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江水不断,《长江文艺》将永远


□ 周年丰

  朱熹说:“君子之心,常怀敬畏”。我不是小人,也非君子,但我和对万里长江一样,对《长江文艺》常怀敬畏。新中国诞生她呱呱坠地,60年来,编辑都那么好,挑针引线为人作嫁衣,我难攀援,不值得敬吗?畏什么呢?她文学味纯,佳作迭出,特别是现在,首发的中篇、短篇小说那么多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等选刊转载;编辑也同时可畏,不管你是谁,稿子有质量你就上,没质量来了就“休”。
  《长江文艺》刊庆60周年之际,编辑约我写一下与《长江文艺》的关系,我只好遵命了,也叫遵命谈。
  最早知道《长江文艺》是在天门读初中时,语文老师张三洲给我们讲《长江文艺》,他特别爱给学生朗读李季、田间、臧克家、艾青的诗;读高中时,我有些偏科了,淡忘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先人教训,经常摸到校图书馆和县文化馆去读《长江文艺》,也开始了给《天门文艺》写小诗,如吹牛的诗“公社小麦大丰收,派我邀月当秤钩,弯弯月亮怕拉直,抱头直往云里溜”;1960年,上华中师院中文系后,平时在系图书馆,星期六星期天去省图书馆看《长江文艺》。由于听方步赢、石声怀(钱钟书妹夫)、王庆生、黄曼君、刘守华、周景堂、孙子威、王先霈等老师授课,有了一双“黎明的眼睛”,去看文学园地的百花,睁开眼睛去研读《长江文艺》。也就是说,比过去理智了。喜欢《长江文艺》上发表的徐迟、碧野、姚雪垠、李冰、苏金伞等老作家老诗人的小说、散文、诗歌,也喜欢李准、吉学霈、未央、韦其麟、苏群、管用和、刘不朽及工人农民诗人作家黄声孝、刘勇、张庆和、魏子良、徐银斋、王英等人的诗歌小说。
  1964年秋,我从华中师院毕业后分到荆州地直学校教书。文革中期,在毛泽东、周恩来同志的干预下,四人帮一统天下的文艺战线有些解冻了,我也开始动手写些小玩艺,在《荆州报》发表了短篇小说《黄牛爹》。恰逢吉学霈同志的夫人张忠慧大姐到荆州组稿,从《荆州报》上挑选了《黄牛爹》带回武汉。停刊多年的《长江文艺》复刊改为《湖北文艺》,第一期上发表了我的小说,标题改为《记下爱社一片心》,是以我的家乡白湖为背景,写的一个老农养牛的故事。一篇小说成了一根导火线,让我死了的文学之心又复燃了起来。写作需要兴趣,兴趣需要培养,刊物发表作品就是直接的培养,刺激你的兴趣越变越浓,让你去圆从小就作的那个文学梦,哪怕那个梦不怎么圆。我就是作梦人。
  1971年底,我从学校调入江陵县文化馆,主要是辅导业余作者,为基层宣传队编印演唱材料。粉碎四人帮后,冰化花开,文艺的春天来了。复刊后的《长江文艺》发表了我的小说《老实际与老最》,是经骆文、王淑耘、蔡明川同志认定后发的,好像还配了短评。老实际写的是一个农村讲实事求是的老支书,老最则是一个满嘴“最高指示”的小造反派。是根据1978年我在江陵县弥市镇农村蹲点的生活写的。后来索蜂光大姐到江陵组稿,《长江文艺》发了我写的三篇革命传说故事,关于贺龙元帅的是《管她》、《将军的哑谜》,关于李先念同志的是《给旧社会做个大棺材》(他从小作木匠给死人做棺材,黄麻起义后参加红四方面军闹革命)。再后,又发了我和陈义高同志合写的歌词《颠倒歌》,是讽刺四人帮的。以上作品都是用笔名周扬帆发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