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人广博的文化浸染


□ 罗东晖

  严肃音乐处境艰难,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仅就最近王健,孔祥东等世界级演奏家的音乐会来看,那种座无虚席,听众近乎朝圣的景象,也使人有理由相信,无论商品大潮如何铺天盖地,热爱严肃音乐的种子是不会断绝的。
  也正因为如此,更感到“大敌当前”,起引导和启迪作用的乐评何其重要。而事实上,我国严肃音乐的评介工作,就现状言,还远不足以担当起其不容推卸的历史责任。因此私心期望专家们拿起笔来,为培养一代严肃音乐爱好者,为提高我国严肃音乐的演奏水平,进而提高全社会的文化素质,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具体地说,迄今为止的乐评,多数还停留在平面化的介绍加陈辞滥调式的评论的低水平上,充斥着重复性的,人云亦云的话语,味同嚼蜡。读者无从寻觅的是鲜明的个性——即便失之偏颇,亦别开生面的诠释——即便不够周详,也使人确有所悟、确有所得的见解——即便只是一管之见,却使人一见倾心、过目难忘的文采。
  在稀有的例外中,我愿举荐李欧梵关于若干录音版本的比较(见《读书》一九九一年十月号。作者系海外华人,严格地说,还不能归入在此针对的国内乐评)和许越关于一九九二莫扎特年在中国的回顾(见《读书》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号)两篇文章。前者以独具的视点,痛快淋漓的臧否和毫不依违两可的取舍使你或为之击节,或为之拍案。后者则称得上是一篇值得一切严肃音乐爱好者拜读的佳作,其贯穿全篇的纯正趣味和丰采奕奕的文学风格堪称楷模,而其结尾若干文字尤为笔者所激赏:
  
  ……现代音乐听众的耳朵往往被浪漫派及其后的作品搞坏了,习惯以音乐的强弱而不是音乐织体判断所谓“力度”,好像越缺乏旋律感就越有深度。
  许多从贝多芬开始的音乐爱好者走向瓦格纳是自然的事。然而当他们对那些夸大其辞的辉煌厌烦了,却找不到回来的路了。那种对纯音乐的直觉早被浮华的辞藻所替代,真正古典的宝库的钥匙早已被丢弃。
  古典主义不仅是一种风格,更是一种人格,是一种认识和把握世界的态度……这种态度不是属于过去的……它的出现总是在一个制度,一个人达到相对成熟之时。我有理由相信它必定会属于未来。
  
  这里难能可贵的是:文字中分明闪烁着一种人文精神的光芒。
  是的,从更高的层面上来看,大部分乐评之所以写得枯燥乏味,读来毫无意趣,人文精神的缺失是一大症结。
  那么,什么是所谓的人文精神呢?
  首先,音乐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如果说,一般意义上的乐评不仅以台上的演奏者,更以台下和场外的广大乐迷为对象,那么对后者而言,欣赏音乐,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的参与,性情的涵养,或精神的响应。而真正的音乐大师,比如贝多芬,按并非专业音乐工作者、却写出了一系列饶有风情的乐评的辛丰年先生的说法,“主要是为不懂作曲的人说法的”,也就是说,是面对大众的。准此,则乐评理应将音乐置于整个文化的大背景之上,在谈乐的同时,营造一种浓厚的文化氛围,给人一种广博的文化浸染,藉以使读者获得开阔的视野和对音乐作品更深入的领会。
  生于匈牙利的旅美音乐理论家P.H.朗格撰写的《十九世纪西方音乐文化史》(英文为《Music In Western Civilization》,题义更为显豁),也许在已经译成中文的同类著作中最具典范意义。辛丰年先生曾谓,读此书有“到此始觉眼界宽”之感,确为知者之言。另外,还可举英国指挥家D.F.托维的《交响音乐分析》第二卷为例。托氏虽身为乐坛“槛内人”,但思想不为成见所拘束,笔尖饱蘸情感,对读者具有一种直抵内心的感召力。在驳斥当时音乐界有些人怀疑勃拉姆斯的《悲剧序曲》名称不妥的谬见时,他令人心悦诚服地指出:
分享:
 
摘自:读书 199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