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半块银元


□ 牧 石

  奋草的大大是个补锅匠,走南闯北数十年,风风雨雨,饱经沧桑。民国25年奋草满16岁那年的冬天,大大不让奋草在家帮姆妈种地了,要带他离开杨柳江北岸金岭市的家南下丘山埠做生意,教他补锅手艺。大大希望奋草将来也像他一样,老老实实靠这门祖传的手艺吃饭、养家。奋草虽说不敢违抗父命,心里却有点瞧不起大大这份行当。说起来,一个补锅佬,真没劲。
  奋草实在是不想继承大大的这门穷手艺。大大成年累月四处奔波吃风吃雨地干,还是挣不回来几个钱,弄得家里老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在奋草下面,姆妈又生过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刚生下来的时候都是肉嘟嘟一副娇憨喜人的样子,因为家里老是饿饭,姆妈奶水少,又没钱替他们看病,就一个接一个死掉了,唯有奋草命大,一根独苗苗活了下来。
  奋草不想老是受穷,他最大的愿望,是像倪大爷那样去造船,挣的钱又多又神气。
  倪大爷是奋草家隔壁邻居,在金岭造船厂造船。杨柳江里来来往往的那些木帆船,有不少就是倪大爷他们造的。造船厂在杨柳江边上,同铁匠街隔河相望。奋草一得闲就跑到造船厂的河滩上去看倪大爷拉大锯。一根又粗又长的大圆木,斜搁在一个十字花马架子上,一头翘得老高。一头白毛的倪大爷高高站在圆木上拉上锯,他徒弟跪在河滩地上拉下锯。师徒俩沿着圆木上下两条细细的墨线,一上一下,带香味的锯末沙沙飘下,不一会就能剖下一块二三丈长的厚木板。倪大爷用刨子把这些木板刨光后,取下夹在耳朵上的扁铅笔,按尺寸画好线,一块块截好,扛到架在江滩上的新造木船上,用斧子乒乒乓乓一阵敲打,一块块拼好,再刷上桐油,就成了亮光光的船板。然后不久,一只光亮亮的新木船就会扬帆启航,顺杨柳江进入长江跑遍世界……那活儿,嘿,真有劲。
  一天,奋草得闲又跑到河滩上去看倪大爷拉大锯。这一天河滩上风怪大,江水一阵一阵往河滩上涌,又浑又黄的浪头“哗——”冲上来,“哗——”又退下去,来来回回忙个不停。从木船那边传来的木匠们乒乒乓乓的斧子声,也随风起伏,一阵轻一阵响。站在大圆木上拉大锯的倪大爷看见奋草又来了,站在了下风口,笑眯眯对他说:“苕娃子,别往下风口站,当心锯末子钻进眼里。快躲到上风口去!”奋草咧嘴一笑,就站到上风口去了。
  奋草盯上了倪大爷腰里那把崭新的斧子。倪大爷腰里别着斧刃雪亮的木匠斧子,样子格外神气。干了一阵,倪大爷累了,坐到一堆刚剖下的木板上歇一会,随手从腰里拔出斧子扔到江滩地上,掏出旱烟袋来抽。奋草悄悄走过去拾起倪大爷的斧子,用手指头去试那雪白锋利的斧刃。倪大爷提醒他说:“小心别割手,快着哩!”奋草赶紧缩回手,不敢去摸那斧刃了。
  奋草轻轻把斧子放回河滩地上,看着倪大爷说:“倪大爷,买这把斧子,得花不少银子吧?”
  倪大爷抽一口烟,还是笑眯眯的:“你要是喜欢,我家里还有一把旧的,在磨刀石上磨磨,跟这把一样好用。我连磨刀石也一块送给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神剑》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神剑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