会的贵妇人怀着单相思了。蒙娜丽莎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洋妞,她使高深莫测的西文文化(譬如油画)变得人格化了,她的微笑也使维纳斯富有人情味地显形。而在我心目中,维纳斯则是一个更为神秘的蒙娜丽莎。和达·芬奇几乎同一时代,另一位意大利画家波提切利描绘了《维纳斯的诞生》:从海底冉冉升起的一只打开的巨大贝壳,烘托出裸体的美神。达·芬奇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不仅给维纳斯穿上了衣服,而且使她直接成为现实中的女性——或者说获得了某种社会身份。这无形中拉近了神与人的距离。《蒙娜丽莎》是佛罗伦萨富翁扎诺比·德尔·乔贡多先生的爱妻的肖像(这幅画又名乔贡多夫人),也就是说确有其人。但她的美已无限地向维纳斯靠拢,并且比后者多了一份人性的光辉。蒙娜丽莎:文艺复兴时期的维纳斯,有血有肉的维纳斯——她使女性至高的美、使女性美的极限不再是一个神话。人们渴望并且寻觅的目光,终于越过女神、圣母、天使等等,而回到现实之中。或者说,开始膜拜一个真实的女人。
6.你我分别拥有半个地球。当我面对太阳的时候,你面对的是月亮——我们经常交换各自的偶像。我这儿下雨的时候,你那儿没准正睛天——根本不知道我正在一隅哭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我置身于不同的世界,彼此的心情毫无关联。但只要想到飘在我头顶的这朵白云,明天也有可能飘在你的头顶,你凝望着曾经被我凝望过的风景,我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哪怕仅仅想到这一点,我就无法忽略你的存在。东半球的我,和西半球的你,因为白云而变得温柔起来。呼啸的白云,舒卷的白云,使我们察觉到对方的心里呈现的幻影。你拥有半个我,我拥有半个你。哦,蒙娜丽莎,你为什么总是笑着?蒙娜丽莎,你为什么不会哭?你把微笑像阳光一样挥洒,你的视野里没有遗忘的角落。凝视着你是一种幸福,被你凝视也同样是一种幸福。因为所有人都在告诉我:你是女人中的女人……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